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兄弟的媳妇 > 详细内容

兄弟的媳妇

作者:负天下又何尝不行  阅读:166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赵青石的门前是一大片空地,夏季的夜晚,每当入夜时分,赵青石忙完一天的工作时,都会坐在门前摇椅上吹着晚风。

赵青石不喜欢跟别人接触,每天早上他总是用锄头锄松土地,却不见把什么种子放进土地里。

有的村民都不往赵青石门前路过,除非迫不得已。

从赵青石的举动上来看,就是一个疯子。

自从赵青石家里的妻子在上个月前无端端的失踪后,他的行为就变得怪异起来。

刘波是赵青石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听闻自己昔日的好兄弟精神不振,无心工作,心急如焚的刘波自驾车赶往赵青石的家中。

“哎呀,今儿个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在门前锄地的赵青石发现了刘波的身影,立刻把锄头往土地里一丢,然后屁颠屁颠的上前去把刘波请进屋坐。

“就是老朋友太久不见了,来碰个面呗。”刘波咧嘴一笑,看来赵青石精神很正常,不像别人说的一样。

夜幕降临,刘波没有回去,他担心赵青石的情况,不过现在看上去精神都挺精神,刘波打算多逗留几天,玩玩些日子再回去了。

晚饭是蘑菇炖排骨,还有炒青菜,赵青石果然时厨艺大师,住在这穷乡僻壤得小村落里,厨艺一点都没有减退。

赵青石从小就是一个独立的孩子,厨艺上更是有天赋,两个人就是在厨师学校认识的,赵青石的厨艺得到了众多老师的认可,对比下,刘波的厨艺就差强人意了。

在赵青石的帮助下,刘波的厨艺突飞猛进,临近毕业刘波就被一家大型的酒店聘请去当主厨。

这些年以来,刘波赚的钱财数不尽,都知到厨师的厨艺了得,在职业场上少不了吃香喝辣的。

赵青石对这些事情不带一些兴趣,他与自己同校的学妹相爱,抛开世俗的一切眼光与学妹长住于此,毕竟赵青石长得并不好看。

难得一见的兄弟,没有好酒来承托下,实在不行。

几杯酒下肚,刘波开始耍起酒疯来了,第一句话开口就是询问赵青石的老婆。

赵青石倒也并没有去在意什么,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句:“哦,没事呢,她最近回娘家去了。”

“哦,这样啊,那挺可惜的,还想叫嫂子一起出来喝几杯。”

“呵呵呵呵,你嫂子她也不爱喝酒,来,干杯。”赵青石端起杯酒碰杯了一下,昂着头一仰而尽。

喝醉酒的刘波也没有听出来,赵青石的笑声有着诡异。

刘波当天晚上在赵青石家里休息了,他躺在床上,因为酒精的原因,使他难受不已。

他想吐,起身从床上坐起来。

刘波心有不满,乡下的房子就是这样,一入夜,整个村子就安静无声,睡觉前乡下人都习惯把房间的灯关闭,这才是刘波最烦心的。

因为这个原因,他好几次差点甩了一个狗坑泥!

房门被吱嘎一声打开了,刘波却看到在庭院里有排脚印从大门的位置一直延续到他房门前。

晚上的月光大盛,刘波看的无比的清楚,这是一排沾有泥土的脚印。

脚印到刘波的门前就没有了,刘波打了个哈欠,兴许是赵青石吧。

刘波吃力的撑着身子到茅厕后,吐得云里雾里的。

返回房里的时候,刘波吃惊的发现,自己的房间里在惨白月光的照亮下,刘波看到了一排沾有脚印。

“是你么?青石。”回应刘波的,是野外草丛里的虫叫声。

此时的刘波,醉意褪去了大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数不着。月光从窗户外投射进来,刘波的视线刚好瞥到了边上,吓得他大叫的坐直身,连连的退到床的一个角落。

“你怕我?我是芳柔呀。”

刘波颤抖的身体,先是一愣,他依然是保持着害怕的状态,但是他的眼神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

“芳柔?真的是你。”在确认眼前的女人就是芳柔的刘波有点压抑不住内心的小兴奋,激动的上前把芳柔搂在怀里:“你怎么在这里,青石不是说你回娘家去了么?”

芳柔要真的从娘家回来,赵青石也不可能一点儿都不知道的,更何况芳柔直接跑来自己的房间的话,赵青石肯定是会知道的,哪个女人会连自己的房间在哪里都忘记的?可能的原因有两,一是真的一时糊涂走错了,二来是跟人有染,从刘波的举动上看来,他们的举动是落实第二的。

“你爱我么?”芳柔并没有回家刘波的问题,而是问了刘波一句。

“你怎么…”

“你爱我么?”刘波的话位说完,芳柔已经再次询问,这次她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强硬,语调也随之变高了。

紧接着,一连串炮弹的连环问,声音从温柔变得尖锐,听的刘波毛骨悚然。

刘波想推开趴在自己的肩膀上芳柔,她人就像跟有磁铁般的紧挨着不放。

刘波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刘波差点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岔气。

刘波看到芳柔的脸上没有五官,就如同一个白板,头皮上的皮肤是裂开了,里面的血液跟血浆在翻滚着。

刘波大叫的从床上坐起,满身是汗,原来是做梦。

“醒了?做噩梦啦?”闻声望去,是赵青石的身影。

刘波尴尬的一笑,没有作答。

下了床,赵青石让刘波去厨房等下,自己去田地里采点野草来超。

刘波吃了一口赵青石炒的猪肝炒蒜蓉,随即眉头一皱,按照赵青石的厨艺,绝对不可能用这样的猪肝来炒菜的,因为猪肝有股变质的味道。

刘波是吃不下了,这时候赵青石手里紧紧的攥着一小搓黑色的东西,过了几回清水,就放在锅里面爆炒,两三下就起锅了。

“这?”刘波吃惊的看着赵青石端上来的菜,居然是黑色的,有点细。

刘波尝了一口,味道好极了,做的噩梦,也在此时烟消云散了。

刘波忍不住的询问了赵青石这菜的种植办法,赵青石却一脸为难,说这菜不传授种植办法的。

刘波想着这么独特的菜,如果能大量引进,那绝对能让厨师界的人刮目相看的。可是赵青石这头却不肯传授种植的办法,于是刘波在心目里盘起了小算盘,他来到赵青石门前的田地里,整片光秃秃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刘波以自己伴晚要离开为由,希望赵青石在为自己炒一盘菜。

赵青石不加思索的答应下来,赵青石在田地里摘菜的时候,刘波在一旁看,等赵青石拿着篮子往厨房走去。

刘波从屋子的另外一头跑到田地里去,学着赵青石的动作拿着锄头在田地里锄地,不一会儿刘波就听到锄头传来了一声响,他借着不是很亮的光线,刘波看到在土地里冒出了只有10寸大小的黑菜。

刘波伸手去采,却因为用力过猛,把埋在土地下的东西连根拔起。

这下了吧刘波吓坏了,他扯出来的东西居然是个头颅。

“这下又有菜可以吃了。”这是刘波听到的从身后传来一句话。

远处的位置火光冲天,浓浓黑烟冒起,空气中还有汽油的气味,很重很重。

人们又看到了赵青石在田地里忙活着,他家门前的黑菜在一夜之间长得老高老高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