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预知梦 > 详细内容

预知梦

作者:奈何桥の等待  阅读:5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餐桌上摆着以海鲜为主的料理。小杉很少做荤菜,因为她不喜欢吃肉。英仁带来了清淡的白葡萄酒,他知道她喜欢这样的口味。直树对他这一点很是欣赏,他总能考虑到细节,而且处事灵活。直树有时甚至觉得,他当技术人员都有些可惜。
;SURLIE这种葡萄酒,是用早收的葡萄酿成的,味道有些淡。说实话,对葡萄酒我了解得也不多。英仁解释着自己带来的白葡萄酒。可以看出,他在尽量让自己的讲解不那么乏味。
;说的真像那么回事。味道很清淡,很好喝,对吧?小杉一只手拿着玻璃杯,看着直树。
;恩。他点点头。其实他并不懂葡萄酒的区别,他喜欢的是啤酒。
英仁和直树是大学同学,两人同在足球队,英仁比直树低三届,但是他们院系不同,直树是经济学院的,英仁是工学院的。那时他们的关系不是特别亲密,尽管同在足球队,但也不过是在运动会上打打交道,学长和学 弟之间有有一道看不见的墙。
他们开始频繁交往,是英仁进入直树所在的公司工作之后。直树在宣传部,英仁在产品开发部,两人在工作上交往比较少,但他们有共同的爱好;足球。直树毕业后参加了俱乐部,每年都要和朋友们赛几场。对他来说,有英仁这样一个可以信赖的帮手还是很满意的。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两人还是保持着这种关系。每次比赛前几天,英仁都会到直树家来,和他商量比赛的事。今晚他来这里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另外直树还会顺便请他吃妻子做的料理,也算是对他的一种犒劳。
就在英仁带来的葡萄酒快要见底时,客厅橱柜上的手机响了。
;啊,是直树的电话在响。英仁说。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呢?
直树站了起来,但他并没有急着去接电话,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笨,没有事先把电源关掉。
电话不停地响着。如果不接电话,就会引起英仁和小杉的怀疑。没有办法,他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那头传来喘气的声音,;是我。一个女人说。这个声音他相当熟悉。
;啊。。。你好。
刚才不祥的预感,果然应验了。直树背对着坐在餐桌旁的那两个人。
;你在哪里?电话里的女人说。
;我家里来客人了,一会儿再给你打过去。"
她对直树的演技付之一笑:;你是在家吧?
;恩,对。所以,我一会儿再给你打过去。真不好意思。他很快说完,准备挂电话。
;不许挂!你要是挂了,我还会一直打。关机也没用,我会往你家里打,反正我知道你家的电话号码。
直树感到浑身发热,这个女人这次的态度和以往明显不同。
;好,我知道了,你先我等一下。
直树把手机贴在耳边,推门来到走廊里。他没看英仁和小杉的反应,因为他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面对他们。
他走进旁边的房间,这间房被直树用作书房。
;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再为难我了!直树坐在椅子上说。
;有什么好为难的?你就那么一直把我藏着?
;你替我考虑一下,我老婆还在旁边呢!
那女人像是很意外似的说:;哎呀,是吗?你不是跟我说好要把我的事告诉你老婆吗?那样的话,被她听见了也没什么吧。
;我不是说过要选择时机吗?这种事情得看时机!"
"又来这一套!我已经听够了!
;总之,明天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不行!女人断然回绝了。
直树悄悄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不行?
;我已经不相信你的话了!我怀疑你是不是真想和你妻子离婚。你每次都是这样,肯定是不想离!
;我没骗你。你行了,别这么磨人了。直树压低了声音,生怕旁边的小杉他们听见。
;现在马上说!
;什么?
;把我们的事告诉你妻子。
;别胡闹了!我以后肯定会说的。
;如果你说不出口,那就我来说,你把电话交给你老婆!;
;这怎么行?得了,我知道了,明天我们好好谈谈。你定个地方吧。
直树只想尽快熬过这一关,可那女人根本不听他说。
;让你妻子接电话!
; 你别开玩笑了!
;难道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至少你不冷静,这一点是肯定的。能不能给头脑降降温?
一时间,女人闭上了嘴。对直树来说,这是可怕的沉默。
; 我倒是觉得,你应该认真点。女人压低了声音。
;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吗?你把窗帘拉开。
; 什么?
;没听见吗?我叫你把窗帘拉开!
直树心中涌起了不安的情绪。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直树心中涌起了不安的情绪。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他拉开了窗帘。
对面是一栋公寓,从这里能看到对面房间的阳台。那儿的窗帘也开着,房间里,一个女人面对他站着,拿着手机。
;到底怎么回事?他问。
;你要是真的不肯当真,我也有所准备。她退回到室内。
室内放着一个钢管衣架,是伸缩型的,钢管的高度可以调节。衣架上没有挂衣服,而是挂着另一样东西,直树看清后,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一根绳子,一头打上了结。
;喂,你想干什么?
那女人没有回答。衣架前像是放了什么东西,她踩了上去,面对着直树,把脖子伸进了绳圈里。
;喂,佳美!直树叫起来,;你别开这种玩笑!
;这不是跟你开玩笑,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有所准备。
;你下来!别做蠢事!
;你要是想让我停下来,就得听我的话!
;好,我跟老婆说,最近这段时间一定说!求求你不要再想傻事了!
;我不相信。你现在就让你老婆接电话!我要亲自告诉她我的决心。
;你饶了我吧!这不是威胁吗?让我痛苦你就开心了吗?
;那你又是怎么对我的?这么久以来,你一直让我处于痛苦之中,你又是怎么想的?我已经受不了了!与其这样,倒不如死了痛快!
;对不起。我知道是我不好,所以,请。。。。。。
;把你妻子叫过来!
;现在不行!
无论如何都不行吗?
;可是;
;那好,再见了!
他看到女人跳了下去,衣架随之一阵晃动。
;啊,佳美!直树叫着,;喂,喂,佳美!
电话那头什么都听不到了。直树凝视着对面的房间。女人的身体在房中央吊着,头无力地垂到了前面,双手耷拉下来,怎么看都不是在演戏。
接下来的一瞬间,走廊上传来奔跑的脚步声,随后是敲门声。
;直树,我可以进来吗?出大事了!是英仁的声音。
还没等直树回答,英仁已经踢开了门。见直树还拿着手机,他一时显得有些犹豫。
;啊,对不起,你还在打电话?
;哦,已经打完了。直树挂断了电话。
;出事了!对面楼里有个女人自杀了!英仁的眼睛有些充血。
;你看到了?
;我无意中向窗外一看,看到那一幕。。。。。。说到这里,英仁注意到这个的窗帘半开着。
;直树也看到了吗?
;恩。。。。。。
;还是报警比较好吧,估计也没有其他人看见。
;别,先等一下。直树叫住正准备出房间的英仁,;小杉她怎么样?
;她也看到了,当时就受到了惊吓,现在可能正躺在沙发上休息呢。
;是吗?直树咬紧了嘴唇,各种想法在他脑中翻腾,他根本无法整理自己的思绪,脑子里一片混乱。
;直树,要不要报警?
;等一下,直树摊开了右手掌,;那个女人,是我的情人。
;啊?英仁睁大了眼睛。
;没工夫和你细说了,总之事情就是这样,刚才我一直在和她通话,她说如果我不把她的事告诉小杉,就死给我看,我还以为她只是在威胁我呢。
;没想到她真的会自杀?
直树点了点头,他已经浑身无力了。
;这。。。。。。英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直树用双手抱起来了头。
;这可这么办?警察一调查她的房间,马上就会知道自杀的原因,这样一来,公司里的人就会知道,天啊.
;我明白了。直树,我先去那个房间看一下,说不定马上送医院还有救呢,我这就去。
;还有用吗?直树无力地答道。英仁的话虽然给他带来了一线希望,不过他觉得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我也说不准,不过也只能这么做了吧.
;知道了,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钥匙在这里。直树打开了桌子的抽屉,取出一把藏在里面钥匙。
但是英仁摇了摇头。
;擅自进去不好吧?还是让管理员开吧。
;啊,也是。英仁说的没错。
英仁出了房间,没回客厅,径直走向了门口,可能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小杉交代吧。
直树看着自己手里的钥匙 ,这是一把带给他噩梦的钥匙。
佳美是广告代理公司的女职员,直树公司开发的新产品搞促销宣传时,他们通过工作关系相识了,这大约是1年前的事。
她穿着笔挺的套装,工作麻利,给直树带来了一种新鲜感。他周围还没像她这种典型的职业女性。
他们的交往是从直树给她打电话开始的。一开始一起吃了几顿饭,之后就发展成了肉体关系。在私人时间里,她表现得女人味十足;有时会显露出忌妒心,有时又像少女一样撒娇。一开始,直树有些不习惯,但他慢慢把这些理解成了她的魅力。总之,他堕入了情网。
直树的妻子小杉很贤惠,凡事都能考虑得周到仔细,无论何时都把丈夫和家庭摆在第一位。当初直树正是看上她这一点才和她结婚的,不过经过这么多年之后,这种完美已经变得乏味了,他有好几次都起了花心,只是没维持多久,有些仅仅是一夜情。
但是佳美和其他女子不同,和她在一起时,直树感觉自己找到了幸福,于是就想长久地和她在一起。他后来懊悔地把这段时间的感情形容为中了邪。
交往半年后,佳美怀孕了。那次他喝醉了酒,心想;反正和这个女人结婚也不错;,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得知她怀孕后,直树很焦急,不希望她生下这个孩子。虽说想过和她结婚也不错,但毕竟还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
;我迟早都会和妻子离婚的,还是等到那时再要孩子吧。
他抛出了出轨男人应付这种意外时常说的台词。他心里想的是,先哄她堕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但佳美并不是那种可以轻易哄骗的女人,堕胎之后,她采取了让直树大吃一惊的行动;搬到了他家对面的公寓里,而且是他窗户正对着的那个房间。
;因为房租高,所以这栋公寓没多少人租,有很多空房。不管怎么说,那间房能空着,真是我的幸运啊,我能感觉到这是命运的安排。
直树回想起佳美笑嘻嘻地说这话时的情形。就是在那时,她将这把钥匙交给了他。
对男人来说,情人住的离自己太近,绝不是一件舒服事。不仅如此,佳美还以各种形式向直树施压,比如尾随小杉购物,然后打电话过来问:;你今天晚上吃的是鱼吧?或者当直树和小杉走在一起时,她故意从对面走过来,装作擦身而过,摸摸他的手;还有些时候,当直树无意中向窗外看时,会发现她正架着双筒望远镜向他这边望。
每当他向她抗议时,她就用早已准备好的台词还击:;这都是你不好,我明明就在你身旁,你却一直和你老婆生活在一起,让我产生了阻止你们的念头。我爱你,我不能忍受这些。
直树开始对佳美感到畏惧。再这样下去,天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难道是想和分手?有时她会躺在床上这么说,;你要是这么想,就早点说,我可以和你分手。但我不会就这么便宜你的,我会把你的事情告诉周围所有人,包括我们公司和你们公司的人,当然还有你老婆。我还要青春损失费,因为你说过要和我结婚。我认识一个非常优秀的律师,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说这话时,她的表情就像一个魔女。直树感到脊背发凉,辩解着:;我没想过要分手啊。
要尽早采取什么措施才行;直树最近老想着这些。他也感觉到,佳美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
万万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直树盯着钥匙想。

视野中佳美的房间里有了动静。直树一直盯着对面。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进入了房间,英仁跟在那个男子后面。那个男子穿着藏蓝色的工作服,应该是管理员。
两个人慢慢把衣架放倒,将悬着的佳美抱下来。之后由于有阳台上的栏杆挡着,直树看不太清楚了。但管理员马上又站了起来,开门走出去,表情很严峻。
英仁也站了起来,把手机贴在耳朵上,面朝着直树的方向。
直树的手机响了,他按下接听键,不等英仁说话,就着急地问:;怎么样了?
;还不清楚,不过可能是不行了,已经完全没有呼吸和脉搏。
英仁的声音很低沉,他在对面的房间里直摇头。
;是吗。。。。。。
;现在管理员去联系医院和警察了.
;知道了,谢谢你。
;不用谢。那个。。。。。。窗帘怎么办?
;窗帘?
;就这样拉开着吗?
;啊,不,还是拉上吧。
;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他看到英仁在拉窗帘。
直树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站起来,全身像灌铅一样沉重。他真想就这么逃开。可是他不能那么做。警察来这里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老实的英仁也应该不会向警察撒谎的。
在那之前,他还有些事必须做。他走出房间,来到客厅。果然像英仁所说的那样,小杉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
;老公,对面的公寓里;
;我知道,直树努力调整了一下呼吸,但越发觉得气闷,他就那样喘着粗气说,;其实,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小杉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
虽然说起来有些离奇,但是算不上什么案件;刑警小田这么想;至少不算是杀人案吧。这只不过是一个头脑不正常的女人,为了惩罚自己的情人选择了自杀。在鉴定等方面,也没什么可疑之处,更何况还有目睹自杀瞬间的证人。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目击证人之一是死者的情人。但是有第三者可以证明,女人自杀时,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因此可以排除他作案的可能性。
尽管如此,作为搜查工作的必经步骤,还是要调查一下有没有其他目击证人。小田和一个看起来像他一样缺乏干劲的师弟一起,拜访了705室。旁边的706室就是死者的情人直树的房间。
按了门铃之后,传来听起来像主妇的声音。小田报了自己的身份。
门马上开了。一个35岁左右、身材小巧的女人出现了。可能因为听说是警察,她的表情有些紧张,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田亮出警察证之后,问她知不知道昨天出事了。现在是早上9点多,距报警已经有大约12个小时。
;我只知道警车来了,外面有些乱。女人有些不安地回答,可能是脸色不好的缘故,她看起来有些神经质,不过她不像是那样喜欢和附近的主妇聊八卦的女人。
;对面公寓有个女人自杀了。
听小田这么一说,女人瞪大了眼睛。在这个年代,竟还有人对自杀如此惊讶,这倒是让小田颇感意外。
;从这里应该刚好能够看见自杀者的窗户,所以,我想问问,您家里有没有人目击了什么。
说到这里,小田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既然她连出了什么事还都不知道,还能看到什么呢。旁边的师弟已经开始向别处张望了。
然而,主妇的反应出乎小田的意料,她像是非常吃惊地张开了嘴,不停地眨眼睛。
;怎么了?小田问。、
;请问,那个女人,她。。。。。。主妇捂着胸口说:;是。。。上吊死的吗?
小田和师弟很是吃惊,又把眼睛转向她。
;是的。您怎么知道她是上吊死的?"
;因为,我女儿她。。。
;您女儿看到了吗?
;是的,我有一个女儿,她。。。说到这里她低下头去,;啊,不过这样的事情可能还不值得向刑警报告,我想,这一定只是个偶然。
听她这么说,没有人会不往心里去。
;是什么事?不管什么事都没关系的,说给我们听听好吗?
她看起来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了。
;我女儿说过一些很奇怪的话,她说,她看到对面的女人上吊自杀了。
;她说她看到了?是什么时候?
;是。。。她说这话是两天前的早上。
;两天前?!
刑警们再一次吃惊。
; 被预知了?于是他们就请诡异事件专家俊秀警官出马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阿川嘲讽地说。他把座位完全放平,盘起一双长腿。他穿着黑衬衫,带着黑墨镜,从哪里看都不像是一位物理学家。
;也算不上什么请我出马,是我管辖的派出所接到了这个报警,我稍微有点好奇,就想调查一下。俊秀开着车说。
;派出所怎么判断的?
;没什么判断的。要是硬说有,也只是解释成单纯的偶然。案件基本上就定性为自杀了。
;关于自杀有什么疑点吗?
;没有。从解剖的结果来看,没什么可疑之处。
;不是说自杀和他杀相比,勒紧脖子的方法不同吗?
;当然了。但这方面也没有问题。
;那就放一边不要管了。你不是负责杀人案件吗?每天都有那么多人被杀,你还有空在这里兜风啊。
;我也这么想过,但总觉得放不下。
;你放不下是你的事,别把我也扯进来呀,我还要给学生们交的烂报告打分呢。
;别这么说嘛!我之所以对这件事感兴趣,还不是因为受了你的影响。你常说,将有些神秘色彩事情从科学角度分析,常会收获到意想不到的真理。
;能从你嘴里听到科学和真理这样的词,还真让我对21世纪有所期待了。真是没想到啊。
俊秀驾驶的车子到达了现场;沿主干道而建的高层公寓群。
;从哪边开始调查呢?下车之后,俊秀左右看看两栋楼。佳美自杀的房间在前方左侧的茶色建筑里,她的情人则住在右侧的白色建筑中,在这里还有个预知了佳美自杀的少女。
;哪个都行,按你喜欢的来吧。我只想在车里等着你。
;好,那我们就从预知少女入手吧。俊秀拉着阿川的胳膊向前走去。
705室住着姓张的一家。俊秀用一楼门口的呼叫电话表明了身份,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请进吧。自动门同时打开了。
;这样看来,我们被允许会见预知少女了。阿川在电梯里说。
;我说你能不能把墨镜摘下来?连我这个当刑警的都在努力树立亲民形象,你打扮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我觉得她要真是预知少女的话,应该具备看穿人类本性的能力吧。阿川摘下墨镜,戴上了平时的金丝边眼镜。
他们来到了705室,被带到很宽敞的客厅里。客厅的一角摆着一架钢琴,几张沙发围在大理石桌周围。阿川和俊秀都坐在了沙发上。
把他们领进来的女子叫周蕙如,家里还有丈夫和女儿,一个三口之家。据她说,丈夫在北京某著名饭店里做厨师。
;我们今天来,不是因为又出了什么问题,只是想对有些事再确认一下。在您百忙之中打扰,实在是不好意思。俊秀又一次低下了头。
;看来都是我多嘴,我不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就好了。。。我丈夫也批评我了,说把这样的事情告诉警察,反倒影响了你们的工作。
;哪有的事啊,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成为线索的,您能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警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另外,我听说您的女儿平时都在家里。
;对,现在也在。她生下来心脏就不好,一般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家。
;原来如此。那我们能见见她吗?
;可以是可以,但希望你们不要说太刺激的内容。刚才我也说过了,她体质很弱,一点小事就有可能诱使她发病的。
;知道了,我们会加小心的。
;另外,我还有件事情想求你们。
;什么事?
;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女儿的事告诉媒体,他们要是知道她有预知能力,就会大肆渲染,那样会影响我们家的生活。
那是当然,如果媒体知道了少女的特异功能,一定会蜂拥而至的。
;放心吧,肯定不会告诉媒体的,我们保证。
;那就拜托了,这边请。
在周蕙如的引导下,俊秀他们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前。先是蕙如一个人进了屋,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她说了声;请进。
这是间西式的房间,墙上贴的花纹纸非常可爱,窗边摆着一张木床,躺着一个10岁左右的女孩子。在母亲的帮助下,她坐起来了上半身。她的头发很长,染成茶色,皮肤很白。
;你好。;她向他们打招呼。
;你好。;俊秀回应道。阿川只是站在门旁点了一下头。俊秀忽然想起阿川最怕和小孩打交道。
;听说,你看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俊秀站在床边问。
少女抬起头来看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看到的?
;这周二晚上,但好像已经过了12点,所以也可以说是周三。
这么看来, 时间是周二向周三过渡的深夜,也就是事件发生的3天前。
;你看到了什么?
;半夜里,我突然醒过来,想看星星,就把窗帘打开了。结果我看到对面房间里一个女的在做一件可怕的事情。
;哪个房间?
;就是那个房间。女孩子拉开旁边的窗帘,向窗外指去。
俊秀弯起腰,顺着她纤细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挂着绿色窗帘的窗户。
;你说的可怕事情,是什么事?
;她在一个单杠一样的东西上系绳子,在绳子的一端打上结,把脑袋伸进去。。。说到这里,她停下了。
;然后呢?
在俊秀的催促下,少女俯下身子。
;我看到她从一个椅子似的地方跳下来。
俊秀回头看了看阿川,阿川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有一侧的眉毛动了一下。
她想出来的计策是:威胁直树,要是他不马上决定离婚,就自杀给他看。如果光是嘴上说说,他可能不会放在心上,所以要让他透过窗户看到她准备自杀这一幕。要是这样他还不当真,那就真的自杀给他看。
;当然,我不是真的想死,只是想给他点颜色看看。咱们琢磨有没有什么好办法,看起来真的像自杀,但又不会死。你有什么主意吗?
真是一个幼稚的计划!佳美这个女子,在工作中一向给人以有头脑、遇事冷静的印象,可一到恋爱就迷失了。
英仁认为,假装自杀的计划是不会成功的。他非常了解直树的脾气。他的心肯定已经背离了佳美。要是佳美知道了这一点,肯定会发火的。冲动之下,她很可能把我和小杉的关系告诉直树。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直树愤怒的样子,他可是直树的学弟呀,直树一定会用尽手段让他身败名裂的,还会把一切都告诉他的妻子。
对英仁来说,佳美已经成了一颗灾难的种子,他不知道这颗种子什么时候会发芽。
考虑了一晚之后,他得出的最终结论是:将种子消灭在萌芽状态。
;我打算下周搬家。小杉说完后喝了一口奶茶。
;定下来住在哪里了吗?
;先回娘家住一段时间,我父母也说让我回去。
;这也挺好的。原来的公寓内打算怎么办?
;房地产商建议我,等人们已经淡忘这件事,就瞅准时机卖掉。那套公寓地段好,面积又大,估计能卖7000万左右。
;是吗。英仁点了点头。
通过离婚,小杉得到了一笔可观的感情赔偿费,公寓和车也划归她名下,直树每月还要向她支付生活费。而要是佳美还活着的话,她是得不到这一切的。
一切都按计划顺利进行的。就像小杉说的那样,剩下的就看英仁怎么离婚了。
然而,他们的计划就在这最后的关键环节崩溃了。
那是昨天晚上的事。英仁的妻子字在他面前拿出了几张照片。她的表情阴冷、僵硬。
;这是什么?他问。
;别问了,你自己看吧。她冷冷地说。
他接过照片,看了几秒钟,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
;我雇私人侦探拍的,英仁的妻子淡淡的说:;因为你最近的行为很反常,坦白地说,我很早就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虽然我并不希望自己的预感应验。
英仁的双眼依旧盯着照片,他的手在不住地颤抖。
;你的情人就是直树的妻子吧。你可真行,竟然勾搭上那么照顾你的学长的夫人!
;你听我解释,这里面有很多原因。
;或许吧,但我现在不想听,有话都到法庭去说吧。
;法庭?
;我会找律师商量的,我是不会败诉的。英仁的妻子坚定地说。她说的律师,是和他父亲交情很好的一位律师。
;喂,我们先好好商量一下吧,这种事不用去法庭吧?
;我要说的,不光是你有外遇的事!
;啊?。。。
;事情不光是你花心那么简单!她从英仁手头的照片中抽出一张,;这个女人是谁?这不是直树的夫人吧?
英仁无言以对,浑身冒冷汗。
;侦探事务所的人告诉我,这是前几天自杀的那个女人,同时还是直树的情人。我也看报纸确认了。你为什么会和这个人在一起?照片不只这一张,还有你进这个女人房间时拍的,并且,时间是在她即将自杀之前。对此你怎么解释?
英仁答不上来。如果是他的专业;材料工学上的问题,他倒可以对答如流,可他并不擅长找借口。
;我今晚就会娘家。妻子收着照片站起来。
英仁知道,无论如何都应该阻止住她,但他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