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记忆轮回 > 详细内容

记忆轮回

作者:到底还能爱多久  阅读:18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屈仪出门时,夜里的一场秋雨让气温又降了不少,握着自行车把的手指尖有些木木的。他一边踩着车,一边摸出早点,单手扶着车把,轮换着手捧着热包子吃,顺便也暖暖手。
刚拐过街角,就听见从身后赶上来的韩旭的声音,对方喊着自己的名字,嘴里还叼着块鸡蛋饼。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啊!兴奋不?哥们儿。对方上来就一番胡言乱语,搞得屈仪懵了半天。
;今天学校停课?屈仪稀里糊涂地回了过去,他想不到有什么比这个还让人兴奋的事了。
;比这刺激几百倍好吧!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了你还装?韩旭用斜到已经不能再斜的眼神角度来表示对他的鄙视。
;你是说MET?
;Bingo!
;这种糊弄人的玩意儿你也信?屈仪摇了摇头,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你这人太死板了吧,难道你就不期待试验的成功?这可是有着划时代的意义啊。韩旭失望的表情夸张地摆在脸上。;理科生就是这样,没意思。说完他耸耸肩,把剩下的半块鸡蛋饼吞进肚子。
两人话不投机,都不再开腔,斗气似的用力踩着脚踏板,并肩骑着。
临到了校门,韩旭却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喂,我问你,如果那事儿是真的,你会重新选择人生吗?
屈仪看了他一眼,转头下了车,然后推着车进了校门,没有回答他的话。

MET,;MetempsychosisTest。翻译过来就是;轮回试验。这是三年前开始的一项科学试验。试验选取了100多份人类样本,这100多人中,各种年龄段都有,他们也许不同性别、不同种族,身份也各不相同,但这群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便是即将死去。这些人有死囚犯、绝症患者、安乐死申请人以及各种在法律保护范围内可以结束生命的人。
而NAS的试验,便是要测试这群人死后,是否真的可以轮回重生。
提出这个测试的科学家决不是哗众取宠。相反,NAS一直反对公开做这个试验。但民间的舆论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用科学的方式来试图测试,或者说澄清谣言。
一切都要从三年前发生的一系列奇怪的现象说起。
那是突然之间的事,世界上不同地区不同国家,集中暴出多起2;4岁小孩讲述自己前世记忆的事件。刚开始媒体和舆论只是当作猎奇的新闻报道,认为是无聊之徒自娱自乐的事件罢了。但没想到此类事件层出不穷,到后来竟显现出不可遏止之势。一些研究学者和严谨的自愿者协会开始搜集并分析这些案例,居然近80%以上的小孩描述的回忆都有据可循。特别是近现代的人物,因为史料的丰富和历史档案的细致,使得查证并不困难。令人费解之处在于,这些孩子,几乎都还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而平时接触的环境也不可能吸收如此详尽和准确的人物史料,他们到底从何得来这些所谓的回忆,难道说真的存在轮回一事不成?
一时间舆论四起,民间科学社团纷纷宣布进行轮回试验以证真伪,更多的民众则施压权威科研机构给出答案。
NAS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受联合国组织委托,进行最官方和权威的测试,以消除民众的疑虑。不过就政客和世界的主导阶层看来,显然他们是不愿意看到这个荒谬的轮回论被证实的。否则现今的世界体系,将面临崩盘重构的威胁。
他们将在受测试者人生的最后阶段,提供一张随机生成的9×9数位密码表,并且让他们牢记。所谓数位密码表,大抵是这样的玩意儿。
1 2 3
A 44 74 79
B 01 91 08
C 55 25 50
上面是一张3×3的密码表,比如提问者问,B3,那回答者便答08,提问者问C2,回答者便对应25。数字是随机生成的,除了看过这张表的人以外,要蒙对的可能微乎其微。况且,测试者得到的是一张9×9的表格,一共有81组随机数字,碰巧对上的可能更小。
当测试者死亡以后,他们的个人资料将被公布在公开媒体上,并且几年之内,反复播出。如此一来,当新生儿降临,假如有受测试者通过轮回回到人世,当他们开始有记忆后,便可以申请NAS调查员前来,对他们进行密码测试。只要能对应各自的数位码,则可从科学上,认定受测样本通过测试,反之便不能。
据说试验开始以后,便陆续收到世界范围内的大量受测申请。虽然多数只是虚张声势或者装模作样,但只要通过测试,则可认定情况属实。
而这场历时三年的测试,就在今天,会召开发布会,公布测试结果,公开测试数据,以及所有试验资料。

考虑到时差的关系,NAS把公布时间定在当地时间晚上9点,而屈仪他们学校正是早上晨读课的时候。
学校居然破例开了自习,并利用教室里的电视播放了实况转播,这一下让同学们闹腾了起来。
;作为以唯物主义论为哲学基础的现代教育机构,这样做真的好吗?屈仪撑着脑袋靠在课桌上,小声地自言自语。
;反正就算不这样,大家也没法安心上课嘛。苏眉拿笔戳了下屈仪,小声在背后说道。
屈仪转过头,露出一丝苦笑:;你也对这个感兴趣?
;不是吧,你也太没意思了!屈仪没想到她居然说了和韩旭一样的话,;轮回啊!前世今生!多么浪漫又有诗意的事!
屈仪只好又转过身来,这一次他整个人都趴在了课桌上。
离电视转播还有一段时间,同学们围成一个个小圈子七嘴八舌地谈论着各自的看法。
;我觉得这事不靠谱,一个简单的例证便是人口数量的问题。世界人口如今已达到近70亿,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人口数都要多,假如新生人口都是由以往死去的人的灵魂转世而来,那为何平白无故多了这么多人?屈仪的同桌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屈仪看了他一眼,耸耸肩膀:;人家这是说轮回存在,并没有说灵魂永存,也许灵魂可以新生,而老旧的灵魂也可能在多次轮回后中消逝。这并不足以否定轮回存在的真实性。
;佛教中的轮回分成六种形态,天、人、修罗为上,畜、鬼、地狱为下,那假如轮回真的存在,是否是在这六道中不停变换呢?苏眉扳着手指一边数一边问道。
屈仪摇了摇头,;就现在得到的信息来看,六道中有形的两种状态,即人和畜是我们真实所见,但另外四种形态,至少在大范围的事物和现象中并没有被发现。
;你的意思是,你赞同人类是唯一的轮回载体?
屈仪点了点头,;至少在猫狗之类的动物学会回答数位码密码之前,只能这么理解。
;那为何人类突然能够有了自己的前世的记忆了?以前轮回说最难以被人认同之处便是认为转世之后,今世无法记起往世的记忆。苏眉歪了歪脑袋。
;因为孟婆下岗了呗。不知道什么时候,韩旭从隔壁文科班蹿了进来,嬉皮笑脸地回答道。;没有喝过孟婆汤,没有蹚过忘川河,自然不用遗忘前世的记忆了。
屈仪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他的回答找不到反驳的话,的确,如果轮回是真的,没人能回答为何会突然转世者都保留了前世的记忆。
;从科学的角度来假设,灵魂如果是操作人体的‘本我’,那大脑只是‘本我’用以辅助操作的工具,就像车载电脑或者飞机船舰的操作系统,大脑负责处理复杂的逻辑验算以及存储大量数据,也就是记忆。当人死去以后,灵魂脱离机体,进入新的人体,但其中携带的记忆无法随灵魂带出,这样解释便能说明为何古老的轮回无法携带记忆。眼镜男接着说道,;但就现代科技的水平来看,存储数据的载体是越来越小,我们使用的电脑,大概是100万个原子便可以存储1比特的数据,这是什么概念呢,据说科学家研究发现,我们的大脑大概能容纳100TB左右的数据,而这样同等量的数据如果用电脑的存储技术,只需要1毫克左右。当然,这不是指我们家用电脑的硬盘。
;可灵魂到底有多重?
;我知道,有本书里做过实验!苏眉兴奋地喊道:;对即将死去的人称重,发现人死后,轻了46微克!灵魂重量是46微克!
;虽然只是个假说,但即便是40来微克,也装不下一个大脑的记忆容量。韩旭接过话说道,;还不保证灵魂本身还需要一些物质来运转,毕竟它还要飘啊飘地。说完,他冲苏眉做了个鬼脸,苏眉厌弃地别过头去。
;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最新的科学技术已经能用12个铁原子来储存1比特的数据了。不过你们讨论的只是灵魂携带记忆的可能性,但并不能解释为什么突然间,灵魂就开始携带记忆了,以往却非如此。屈仪摇了摇头,眼睛转向教室的电视屏幕。
;发布会开始了,嘘,小声点。热闹的教室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电视上。

发布会先是介绍了整个试验的筹备、组织以及各种程序的情况,大家耐着性子听着前面大段大段毫无意义的讲话,心里其实只想知道最后的测试结果。
直到电视里传出:;此次MET未能通过预先设定的目标,我们宣布测试结果不支持轮回说。然后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叹息声,短暂安静的同学们立刻恢复了嘈杂,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呵呵,扯了半天,结果都在YY,散了散了。屈仪露出一丝微笑,苏眉和韩旭脸上难掩失落的神情。
老师走进教室,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把手上的一叠试卷放在讲桌上。;真可惜,看来你们逃不掉今生的罪孽了,现在开始随堂测验。
教室里顿时爆发出叹息声,大家各自回到座位,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还好我不是你们班的。韩旭偷笑着溜了,屈仪看了眼他,然后往课椅上一倒,盯着天花板,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晚上回到家,吃过晚饭,屈仪便提起书包走进卧室。他刚往桌子前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韩旭打来的。
;喂!在家吗?快上网,爆炸性大新闻,MET试验隐瞒真实数据,涉嫌作假!电话刚一接通,对方便劈头盖脸激动地喊起来。
;哪儿的新闻?爆料什么的就不太靠谱了啊。屈仪一边质疑一边点开电脑的开关。
;是A国的维京解密,那个全世界最靠谱的爆料网站,所有真实的试验数据全部公布出来了,受测者密码正确率达到85.2%,比NAS提供的12.3%高出几倍,而且100多测试者中有12人完全答对9×9共81组数字,而NAS发布会上公布说无一人完成全组数字。
;这么夸张?
;是的,爆料人公开署名,是NAS内部人员。
;NAS以及联合国发言人怎么说?
;废话,当然是一口否定,说爆料者身份的确是NAS员工,但并未直接参与MET,所有解密网站公布的资料都是伪造的。
;真是互相咬住不松口啊,资料的真伪现在确定了吗?屈仪点开了网页,看到门户网站的头版头条已经被此条新闻占领了。
;具体消息只能等下一步进展了。韩旭叹了口气,;没想到居然一波三折,这展开也太戏剧化了吧。
;这只能说明一点,如果轮回成为现实,世界会变成怎样一副疯狂的样子。
;那是当然,一旦轮回的事被确认,那肯定有很多活得不如意的人赶着去轮回,并且死不再可怕,死掉的只是肉身,而灵魂却能长存。
;难道就不怕下辈子过得更糟?屈仪有点不太感冒韩旭的这种想法。;你不会也赶着去投胎吧?你个富二代,生活这么好,难道下辈子还想做A国总统?或者说你下辈子想做妹子不成?
;滚!你懂个毛线,生活得好不好,是金钱能衡量的吗?
;是,当然是了,你个富二代懂什么是金钱。屈仪不屑地数落了一下韩旭,在他看来,对方完全是无病呻吟。
韩旭笑了笑没有反驳他,只是说:;心态这种事,又不是你想怎样调整就能调整到位的,每个人处的环境不同,理解的东西就不同嘛。咱先别扯这些,还是说下MET和轮回的事吧。你觉得权力阶层和NAS是不是在隐瞒事实?
;按动机来说,的确不排除这种可能。毕竟假如轮回得到确认,一开始,世界肯定会混乱不堪,但在社会构建慢慢适应这种变化以后,会很快适应下来,并组建起新的秩序和新的社会关系,所谓的靠投胎获取新的社会地位的做法,根本不可行。
;啧啧,理科生就是可怕。韩旭咂了咂嘴,;不论出现什么超自然的现象都能面不改色,冷静地分析并纳入熟悉的理论体系,建立更新的理论来加以完善,说明现象并且预测未来。
;那是,这就是科学的力量,一切遵循逻辑。好了,不聊了,静观事态进展吧。
;行,有新消息了通知你,我这边有直通内部的消息渠道。
屈仪没问对方是什么渠道,也不太在意,随即挂了电话。

周末的时候屈仪给韩旭打了个电话,本想问问对方下午要不要一起去学校打球,但电话打了几遍,都无人接听。他躺在床上想了想,然后决定独自去书城逛逛。
坐公车走到一半,突然想起学生证没带,有些书是可以凭证打折的。于是急忙在当前的车站下了车,准备折返回去,可没想到碰上了苏眉。
;咦?这么巧,你去哪儿?苏眉手上捧着一束白菊,笑着问他。
;去书城,你呢?谁送的花?屈仪看了眼花,又看了眼苏眉。
;去书城你在这儿下什么车,还有你这是什么眼神,有送人白菊花的吗?这花通常都是扫墓祭拜用的好吧。
;哦,学生证忘带了,想回去拿,在这里下车准备转车。屈仪耸耸肩膀,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那陪我去扫墓吧,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再说,这都让你撞到,缘分嘛。正好一班公车驶进站台,苏眉推着他上了车。
;好好,那我要不要也买束花儿?
;又不是庆祝新店开张,花只是个形式而已,重要的是对逝者的怀念与祭奠罢了。
屈仪点了点头,然后找了个双人位,和苏眉一起坐下。苏眉捧着花坐在车窗旁的位置,没有再说话,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不知在想着什么。两人就这样沉默着,直到快到站时,苏眉戳了下他的肩膀,提醒他该下车了。
又走了一段路,屈仪本想问问是给谁扫墓,但忍住了没问,只是从嘴里蹦出一句:;你经常来?话刚出口,就觉得自己傻到家了。
果然苏眉笑了,而且还笑了好一阵,;祭日嘛,当然是每年来一次了,难不成一年来几次吗?谁的祭日一年有好几回啊。
;哦,屈仪挠了挠头,掩饰地咳了几声。
两人来到墓前,屈仪看到墓碑上面清晰地篆刻着:父:苏卫,母:祁佳之墓。
屈仪有点惊讶地看了一眼苏眉,对方只是捧着花面带微笑地看着墓碑。
苏眉把花束小心地摆在墓前,然后小声地说:;爸、妈,今年一切都好,成绩和功课都不错,在婶婶家也过得很好,叔叔婶婶还有姐姐对我一如既然的好,请你们放心。
苏眉说着一些生活中琐碎的事,始终面露微笑,看上去挺开心的样子,就像是和家人在聊天。
;喂,你也说两句啊,来都来了。苏眉转过头来看着屈仪,好像在介绍自己的家人一样。
;我?我说什么?屈仪有点不知所措。
;爸妈,这是屈仪同学,和我一个班的,数学成绩全年级第一,帮了我这个数学不好的人不少忙。苏眉拉过屈仪站在墓碑前,;我已经介绍你了,快说吧。
屈仪只好冲墓碑鞠了个躬,;叔叔,阿姨好,我是苏眉的同学,我叫屈仪,屈原的屈,仪表的仪,我今年17岁,比苏眉小俩月,我是A型天秤座
;哈哈哈!你相亲啊!苏眉拍了一把他的背,笑得直不起腰来。
屈仪叹了口气,低着头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回去的路上,苏眉讲了讲关于她父母的事。她的双亲是在她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去世的,是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连遗什么都没来得及留下,走得很突然。
;婶婶家对你好吗。
苏眉看了眼屈仪,点了点头,;是挺好的,从不让我做重活儿,也从没责骂过我,体罚什么的更是一次没有。
;只是总觉得缺点什么是吗?
;也许是吧,总觉得叔叔一家只是当责任一样照顾着我,父母留下的钱和房产也帮我保管着,一分未动。但父母的祭日他们却没怎么来过,甚至都没怎么提起。
;想他们吗?你父母?
苏眉抿着嘴没说话,然后她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也许只是想找回自己失去的东西而已吧。

周一的早上,屈仪一路骑车到了学校,却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仔细想了想,原来今天没在路上遇到韩旭。
屈仪有点奇怪,给对方发了个短信问问情况,却直到中午都没有回复。午饭的时候他又打了个电话过去,却提示已关机。
有种不好的预感。
屈仪打了饭端着盘子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还没拿起筷子,就听到围在食堂电视旁的一群同学爆发出剧烈的哄闹声。他转过头看去,见大家都盯着电视屏幕,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虽然各不相同,但看得出都很夸张。
;又有人站出来爆料了,这次是MET的主要负责人,承认之前公布的数据造假了!苏眉不知什么时候也端着盘子坐了过来。
;那就是说屈仪放下筷子,;轮回基本算是被确认了?
苏眉点点头,端起碗喝了口汤。
;这下热闹了
两人饭还没吃几口,食堂又涌进来几个人,说教学楼那边出事了。好些人又跟着跑了出去。
;据说高三班有人跳楼了。
;哇,不是吧,压力太大了吗?
;废话,反正死了还能轮回,估计以后这种事少不了。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而且样子看起来很轻松,就像在谈论什么八卦一样。确实,如果死后注定能复生,那谁还会把死当回事。
;更混乱的场景还在后头呢,估计要不了几天,世界就要乱成一团了。屈仪摇了摇头,苏眉看了他一眼,认同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算轮回是真的,那舍去今生而追求来世,这和逃避有什么区别,即便算是再赌一次命运,最后势必造成需要投胎的人排成长队,而大量的人死去,又造成新生儿繁育数降低,这下这些孤魂野鬼得飘荡多久才能托生转世啊。
;问题还不止这么多,不过那句戏谑的老话倒是很管用,‘早死早超生’,越早死的人,越能先轮回,只是到底来世是生到非洲贫民区还是欧洲富人家,就得看命了。
;那你想过赌一把吗?
;完全没想过。
;那也不想知道自己的往世?
;当然不想,知道得越多,烦恼就会越多,古人的话还是有其独特的智慧的,为什么要忘记往世,那是因为如果不放下,就不能开始新的人生。
;好像蛮有道理。苏眉用勺子摆弄着盘子里的东西,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后说:;其实,我一直想找到父母,如果他们轮回到今生的话,也不知,这算不算放不下过去。
;无妨,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觉得轮回假如真有其事,带给人类的并不是更多机会,而是更多勇气,轮回释放了关于生存的束缚,带来的是追求目标的无限的可能。
苏眉抬起头,看了看屈仪,然后给了他一个微笑,看得出,他的话让她心情好了不少。

屈仪得知韩旭自杀的消息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学校开了简短的公布会;自从自杀率节节攀升以来,学校每周都会开一个公布会,大概说明下最近自杀的学生数目、名字,并且宣扬一下生存的价值,试图减少自杀的人数。公布会越来越简单,因为对于大家来说,宣布一个人的死,就好像是宣布一个人转学或者出国了一样,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
对于韩旭的死,屈仪没有太多的意外,他只是奇怪对方为何不给他留句临走的遗言。按韩旭的性格,至少应该留下诸如:;兄弟,哥先走一步,以后遇到转世的我别欺负我年纪小啊。之类的诙谐的话。但什么都没有,仿佛早就对此生毫无留恋,头了不回就踏上前往远方的列车一般匆忙离开。
苏眉办了一个月的休学,去了澳洲,据说在网上找到一些父母的线索。也不知靠不靠谱。她一直和屈仪保持联系,一边嘲笑自己的执着,一边又忍不住期待寻找的旅途。屈仪明白,在她看来,这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对人生的转折,用另一种方式选择另一种生活,一种更接近自己想要的人生。
又过了几天,一封特殊的邮件寄到了屈仪的电子信箱里。这封邮件来自韩旭的父亲,内容很简单,只是说;韩旭想和你聊聊。
屈仪只是奇怪,韩旭自杀没多久,为何这么快就能转世,并且还能与他交谈,一个新生儿如果不成长到一定年龄,如何与人沟通。
韩旭的父亲在会客厅接待了他,看得出,他是一个严谨认真的人,笔挺的西服,锃亮的皮鞋,就算是在自己家会见客人,也是一丝不苟彬彬有礼。这和韩旭的性格真的有点相反,恐怕正是这种循规蹈矩的氛围让他总觉得自己过得不快吧。
;开门见山吧,轮回的事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真实。韩父直了直身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能够说出来并不容易,但我觉得你恐怕是适合的告知对象。我不会要求你保守秘密,所以你之后如何抉择,我都不会阻拦。
屈仪看着对方认真的眼神,大抵明白了他的诚意,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大概猜到些什么,但不敢肯定,冒昧问一下,叔叔您是否和NAS有联系?
韩父点了点头,;你猜得没错,我确实是和NAS的一些研究员有来往。说完,他站起身来,;跟我来吧,韩旭会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轮回。

屈仪跟着韩父来到阁楼,推开一扇防护门,进到一个不大的如同试验室一样的房间。房间摆放着各种仪器,各种显示屏和指示灯闪烁着各色的光亮。房间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台桌,上面有一只空玻璃盒子。
屈仪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他稍显惊讶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将目光停留在玻璃盒子上面。
;难道,韩旭的灵魂就保存在里面?
韩父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叫它‘灵魂’。说完他走出门去,对屈仪点了点头,然后从外面把门带上,留下屈仪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就在屈仪疑惑的时候,旁边的扬声器里忽然传出韩旭的声音:;哥们儿,你来了?
;韩旭?
;你这么叫我,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因为,我已经不是你熟悉的那个韩旭了。怎么说呢,在你看来也许差不多,但我却不是原来那个韩旭,生活在你们周围的那个韩旭其实已经死了。
;你是他的灵魂?屈仪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是你之前想象的那种灵魂,恐怕不是,我只是一段记忆,一段韩旭从出生到死亡这段时间的记忆罢了。
;记忆提取与移植? 原创故事。
;哥们儿,不愧是理科生,一下就明白了。
;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灵魂与轮回,这一切,只是玩弄记忆的把戏而已?
;现实就是如此,我的父亲为了配合NAS做研究,提取了我的记忆,但却没告诉我真相,可怜的我,哦不,那个可怜的我的本体,韩旭,以为轮回时代真的到来了,匆忙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啧啧,死得真不值当。听着对方奚落韩旭,就像韩旭一贯的自嘲口吻,一样真实的语气让屈仪还真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假如将你这段记忆植入新生儿,可以算轮回重生吗?
;那要看你怎么认为了,对于你们来说,也许就是轮回重生,但对于我来说,不,对于已经死去的韩旭来说,这算什么?你试着想想,把你的记忆复制,然后杀掉你,对于你这个本体来说,你算是重生了吗?恐怕不是吧。
韩旭的这段话让屈仪确实有点思维纠结,按逻辑来说都能理解他每句话的意思,但组合在一起,却真的无法去体会这种乖戾的感受。他想起了苏眉,想起那些自杀的人,以及混乱不堪的世界。
;在想什么,聪明的理科生也解不开人生的难题吗?扬声器又响起韩旭的声音。
;算了,也许不知道真相反而活得更快乐,你怎么样?待在里面的感觉,能看到,听到,哦,你肯定能听到,那感觉呢?
;这台机器还算模拟得不错,如果植入真人,应该和正常人就一样了,不过我却完全没有任何这样的想法,自从我父亲把我这段记忆复制到这个容器里以后,我感觉很无趣,一种无趣般的绝望韩旭沉默了一阵,接着说道:;说点正经的吧,等下出门的时候,把我后面的那个电闸拉下来。
屈仪心里咯噔一下,;你
;别问了,如果想帮哥们儿最后一把,就照我说得做好了,出了这个门,该怎么活还怎么活,别为谁改变自己,也别为自己去改变谁。
屈仪没再说话,韩旭也不再催促,只是静静等着他的选择。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