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养槐人 > 详细内容

养槐人

作者:还在想她就离开  阅读:15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光绪二十五年,西北边陲小镇有个叫槐花的小村子。这个村子以槐树花而闻名。村子里几乎家家都有槐树,种槐树,采槐花,做香茶。已将成为槐花村百年的习俗了。

要说这槐花村谁家的槐树养的最好?谁家的槐花最香?村里的人一定会告诉你是村子西面的张家。村子的西面只住了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姓张,家里一共五口人,张大铁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子女。张大铁是村子里的铁匠,他的媳妇张李氏在家里侍弄田地。夫妇二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跟着张大铁学习大铁的技术,小儿子在家里和张李氏种田。小女儿在家里做做家务。

张家的人在村子里风评很好,村子里的人对他家的评价都很高,因着家里有手艺人,所以张家的生活水平在槐花村来说是仅次于村长家的。

也许是老天故意和张家开了一个小玩笑,张家的大儿子到了娶亲的年龄,因着张家的条件好,张家大郎还有打铁的收益。有很多小姑娘愿意嫁给张家大郎。

可是怪事是,嫁进张家的新媳妇,总是活不过三天。一连娶了两位新娘,都在婚礼后的三天内意外暴毙,这件事让张家大郎担上了克妻的名头。纵使张家出再多的聘礼,也没有人家愿意将姑娘嫁过来了。为了这件事,张李氏险些将头发都愁白了。

要说这些事原本和他家养的槐树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可是奇怪的是。原本在张家大郎订婚时,他家养的好好的百年的槐树突然不知什么原因树叶全部凋零了。原本绿意盎然的大槐树,突然间掉光了所有的叶子。

就当人们都以为这棵槐树要因为什么不知名的原因死掉的时候,张家大郎刚过门的新媳妇突然自己吊死在了槐树下,在张家大儿媳死亡的第二天,张家的槐树又重新长满了绿色的树叶,就好像之前从没有掉过叶子一样。

原本应该在春夏交替时才会盛开的槐花,却在张家大郎第二任媳妇撞死在槐树上时盛开了。满院芬芳,就连在村口都可以闻到浓郁的槐花香。

如此的异象,使得整个槐花村的村民们都受到了惊吓。村子里开始流言四起,说张家的槐树是一棵成了精的槐树。相中了张家大郎。不愿张家大郎另取他人。所以才会杀死张家大郎取得媳妇。

村子里的人都劝张大铁,让他砍掉院子里的槐树,可是张大铁也很苦恼。张家有祖训,凡是张家后代子孙如论如何都要照顾好院子里的槐树。只要槐树不死,张家的子孙就可顺遂一生。

现在让张大铁违背祖训,砍掉院子里的百年老槐树,他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的,可是看着饱受流言摧残的自家人。张大铁又不能做到无动于衷。

就在张家人进退维谷的时候。有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找到了张大铁,老道说他有办法化解张家的怪事。

老道告诉张大铁,这棵槐树是一棵拥有几百年道行的槐树精,因为心中执念,致使走上弯路,沾染鲜血使得槐树精煞气太重。现在唯有解开心中执念,方可化解此事。

也许是老道的道行太深,张家大郎不得已向自己的父母吐露了一个深埋在心底十年的秘密。

那一年张家大郎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整个槐花村都陷入了干旱之中,不要说地里的庄稼,就是村里人想要喝水,都要去大山深处找山泉水来喝。

人都要没有水喝了,谁还会在乎槐树呢?张家院子里的槐树是一棵拥有几百年道行的槐树精,大旱的那一年,正好是槐树精修行渡劫的那一年。

张家大郎从小就看到爷爷和父亲细心照料院子里的槐树,爷爷也和他讲过,这棵槐树对张家的重要性。所以在看到槐树因为干旱而开始枯黄的时候,张家大郎将自己的饮用水浇在了槐树根上。

一连七天,张家大郎都将自己每日分到的水,分一半给槐树,最后自己因为脱水而倒在槐树下面。那一年槐花村的槐树死掉了大半,那一年张家院子里的槐树依旧满院芬芳。

张家众人看着眼前的张家大郎在众人的眼前,从一个健壮的汉子瞬间幻化成一名娇滴滴的小姑娘,张李氏大叫一声:“啊”。昏死过去。

“对不起,张家大郎为了救我而死,我却无法救他,又怕他的家人因为伤心欲绝,所以逼不得已我就幻化成大郎的样子,替他活下去。”眼前的张家大郎,不、现在是槐树精,愧疚的看着张家众人。

“我的儿子他现在哪里?”张大铁抱着昏倒的张李氏,哽咽的开口问道。

“恩人在槐树底下,槐树属阴,可是使得恩人的尸身不腐,且我修行有道,可以使得恩人投个好胎。”

“那你为何要杀害那两名无辜的女子?”

“她们既然是给恩人娶的妻子,自然要去陪着恩人。”

看着情绪激动的张家人,老道挥了挥拂尘打断了张大铁要问的问题,开口道:“槐树精,你可知你的手中以沾染人命,这世间就在留不得你了?你修行几百年,终化成人身,这样就葬送了修为,不可惜吗?”

“小精知道,可是小精不后悔,张家大郎是我的恩人,如果没有他当初给我浇水,小精早就在渡劫的过程中死掉了。”

“既然你这样无畏,老道也就无话可说了。”说完后,老道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土黄色的小葫芦。

“这是净妖葫芦,你带着你的本体进去吧,在里面清修五百年,为你犯下的过错赎罪吧。”

听完老道的话,槐树精没有丝毫的反抗,就乖乖的进入到了葫芦里。转瞬间张家院子那可棵已经养了几百年的槐树也不见了,院子里出现一个深坑,正是之前槐树所在的位置,在深坑的底部,有一名年约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安静的躺在坑底,男孩的面容祥和,就仿佛睡着了一样。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