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两小则 > 详细内容

灵异两小则

作者:回忆飘过来  阅读:8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买菜的路上

小婕给自己亲戚打工,日子过得是异常的乏味,真的很无聊,每天上班下班也没有其他自己的时间可以去轻松一下的。

基本都是2点1线,其实啊,想出去还是有可能的,就是下班的时候你要提前申请,不然,一旦买了菜,你就是想要不回家吃饭都是不行了。

这个情况小婕遇到过好多次了,经常都是不合时宜的请假,没少挨她姐骂。

所以,一旦有空可以让她出去,那内心就好比一匹脱缰的野马,那是欢快的不得了。

在姐姐那帮忙不但要做家务,他们一没空的时候,小婕还得负责买菜,回到家后打扫家务干活什么都得做,简直是家务十八般样样精通。

小婕在鞋城上班,鞋城附近有两个菜市场,一个在鞋城的后边,很近,走3分钟就可以到的,另一个就要走个十来分钟,在去比较远的菜市场半路会经过一条小溪,小溪的左边是住宅,右边是人行道,再出去就是马路,住鞋城的人挺多的,又加上接近马路,所以那里段路一到下班时间都挺热闹的。

有些闲着没事做的人经常会在那一条小溪那钓鱼,生意没那么忙,小婕会偶尔陪着姐姐一起去大市场买东西。

那天天气很阴,风有点大,小婕手里甩着一把伞,大摇大摆的去大市场买菜。路过那条小溪时候还刻意转头过去瞄上两眼。

那条小溪很长,水一直延续到前方很远的地方,都还能看到小溪的身影。在小溪对面的岸边上,小婕看到了有一处地方有人烧纸钱得痕迹,土里还插着两根未燃烧尽的红色蜡烛,溪对岸突然刮起了一阵无名风,把烧纸的灰烬吹的是漫天飞舞,小婕感到全身一阵莫名的哆嗦,没在继续停留,快步的往市场跑去,有可能是跑得太快,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倒了,膝盖上还摔破了皮。

在买完菜,回来的路上,小婕再次路过刚才停脚的地方,又不自觉的往原来烧纸钱的地方望过去,只见在那烧纸钱的位置附近坐着一个小女孩,6岁左右的模样,她的皮肤白的渗人,没有一点血色,一点不像活人的模样,她坐在小溪那边,朝小婕所在的地方看过来。

小婕连忙揉了揉眼,想看看清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结果再往哪位置一看,那里哪还有什么小女孩,只有那被风吹得飘零的灰烬,和那两支已经烧完了的蜡烛,小婕不敢多逗留了,立刻转身,马不停蹄的往鞋城跑去了。

地铁

这天一大清早,天还没完全亮透,赵丽就被一阵刺耳的来电铃声所吵醒。

来电不是是自己的手机,赵丽发现自己的手机根本没有亮过,不过很快她就听到姐姐聊电话的声音。

现在所住的房子是买在距离市中心远,很安静,加上家里的隔音效果很差,赵丽很容易就听到一些声音,对话显得有些着急。

赵丽想着反正自己也是睡不着,就起身了,出了房门。

赵丽看见姐姐愁眉不展就问了一个究竟,一询问是老家的弟弟在广州东站准备坐车回家的时候手机被人偷了,要人去接他带他回家。

因为姐姐早晨有重要的事,没法去,接人的重任自然落在了赵丽的肩膀上。

想着昨天晚上也没有睡好,而且去广州东路的路程很远,至少有一个小时多的路程,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就答应了下来,带着包包跟手机就出门了。

然后一上地铁,赵丽就把包包放在胸前,耳朵塞着耳机,靠着玻璃入睡。

每到一个站,地铁上面提示音就会提示到了那个站的位置。赵丽是听得见的,她虽然是睡着,耳朵里塞着耳机,但是有重要事情在身,她也是不敢深睡的,虽然塞着耳机,但是被她调到了很低的音量,所以,到站的提示音,她是绝对可以听到的,旁人说话的声音比耳机的声音要大,几乎都可以盖过耳机里播放出来的音乐了。

在上车之前,赵丽初步估计了一下,到东站的位置,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可是,怪异的事情就发生在了赵丽坐的这节车厢里。

地铁在运行中的,赵丽一上了地铁就开始打瞌睡了。

当时正值上班高峰期,要不是找到一个座位,没准照赵丽这个庞大的体型,很容易被压成肉饼的。

车子开了大概有10来分钟的时候,习惯性的睁开眼睛,瞄了一眼路线的提示灯。

还有好多个站,瞬间,赵丽眯着眼皮再次猛的睁开,眼神里是满满的惊讶和恐惧。

赵丽发现,车厢里除了自己一个人空空如也,跑了好几节车厢,都是没有人了。

一定是自己太累了,赵丽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往驾驶室跑去。

如果是所有乘客下车了,那驾驶室的工作人员一定还在的。

站在驾驶室外敲了很久的门,一直没有人出来。

赵丽趴在玻璃上,想透过玻璃看看驾驶室有没有人,结果,运动的机器还亮着灯,室内却是空无一人。也就是说,这整一班地铁,只有赵丽一个人。

巨大的恐惧排山倒海侵蚀着赵丽,赵丽呆滞的站在车厢的中部位置,蹲下就是大哭,真害怕了。

尽管是大白天的发生了这事,但是地铁跟是不是白天晚上的没有啥区别。

可是慢慢的,赵丽突然听到耳边的声音吵杂了起来,有很多人对话的声音,有孩子哭泣的声音,周围好像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

赵丽猛地抬头,周围满满一车厢的乘客,各自做各自的事,玩手机的玩手机,聊天的聊天,所有人好像这一瞬间都回来了,似乎刚才那个空荡荡的车厢不曾出现过,几个乘客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赵丽。

赵丽猛地从地上站起来,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刚好地铁到站了,赵丽也飞奔出地铁,往弟弟给的地方赶去。

她也说不出事情大概,归根究底还是把这件事认为是自己太困导致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