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灵车 > 详细内容

灵车

作者:什么亡魂溺海不如跳海实在  阅读:16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三梅市。在市区东部有一座一座商务办公大楼,名字是海皇大厦。
这天夜里,二十三时。大楼里的公司员工都已经下班回家。楼里空空荡荡。各个房间都已经是一片黑暗。只有走廊里的灯光暗淡。
明丰是此大楼一名保安,他今天晚上值夜班。他今天二十五岁,和另外一名保安在大楼里巡逻。另外一个保安名字是海月。今年三十岁。
两个人在九楼的三号走廊里,走动。他们手里拿着强光手提灯,一边走路一边对着两边的房间窗户里照射。
这时他们走到房间前,他走在两人右边,他眼睛向着前面看,这时他突然看见前面有两个灯光向着他冲了过来。
他惊的叫了一声,急忙用手电筒向着前方照了过去。海月在明丰的旁边走着,他听到明丰的叫声,他急忙转头看明丰,他看见明丰用手电筒照向前方,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立即用手电筒向着前方照去。
他用手电筒向着前方照射,但是前方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和平常一样。他感到很奇怪,又转头去看明丰,他想问明丰,你发生什么事情了。
但是他一回头,发现明丰不见了。他很奇怪,又向后面一看,发现明丰已经转过身向着后面跑去,他一边跑一边不停地回头看。
他感到更加奇怪,他又立即回过头去,看前面走廊,还是空荡。他又用电筒照向前方,前方还是空荡,一如往常。
他不知道在明丰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得现在先让明丰平静下来。现在他如果想让明丰平静下来,就得把他给追上。
他转过身去看明丰,这时明丰已经跑出约有十米远。他立即向明丰追过去,他一边追过去,一边喊:;明丰,你快站住。
明丰在跑的时候,回头向后面看,他的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惶恐,也很惊慌。他看见海月向着他追了过来,他急忙对海月喊:;快跑,有车,有车开过来了。
海月听得很糊涂,这个走廊里怎么会有车开过来,再说,他刚才反复向走廊里看,也没有看到有异常,更不用说有汽车了。他心里想,这个明丰是怎么了,是不是他的脑子有点异常了。
这时海月也没有时间来想更多,他加快速度向着明丰追赶过去,这时明丰跑步已经到了墙角。明丰向右面转弯,跑向另一条走廊。这时海月也追了过来,他快跑两步,追上了明丰,海月伸出一只手把明丰的手臂拉住,对明丰说:;明丰,你快停下。
明丰的手臂被海月拉住,站住。明丰回头对海月说:;我们快跑,后面有车追过来了。
海月害怕他又跑,又伸出一只手把明丰的肩膀按住,对明丰说:;明丰,你出什么事情了?你突然地跑什么?
明丰疾速奔跑以后停下来,他大口喘气地说:;我刚才;-。
刚才,明丰用手电筒照向前方,灯光照射的地方,他看见了在走廊里有一辆汽车。
看起来是一辆家用轿车。车的前方有两个大灯,大灯放出强烈灯光。刚才明丰看到的两个光就是这两个大灯放出来的光芒。
灯光照到车的前面风挡玻璃上,灯光透过玻璃照射到车内。车内有什么事物,明丰没有看清。但是他很清楚地看到,这确实是一辆汽车。
这辆汽车高速向明丰奔驰过来,它的两个大灯灯光很快就从远方到了明丰的眼前。明丰看见以后,吓得转身就逃。
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发现这辆汽车就在自己的身后追赶,他就一直向前逃跑。
这就是刚才明丰经历的事情。海月听完了,他又转头看了看走廊,走廊里一片寂静。他回身走过转弯处,看着刚才走过的走廊里,还是一片寂静。
他回过身来对明丰说:;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了,看错了,这走廊里明明是什么都没有。
明丰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惊慌,他说:;我一定是看见了,肯定是有辆车在追我。
海月对明丰说:;你看见了?
明丰说:;是的,我一定是看见了。
海月说:;那么现在这辆车在哪里?
明丰眼睛向着四周看了一遍,伸出一只手指向前方:;你看就在那里。
海月转头一看,明丰指向的位置是在,楼外。他心里想,这个明丰一定是精神不正常了,就算是楼里真的有辆车,又怎么会出现在楼外的空中。
海月对明丰说:;你说的地方,是在楼外的空中。
明丰眼睛看着窗外的空中说:;没错,就是在楼外的天上,你看,那明明有辆车,车灯对着天上,车向着天上开。你看你看,车灯把天都照亮了。
海月这时已经完全确定,明丰肯定是精神错乱了。他心里想,但愿这种精神异常对他只是暂时性的现象才好。
明丰又接着说:;可是,可是。。。
海月听他又说可是,不明白他又有什么幻觉,问明丰说:;可是什么?
明丰说:;有个事情很怪。
海月听着颇有点好笑的感觉,他心里想,你说的这些事情,已经是够奇怪的了,怎么还会有你认为奇怪的事情。
海月不想说话打击他,怕他的精神错乱更严重。就顺着他的说话问他:;什么事情奇怪?
明丰脸上露出一种迷惑的表情说:;这辆车只有半截。
海月问他:;这辆车有半截,是哪半截?
明丰说:;只有前半截。http://www.bh88.net/
海月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问明丰说:;你真的看清楚了。
明丰眼睛看着窗外说:;没错,我看得很清楚,这辆车确实只有前半截,后半截没有。
海月眼睛专注地看着明丰说:;这辆车有车牌吗?车牌号码你看到了吗?
明丰说:;这辆车有车牌,车牌号码,我刚才跑得匆忙,没有看清楚。我只记得好像是什么四七什么九,再就不记得了。
海月声音有点发抖地问他:;你确定你看到的车牌号码是这几个数吗?
明丰想了想说:;没错,就是这几个数。
海月说:;那你刚才又看到了什么事情?
明丰说:;刚才我跑到了这个走廊里,你把我拉住,我回头看。。。
明丰看见从他刚才跑过来的走廊里,那辆车直接向前开过来,眼看着就是撞到墙上,但是这辆车一直向前开,穿透墙壁,直接开向空中。
车到了空中以后,还是一直向前行进,车灯照亮了前方的黑暗的天空。
在这辆车开过去以后,明丰看到了这辆车没有后半段,只有前半段。
海月这时问:;你看到车里有人没有?
明丰仔细想了一想说:;没有看见,车里我只看见了两个座椅,前面有挡风玻璃,再就没有了。
明丰说:;我也知道刚才我说的事情很离奇,但是我保证我说的全是真的,不是骗人的。
海月说:;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明丰很奇怪地问海月说:;你为什么会相信?
海月说:;这件事不在这里说,明天下班以后,我再和你说。
第二天两个人下班,两个人去一家小饭店喝酒,两个人边吃边聊,海月对明丰说了在市里以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在三年以前,海皇大厦前期停工,荒废一段时间。在它的旁边有一条大街是红雀大街。一辆汽车经过这条街的时候,车辆失控,撞进了大楼底层里。这本来是一件并不异常也并不罕见的交通肇事案件。
在这条街上的监视录像里显示,车辆发生的时间,是在深夜一时。这时在现场周围没有人目睹。当时这座楼在建设中,在楼里也没有工人。因此在夜间,无人发现这辆车撞进楼里。
在早晨有巡逻警车路过此地,发现这辆撞在了墙上,巡逻警车上的警员认为这是交通肇事事故,于是他们通知了交警队。
交警队来到现场以前,也以为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但是他们来到现场以后,发现这起案件太过异常。
异常的原因是,这辆车只有半段。这是一辆流光700型家用轿车。前半段撞在楼里,后半段露在楼外。但是交警队进入大楼里面以后发现,这辆车的前半段消失,只有后半段还在。
交警队看到露在外面的后半段车身时,以为这起事故一定是车撞到了墙上,把墙上撞破一个洞,车穿透墙壁,前半段进入楼里,后半段留在楼外。
交警队感到非常的奇怪,他们立即在楼里寻找消失的前半段车身,他们找遍了整个楼,也没有找到。后来他们开始在楼外面寻找,他们在大楼周围半径一公里范围内全面寻找,也没有找到。
不只是前半段车身消失,就是驾车人也不见。交警队在楼里楼外的全面寻找也没有找到驾车人。
根据后半段车身的车牌号码,交警队找到了驾车人的家属,经过对他的家属亲友做出的全面调查,警方了解了这个驾车人的一些情况。
驾车人名字是韩同方,二十八岁,职业是市里一家软件公司的经理。当晚,他和几个朋友在城里一家酒吧喝酒,他们一直饮到午夜零时半左右时,他们分手。
韩同方的一个朋友说,他们分手时,韩说,他要回家。随后他就单独一人驾车离去。
他的朋友的说法得到警方得到确认,因为酒吧里面和门外街上的监视设备可以证实他们的说法。
他和他的朋友分手的确切时间是在零时五十分。
从这家酒吧到韩同方的家,这个大楼也在行驶经过的路线上。韩同方的车上有定位系统,警方在定位公司里的监视系统里看到,当天夜里,韩同方的车辆行驶路线就是在从酒吧到他家的路线。
在这条路线沿途的监视器上,也找到了韩同方车的图像。这说明当晚,韩同方在离开酒吧以后是要回家去。
警方通过实地检验,在半夜时,从酒吧出发以市内常见时速驾车到这个大楼需要十分钟到十五分钟之间。这一点也和大楼外监视录像所提供的韩驾驶车辆撞墙的时间相吻合。
在大楼外街上的监视录像里,警方看到,韩同方驾驶车辆经过此地时,并无其他车辆行人。这辆车路过这个大楼时,突然车头转向,撞到大楼外墙上,把墙壁撞穿,车辆前半段冲进楼里,随后就停住。在随后的四个小时里,这辆车一直保持原状,没有动过。也没有看见韩同方下车。
到此,警方对于韩同方在事故以前当夜的情况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警方认为,韩同方从酒吧外与朋友们分手以后,独自驾车回家。在经过这个大楼的时候,由于酒精作用,驾驶错误导致车辆失控,撞到墙上。
一直到此,这个事件只是一个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是极为异常的是为什么车辆前半段和驾车人消失。
由于涉及到人员失踪,此事故改由刑警队接手,刑警队仔细查找了这座楼里的全部地方,希望能找到一些痕迹。但是没有发现,没有发现的人的肢体分割部分,也没有发现血迹,也没有发现有打斗痕迹。看起来,好像是并没有人员被杀的情况。
刑警队在后半段车里查找,也没有发现人类肢体,血迹和打斗痕迹。
警方在楼里,前半段车身原应存在的地方查找,发现在应是驾驶位车门的旁边,有一些足迹。这些足迹从车门处出现,一直朝着楼里走,走了大约五米远就消失了。
根据足迹的形状面积,与韩同方平时所穿鞋印做对比,警方认为这应该就是韩同方的足迹。在韩的足迹周围,还发现了几处血迹,经过检验,这就是韩同方本人血迹。
据些,警方认为,在韩同方撞车时,他的身体可能与车身相撞,出现了一些血迹。车辆停住以后,他下车向着楼里走出五米,有几滴血随着他的走动,流在地上。他在走出十米以后,随即就消失了。
警方感到奇怪,在车辆撞物以后,他下车应该首先察看车辆情况。如果是这样,他的足迹应该是围绕着车辆走动,但是为什么要向楼里走去呢?
警方检查了后半段车身与前半段车相连的部分,没有发现有人用电锯或是用电焊切割的痕迹。也没有发现有人用钝器砸击,利器砍削的痕迹。后半段车里面也没有发现有用工具破坏的痕迹。
警方又广泛调查了韩同方的社会交往,也没有发现有人要害死他的企图,看来似乎也不像是有人谋杀了他。
在韩失踪以后的几天里,韩同方的家人也没有接到勒索赎金的通知,看来似首也不像有人绑架他。
警方加强对市周围的旧车市场,汽车零部件市场,废铁市场的检查,希望能找到韩同方的汽车的零部件,也没有发现。
至此,此案线索断绝,此案归于悬案。但是警方一直也没有放弃对于此案的侦破,他们把韩同方本人和他的汽车的资料发往全国各地其他警务部门,请求协助调查。
凡是以后出现不明身份尸体,他们都要进行对比,检查死者是否是韩同方。凡是有抢劫罪犯和盗车罪犯被捕,他们都要询问他们有没有对韩同方进行抢劫或是盗车。但是三年过去,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线索。
在二年以后,海皇大厦完工。这件事也就渐渐就世人所淡忘。
听完了海月的讲述以后,明丰有些惊讶地说:;难道我看见的那辆车就是这辆撞墙的车吗?
海月说:;是的,这辆车的车牌号码就是三四五七九。你看到的就是这辆失踪的前半截车。
明丰有些奇怪地问:;那么在这个大楼里还有谁看见过这辆车吗?
海月说:;我没听说过,谁看见过。
明丰说:;如果说,没有别人看见过?那为什么会让我给看见了?
海月说:;可能你天赋异常,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
明丰说:;以前我怎么没发现我还有这个超能力?
海月说:;可能是因为你以前没见过鬼吧。
明丰说:;我看见了这辆车,那么那个开车的人又到哪里去了?
海月说:;这个就没有人知道了。
明丰说:;这样说,我是第一个看见这辆失踪车的人。
海月喝了一杯酒说:;应该是。
明丰想了一想说:;既然是人和车都失踪了,那么现在我看见了车,我也有可能看见人。
海月说:;这个确实有可能。
明丰说:;既然我是第一个看见的,我就乱猜一下。
海月说:;我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明丰说:;在三年以前,这个韩同方开车撞墙,这倒没什么神秘,只是在这一瞬间,因为一种神秘事件,以这堵墙为边界,这个地区被划分成两个空间。一个是我们现在所在的空间,另一个则是未知空间。
海月说:;你接着说。
明丰接着说:;韩同方的车撞墙以后,他和前半段车进入了墙里,就进入了另外一个未知空间。而后半段车没有进去,就留在了我们现在空间。
海月说:;大体上同意,不过我更正一个地方。
明丰说:;你说。
海月说:;应该不是韩同方车刚撞墙就立即进入另一空间的。
明丰问:;这是为什么?
海月说:;因为在地上有韩同方的脚印和血迹。这说明当时撞墙时,韩同方曾经下车。我个人猜,直到这时,这起事故还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是在他下车以后,一件奇异事件发生,他和车都进入到了另外空间。
明丰想了想说:;你说的有道理。
海月说:;如果你猜的是真的,那么在这三年以来,他就一直在这个空间里,被困着出不来?
明丰说:;反正我也只是乱猜,不过我想是很有可能是这样。
海月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为什么你只看见了他的车,而没有看见他的人。他的人又去哪里了?
明丰说:;这样的神秘事件,我们又怎么会有详细的了解?
海月说:;如果没有人只有车,那么车又是怎么开起来的?车里你没有看见有人,那么车又是谁开起来的?
明丰说:;这我不知道。接着他说:;你说,如果当时那辆车撞到了我,又会出现什么事情?
海月想了一想说:;我想,也不会出现别的什么事情?这辆车只是在另外的空间里,和我们所在的空间不会相重合。所以这辆车不会来到我们的空间,它不能到我们的空间里,也就不会对我们的空间有什么影响了。
明丰说:;我想也是。不然那辆车向前开的时候,也经过楼里的别的地方,楼里其它地方也没有什么异常。
海月说:;如果你这次能看到,没准以后你还能看见,你害怕吗?
明丰说:;是有点怕的,不过这事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看见,我怕也没有用。
海月说:;也对。
又过三天,明丰和海月又是值夜班。他们走过9楼,明丰心里下意识地有些紧张。海月对他说:;别紧张,你不一定就会看见的。
明丰说:;我也知道,这种事是碰巧的,不是想看见就能看见的。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走过九楼,没有什么异常,两个人继续向上走,走到第十二楼。明丰突然停下,海月刚想问他,明丰摆了摆手,海月也就没有再问。
明丰站在原地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他的脸上表情迅速变化,有紧张有迷惑,过了一会,他的表情才平静下来。
他平静下来以后,海月问他:;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明丰说:;我看见一个女孩子。
海月说:;什么样的女孩子?
明丰说:;大约十七八岁,穿一身红色连衣裙,一头长发,在这个走廊里奔跑。说完他又加了一句:;眼睛大大的。
海月听着不由得微笑了一下,接着他说:;为什么又会出现一个女孩子?
明丰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看见她在这里跑。
海月说:;这个事情可是越来越奇怪了,那个失踪人还没有找到,为什么又会出现一个女孩子呢?
明丰说:;会不会是这个女孩子和这事没什么关系?
海月说:;也有可能,不过如果这个女孩子和这事有关的话,没准我们离这件事的真相就又近了一步。
明丰说:;你言之有理。
又过了一周,明丰没有新的发现。这天他下班以后在宿舍睡觉。在梦中,他忽然看见一个人,二十多岁年轻男性。他眼神迷茫地四处走动,似乎在寻找。
忽然他站住不动,眼睛直视着明丰不动,好像他正在注视着明丰一样。明丰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正在做什么。但是他看着这个人双眼直视自己,心里不由得一阵恐惧。
这个人看着自己以后,就用双手比划手势,明丰也不知道他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不过他看了一会这个人对自己所做的手势以后,感到,这个人确实是在对自己来做手势。
他感到这个人一定是有含义在向自己表达,所以他就看着这个人的手势。
这个人用手指着自己周围,划了个圈,他用手指向自己的头,又指向外面。随后他向外走两步,然后停住,指向外面,一只手摆了两下。
他接着把手指向明丰,双手前推做出开门动作。这时明丰仍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含义,但是这时他看见另外一种事物。
一道波浪状曲线,闪着金光,从天边外向明丰飞来,透入他的身体里。这时明丰好像是在俯视着自己的身体。金光射入自己的心脏,然后又从后背射出,继续射向遥远的天边。
这时曲线开始变化,明丰看见好像是心电图一样的图形。这是什么意思?明丰全是疑惑。
这时他又看这个梦境中的人,这时这个人已经不见了。只是金色曲线还在跳动。
明丰醒过来,这个梦的内容还是记得。他想了一会,也没有头绪。在上班以后,他在无人之处,和海月单独说话,把这个梦境告诉了他。
海月想了一想对明丰说:;这个事情听起来很怪,看起来并不像是普通的梦。
明丰说:;我也是这样想,就和真实发生的事情一样。
海月说:;对于这样的神秘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我也只是乱猜。
明丰说:;请说。
海月说:;这个梦是奇异事件,我想有可能并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奇异事件很有可能是和另外的奇异事件相关的。你最近所遇到的奇事好像只有你看见失踪汽车这一件事。
明丰说:;是这样,除了这件事,别的我也没遇到过什么奇事。
海月说:;这两件事都是神秘事件,我假设一下,假设这两件事是有联系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你在梦中看到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和失踪汽车事件有关的。
明丰说:;你这样说,也有道理。
海月说:;如果这个人是和失踪汽车有关的,那么在失踪汽车事件里有什么人呢?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的只有韩同方一个人。
明丰说:;难道这个人就是韩同方?
海月说:;很有可能。你说的这个人的年龄形像也和韩同方有些相像。
明丰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就是在他失踪以后第一个看见他的人。
海月说:;是的。
明丰说:;那么我会看见他呢?
海月说:;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有超能力,才能够看见他。
明丰说:;那么他用手势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海月说:;我猜一猜,他开始的手势表示我在一个地方,接着就是他向前走摆手,表示这个地方他不能出去。他指着你,可能是想让你帮助他从这个地方出去。
明丰说:;我同意。
海月说:;那道金色曲线应该是和离开的方法有关,这我就猜不出来了。
明丰说:;它穿过了我的心脏,难道是和我的心脏有关?
海月说:;看来现在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能让韩同方离开,但是你不知道方法。
说完他们继续在走廊里巡逻。走到第七层的时候,明丰又停住。海月有过前两次的经验,知道他又看到奇异事情了。也就停下,看着他。
这次他看了一会,才回过头来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又走出几步对海月说:;我终于知道当年事件的真相了。
海月很惊奇地说:;你看到了。
明丰说:;我看到了。过一会再和你说。
海月点点头,两人又向走了一会,明丰对海月说起了刚才看到的事情。
夜晚,寂静无人。一辆小汽车在街上行驶,开到一座正在施工的楼旁边,车撞到墙上,把墙撞开一个大洞,车前半段闯了进去。
看到这里,明丰心里想,这就应该是失踪汽车事件开始时的情景了。
接着,一个人从车上驾驶位走下来,下车以后,他突然向前看去。
明丰想,这个人应该就是韩同方了,他下车以后为什么向前看,前面有什么?
车前大灯向前射去,照到前面。前面有三个人。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男人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女人是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孩子,穿一身红裙。两个男人把她按倒在地上,韩同方看见这个情景以后,呆了一下,随后就向前跑去。
但是他只向前跑了几步,神秘事件就发生了。
他,前半段汽车,两个男人,年轻女孩就全都在楼里消失了。
海月听到这里说:;原来这件神秘事件的过程是这样的。
明丰说:;真是想不到,竟然是这样。
海月说:;那个女孩就是你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女孩吗?
明丰说:;是的,我肯定。
海月说:;那么关于这个事情,我们就知道的越来越多了。
明丰说:;当时的事件经过我们已经知道了。
海月说:;当时的事情就应该是这样。韩同方驾车无意中撞破墙,在这时楼里那两个男人正要对这个女孩施暴。接着我们不明原因的事件发生了,这些人就全都消失了。
明丰说:;没错,应该就是这样。但是我有问题,想不明白。
海月说:;什么问题?
明丰说:;我假设,当时他们都进入到另一个未知空间。
海月说:;不错。我也认为是这样。
明丰说:;那么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在一起呢?
海月说:;你说说看。
明丰说:;我第一次看到车,只有这辆车,没有别人。第二次看到那个女孩,也没有别人。第三次看到韩同方,还是只有他一个人,没有看到别人。如果他们都是到了另一空间,为什么每次都是单独出现呢?别人去了哪里?
海月说:;事情太神秘了,也太奇异了,我真是想不通。
明丰说:;我也想不通。
两人又向前走,走到顶层,然后他们往下走,这一路上明丰也没有说话,在这时他对海月说:;我刚才想,事情有没有可能是这样?
海月说:;你说吧我听着。
明丰说:;我刚才一直在想,有没有可能是这样。就是他们几个人都进入到了不同的空间里。
海月听着有点迷惑地说:;这是什么意思?
明丰说:;我想,我看到的他们都是独自一个人,没有见过有两个人同时出现。所以我想,在这件神秘事件发生时,他们几个人,还有半辆汽车,他们都进入了未知空间。
但是这个未知空间不是一个,他们没有进入到一个未知空间里,而是分别进入到了一个未知空间。他们每个人都进入了一个独立的另外空间里,所以他们出现的时候,都是只有一个人,没有别人。
海月说:;不错不错,这个解释非常合理,事实就应该是这样。
明丰说:;那韩同方和那个女孩得怎么出来呢?
海月说:;你既然这样说,那么新问题就来了,那两个罪犯应该怎么处理?
明丰说:;我想这只有看情况了。如果他们不能出来,就让他们一直在里面关着好了。如果他们能出来,我们就把他们给抓住,送交警方。
海月说:;我同意你的办法。
明丰说:;那他们什么时候能出来呢?
海月说:;这可难说,幽冥之事我们凡人怎么会懂,到现在三年了他们都没出来,也可能是永远也出不来了。我们也帮不上忙。
二人向下走,走到二十二层。这时明丰突然用手去捂耳朵,海月急忙问:;你怎么了?
明丰脸色有点白他说:;我听到了一阵声音,很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有布撕裂的声音。
海月集中注意力地听了一下说:;我没有听到。
明丰摇了摇头说:;不是,这应该是另一空间的声音。
海月说:;这难道是那样的神秘事件又要出现了吗?
明丰说:;不好说,不过我听起来,感觉是他们那边的空间起变化了。
海月说:;起变化了,什么意思,难道
是,难道是,他们要出来了吗?
明丰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过我敢肯定,刚才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
海月说:;你身体没事吧?
明丰说:;没事。随后二人继续巡逻。
下班后,明丰回到宿舍睡觉。睡了一会他又一次看见了韩同方。这时韩同方在空间之中来回走动,好像是在寻找。
随后,他又看见了金光曲线,从天外飞来穿透了他的心脏。
这时他的心情非常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样的事情,很快他就看见了曲线发生变化,他过了几秒种发现这个变化。他的脑中飞速在想。
为什么这根曲线会发生变化?
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它变化?
是因为我吗?
是因为我做了什么事情吗?
我做了什么事情呢?
是什么事情呢?
他灵光一闪想到刚才自己情绪激动心跳变快,难道是自己的情绪心跳影响了这根曲线吗?
于是他试着平静心情,果然曲线形状立即变化。这下明丰确定自己的情绪确实能够影响到这根曲线。
那么这根曲线又是什么作用呢?
如果自己让这根曲线发生别的变化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自己是不是应该让这根曲线变化呢?
一时间无数的问号从心脏向脑中涌上来,很快他就做了决定。
面对这样的神秘事件,既然自己有能力参加,那就参与进去,看看另一边空间究竟是什么。
这个决定做出,明丰就想,自己应该做什么来影响这根曲线的形状呢?它受自己情绪影响,那么是什么样的情绪呢?
明丰先用紧张。
曲线形状变化成一个个三角形。但是试了两分钟,没有事情发生。又试了两分钟,还是没有事情发生。
明丰决定放弃,改用愤怒。
曲线形状变化成尖锐针形,又试了五分钟,还是没有事情发生。
明丰又试了平静,喜悦。
都是一样没有用处。
明丰试用恐惧。
他恐惧什么?他让自己想。
巨大的毒蜂,一枚枚刺刀形状的毒针向他射来,十几枚射到他的脚边,他只要一抬脚,就会踩到毒针上,就会刺穿他的脚掌。他如果不抬脚逃跑,毒针就会刺到他的身上。如果他抬脚逃跑,脚就会被毒针刺破。他应该怎么办?
恐惧的情绪出现了,曲线变成了六边形,他继续保持他的恐惧情绪,这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从天边外又飞来另外一根金色曲线,停在第一根曲线上方。这根曲线也是六边形,但是形状大小和他的这根有很大差别。
明丰心中一动,难道恐惧情绪是正确的方法吗?另一根曲线的形状是不是表示正确的形状?难道是要告知自己要把曲线变成是和另一根曲线相同的形状吗?
如果是变成了正确的形状,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难道是会把另一空间给打开吗?
一时明丰来不及多想,就尝试控制情绪来调整曲线形状。如果自己曲线和第二根曲线形状一致程度增加,第二根曲线的亮度就增加,如果形状差别加大,第二根曲线的亮度就减小。
过了五分钟,明丰反复几次调整,两根曲线形状相同程度增加,第二根曲线也越来越亮,最后终于两根曲线完全相同。两根曲线同时向对方合拢,重合在一起。
天地间发出极为光辉的金光。
金光在眼前如同一堵高与天接的高墙,随后墙上金砖一块块地碎裂掉落,在金光渐渐消失以后,明丰看见对面站着一个人,这个人他以前见过,这就是韩同方。
韩同方一看见他就对他跑过来,看样子想要对他说话,明丰说:;你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现在我们就一起出去吧。
韩同方摇头,用手指向外边。
一时间,明丰没有明白他要说什么。随后他想到就说:;你是说,还有那个女孩吗?
韩同方开口说:;是的。
明丰问:;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韩同方说:;既然你说你知道了我的事情,那你就应该知道我们现在什么地方。
明丰点头。
韩同方说:;我感觉这里好像快要崩溃了。
明丰问:;崩溃是什么意思?
韩同方说:;就是这个空间快要垮掉了,不再存在了。垮掉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明丰说:;你是说,我们要赶在这里垮掉以前,把那个女孩救出来。
韩同方说:;是这样。
明丰问:;那个女孩在哪里?
韩同方说:;我不确定,有时我能看见她从我的身边经过,但是她什么时间会出现,我也不知道。
明丰说:;那我们只有等了。
韩同方说:;也不是,有个方法可能有用。你既然能看见我们,也就有可能和她联系上。你可以尝试着,和她联系,看看她在什么地方。
明丰说:;知道了她在哪里,又该做什么?
韩同方说:;就像你进入我这个空间里一样,你也可以进入到她的空间里,把她给带出来。接着说:;不要看我,我的意念不能穿过远距离,和她联系不上。
明丰不解问:;我不是说这个。但是我也有问题。我是遇到你这个空间才能进得来,我就是能够和她联系上,我也遇不到她所在空间,我又怎么能进得去?
韩同方说:;这个我可以把现在这个空间慢慢地移动过去。
罪犯二对韩同方说:;就是你小子想坏我的事,是吧,看我砍死你。韩同方在地上连滚带爬,向旁滚几圈站起,立即向外跑去。
罪犯二持斧在后追赶,韩同方跑几步,无力跌倒,罪犯二来到他的身前,正要举斧砍下。
他听到背后有声音,他急忙回头,看到韩同方的半段汽车向他后退驶来,而明丰坐在驾驶位上回头看着他。
刚才罪犯二追赶着韩同方的时候,明丰立即跑到韩同方的汽车里,他也不知道这辆车出了未知空间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开动,他只是抱着一线希望。
出乎意料,车还真的能继续开动,他立即倒车向罪犯二撞来。
罪犯二眼看着半段汽车向他撞来,嘴里骂了一句:;他妈的,半截汽车也能开。
他也顾不上砍韩同方,如果这时他来砍韩同方,他就一定会被车给撞到。于是他向着停车场外面跑去。
明丰开车向他追去,罪犯二跑出停车场,回头一看,明丰也追了上来,他想冲过街道向着逃。这时他听到车从身后冲来,感觉不好,向旁一跃,汽车从他身边冲了过去。汽车向前冲出几米,立即停住,拦在了他的前面。
车头对着他撞过来,他只好转身向大楼逃,他跑到大楼一层时,车追了上来,他又向旁一躲,汽车没有撞到他,一直撞碎了大楼底层的玻璃外墙,冲进了楼里。
罪犯二躲开第二次撞击,他向楼里面看,明丰还想倒车撞向罪犯二,但是这时汽车不能再动。
罪犯二大笑起来:;这下你们完了,汽车动不了了,看你们往哪里逃。他举着斧想向楼里走,经过玻璃外墙破洞,走进楼里,砍死明丰。
这时他听一个人说:;你错了。
他转身看,韩同方站在他的眼前。
他对韩同方说:;我哪里错了。
韩同方说:;不是我们往哪里逃,而是你往哪里逃。
罪犯二大笑起来:;你敢说这话,你凭什么?
韩同方说:;就凭这个。
他说着立即向旁边急速一跃,罪犯二看着眼前,双眼大睁,高举着大斧站立不动。
一个汽车的后半段出现在韩同方的身后,全身披着无数的黄色光点,疾速向罪犯二冲过来。
罪犯二呆了一下,想要躲开,但是汽车已近在眼前,他急忙向后退,从破洞退进楼里,同时举起斧砍向后半段汽车。
他向后退得很快,汽车没有撞到他,他的斧砍中汽车顶蓬,随着汽车的前进,在顶蓬上砍出一道耀目的火光。
他的心里正在想:;汽车又没撞到我。
突然他感到身后一阵剧痛,他嘴一张大口血喷出,随后他也不能再后退。
他挣扎着回头看,前半段汽车这时快速倒车向他撞来,撞到他的后背,同时顶着他向后倒车,这时后半段汽车向前开,两个半段汽车把罪犯二夹在中间。
两个半段汽车合在一起,像是成为了一辆完整的汽车。罪犯二被夹在中间,伸手举起斧,手颤抖着把斧向下砍去,砰地一声,斧砍在了后半段汽车的顶蓬上,发出巨响。随后双手下垂,闭目不动,只有斧柄在车顶颤动。

<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