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白粉婆婆:开端(一) > 详细内容

白粉婆婆:开端(一)

作者:红彤彤⌒太阳  阅读: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正在辛勤的练着舞蹈,偌大的舞蹈室除了她的影子外再也找不到另一个人了。

门外,一双眼睛正盯着她看着,被她的舞姿迷住了。

“甘米,大家都回宿舍了,你还在这练。”纳兰见她停了下来,便走了进来。

“我只有俩月的时间,我要尽快学会,我家大帅还等着我回去呢,我要让他刮目相看。”甘米说着憧憬那个场面。

很快地,两个月就过去了,甘米换了崭新的裙子,拿着包回去了。一进门就高兴地喊道:“大帅,我回来了!”甘米高兴地跑进卧室,刚一推开门,眼前的一幕就惊到了她。

眼前的大帅正左拥右抱着三个女人,见甘米回来并没有惊慌,站起来把衣服扣好说道:“真没想到,两个月这么快就结束了,太让我失望了。”

“大帅,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说你喜欢舞蹈演员,我刻意去学习两个月,你就这么对我?”甘米哭着说。

“我是说我喜欢那些长得漂亮的舞蹈演员,你长得这么丑,练一辈子我也不会喜欢的,当初要不是我父亲因为咱俩家门当户对,谁会娶你?”大帅说道。

“大帅,休了这个丑女,娶我吧?”一旁一个穿黄衣的女子说着抱着他亲道。

“你混蛋,我要杀了你们几个!”甘米看着眼前的一幕,实在忍不住了,从桌子上拿起了刀,就冲了过去,大帅一个反手,抱住了她,把刀夺了过来。

“臭女人,老子供你吃喝,你想造反?”大帅说着把她推了出去。

可能是力气太大,甘米直接撞到了柜子上,脸上的血瞬间就冒了出来。

“丑女人,赶紧滚!”大帅吼道。

甘米受不了他们几个在她面前每天都厮混在一起,决定在他们的食物里下毒,毒死他们。

“师父,这小子嘴太硬了,死活不说杀人的原因。”佐小建吃着包子说。

“对于嘴硬的人我总是有一套方案,让我去看看吧。”东来顺说道。

坐在号子里的张良金面如死灰,一言不发地蹲在一角,旁边的几个人正在大牌。

“嘿,你小子叫什么名字?”一个光头问道。

张良金蹲在那嘴里一直嘀咕着,却没有回答他问题。

“你小子拿我话当放屁吗?”光头说着站起来,直接抓住了张良金的衣领,吼道。

张良金被拎了起来,带着红血丝的眼睛看了一眼光头,发现光头脸煞白,而且连的轮廓有血丝流下。

“白粉。。。白粉婆婆。”张良金疯了一般开始撕咬光头,瞬间光头脸上就血肉模糊起来。

其他几个打牌的见状赶紧起身,把张良金按倒开始揍了起来。

门口的警察赶紧吼道:“你们要疯是吗?都给我住手!”

就在这时东来顺和佐小建走了过来,赶紧把张良金提了出来。

“有鬼,这里有鬼,快带我离开!”张良金抱着头说道。

就在这时,东来顺的手机响了,他示意让佐小建先带张良金去审问室等着他。

刚接通电话,那头就赶紧说了起来:“师伯,出事了,你可得帮帮我,这已经是本月第三起无脸案了,我实在找不出原因。”

“原来是金荣呀,你小子没事不找我,等我先把手头的事办完就去找你。”东来顺挂了电话表情显得格外严肃起来。

刚走没两步就听到佐小建的喊声,赶忙跑了过去,一到审问室就看到佐小建躺在地上,而座位上空无一人。

“小建,嫌疑人哪去了?”东来顺扶起小建问道。

“那小子肯定疯了,我刚让他坐下问他两句,他就起身把我推到地上,我就晕了。”佐小建说道。

“你这小子呀,就不该让你自己看着嫌疑人,先跟我去你师哥那看看去吧,他也遇到困难了。”东来顺很冷静地说完就离开了审问室,佐小建看着师父发现他格外沉稳,丝毫不在意跑走的张良金。

两人赶到了金荣说的地方,就到好几辆警车围在那,好几个警察在搜寻线索。

金荣老远就看到了师伯,赶紧跑过来说道:“您老人家可来了,这已经是第三起无脸案了,死者应该是喝多了走到这里,人后被人把脸皮割了下来,我们法医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我正派人扩大范围搜呢。”

听金荣说完后,东来顺走到了死者跟前,把白布掀开,看了看头部,发现颈部位置有一些细小的粉末。

“荣子,你看看这是什么?”东来顺问道。

金荣用手沾了一点闻了闻,散发着淡淡的茉莉香。

“是不是死者生前接触过女人,然后沾到的粉底?”金荣说道。

“一切在凶案周围的东西都是值得怀疑的,你让法医拿去化验一下看看。”东来顺说道。

“师父,我说句题外话,这会不会真的是鬼怪所为?那个逃跑的张良金不是总是神神叨叨地说白粉婆婆吗?”佐小建小声说道。

“身为一名警察我是从不相信鬼怪之说的,不过你提到了张良金,现在咱们就去找他,我早就在他身上放了追踪器了,就连在你手机上。”东来顺说道。

佐小建打开了手机定位功能,果然发现地图上有个红点在移动。

“师父真是厉害,居然早就留了一手,他这移动方向是往他之前学校的地方呀。”佐小建说完两人开车又奔往学校。

张良金悄悄地溜进了小艺之前住过的宿舍,发现里面早已人去楼空,地方还画着两具尸体的线图。

“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我一开始不因为钱而背叛小艺也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张良金悔恨地抱头痛哭起来。

“五十多年过去了,你终于懂得珍惜我了,可惜太晚了!”一个长发老婆婆出现在张良金的视野里。

“啊!你是谁?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张良金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最爱的人呀?”老婆婆用长袖一遮,脸就变成了小艺的模样。

“小艺!真的是你吗?我错了,不该背叛你,你快去跟那些警察说说,我没有杀人,真的没有杀人。”张良金像个孩子一般躲在她怀里哭了起来。

“亲爱的,不要怕,一切都会过去的。”小艺搂着张良金安慰道,而其中一只手却抬了起来,长长的红色指甲露了出来。

警车停到了学校侧面,为的就是不引人注目。两人按照定位走到学校宿舍门口就停住了,因为大门早已封锁住了,而定位也是在这里停止了。

东来顺抬头望向宿舍楼,感觉到了阵阵阴森。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