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暗示 > 详细内容

暗示

作者:失忆的痛你不懂~  阅读:7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编者按:悬疑设置,全篇丰满的情节铺设。重章叠句的故事情节重申,让这个故事的张力充满了一种悬疑力度。故事情节紧凑,主线和辅助线的刻画分明。一个故事拥有多重的分析角度,让情节延伸的饱满。人物刻画生动,言辞间修饰地真实度颇高。

小三曾经和叶子说过,乡村里这静谧的气氛最适合用来做点诡异的事情。
小五也和叶子说过,乡村里这静谧的气氛最适合用来做点诡异的事情。但小五还说了一句:他知道小三一个很致命的秘密。
叶子的面部没有什么表情,她对小三说,一个人的生命在受到威胁的时候,那个人就会不择手段的保护自己。她对小五说,你要为小三保守好这个秘密,致死都不要说出来。
小三和小五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虽然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但两家人的交往一直很好。
一个星期之前,小五突然死了,他死得很惊恐很离奇,生前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脸扭曲得像一块百年老树皮,眼睛圆鼓鼓的睁着,额头上还有少许的血迹。
村里有威望的长辈武二爷说,小五是被恶鬼缠身给弄死的。这话一出,村民们个个深信不疑。于是,小五生前做过的一丁点错事都被人们翻出来做‘恶有恶报’的谣言传开了。于是,小五也就死得活该死有余辜死得不被同情也死得不明不白了。叶子是唯一不相信小五是被恶鬼给吓死的人,相比起来,她更相信小五是被他自己给吓死的。世界上根本没有恶鬼,除了这群迷信的村民们相信之外。叶子想,小五的死是被人给暗示了,而暗示他的人把地点选在乡村,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那这个人是谁呢?是小三吗?叶子不知道,她在小五死去的第二天就离开了这个乡村,她的事情做完了,她不想知道这个故事,或许她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她真的很佩服那些个懂得暗示的人,他们的任何一句话都会比刀子锤子更加管用,他们往往用语言来控制一个人的心智,让他跟着自己的话去想去做。在叶子最后的记忆里,是小三很深情很惊异的掉着眼泪,那些善良的村民们劝他说,好孩子,小五这样的人,不值得。

这个村子算不上与世隔绝,但毕竟位于深山之中,夜里总是很安静的。小一辈的人不甘心当一辈子农民,大多出去打工了。随着春节的来临,他们又一拨一拨的回来了,平静安宁的乡村里,有了这样的气氛,故事也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回乡的第二个月,小五请村里的长辈们吃饭喝酒,说他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要多谢长辈对他从小到大的培养和照顾,当然,这样的场合,作为好兄弟的小三,不去是不行的。整个晚上,小五都显得异常兴奋,给在场的每一位都敬了酒,但在场的都是些老辈人,酒量自然不大。可恰巧小五又来了兴致,这陪他喝酒的重任就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小三身上。小三平日里不贪酒,酒一喝多了他就要不停的跑厕所。可小五不依,醉熏熏的说道,;小三,你他妈的不给我面子。
小三有些为难,;不是不给你面子,你是知道的,酒喝多了我就得跑厕所。
;呵呵,就一晚上,有什么要紧,大家都高兴嘛,你就别扫兴了。
小五话说到这份上,小三也不好意思推脱了,心想,一晚就一晚吧,又出不了人命。
小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然而这个夜晚似乎就有点不同寻常,天特别黑特别冷。小三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刚睡着一会,就意料中的被尿憋醒了,可他实在不愿意起床,就忍着凑合着继续睡,最后实在憋不住,才穿衣起床。刚打开门,一股寒风就吹进他的袖子里,他打了个哆嗦,骂了句脏话,迷迷糊糊的朝厕所走去,乡村的厕所离家门有一段距离,小三走着走着就听见旁边的草垛后面一个男人在说肉麻兮兮的情话,他摇头苦笑,心想,他妈的,这么冷的天还有心情谈情说爱。他走进厕所,用打火机照亮,完了出来时,又听见了男人的声音,但这次是粗暴的,像是在骂那女的。;呸,他碎了一口,刚才还情意绵绵,现在就破口大骂,真不要脸。他回到屋里,刚关上门,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惨叫,他吓了一跳,这声音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小五的!小三迟疑了一会,又开门走了出来,;小五,小五,他叫了两声,没有应答。小三借着火机朦胧的光朝草垛后走去,四周突然静得可怕,只听得见他的脚步声和呼吸声。草垛后面,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见鬼!小三打了个寒颤,又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小三起得很迟,他才打水洗脸,小五就来找他了。两人是兄弟,也不客套。他见小五满脸倦容,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打趣道:;兄弟,晚上就少谈会,瞧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撞鬼了!
;谈?谈什么?小五一脸莫名奇妙。
;嘿,你少给我装,说说,哪家姑娘?模样如何?
小五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更加迷惑了,;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哪家姑娘?什么模样如何?
;你还不承认,昨晚上你不是和一女的在那草垛后,半夜三更不睡觉,瞧你这一副没睡好的样子,你还不承认。
;什么?我和一女的?我昨晚上一散酒就上床睡着了,要说起没睡好我还真生气,他妈的昨晚不知怎么了,一夜到亮都在做恶梦,总梦见一女的浑身血淋淋的来找我偿,说什么我把她打劫不成恼羞成怒用石头把她砸死了。嘿,你别说,我看到她那会,她头上果然有个血窟窿,吓得我一夜没睡好,那还有心情谈情说爱。我看你倒是有气没力的,怕是你产生幻觉了吧!我发誓,我昨晚真在家睡得好好的。哎,算了算了,刚才武二爷叫我叫上你一起去他家打牌,我先走着,你后头来。小五说完,喝了最后一口茶,起身走了。
身后小三跌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

小三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三年前刚进城那会,他打劫过一女孩,确切的说,那也不算打劫。那时候,他和小五在工地上帮人家挑砂浆搬砖头,日子过得相当辛苦,两人租了一间小屋子凑合着住。那天晚上收工后,小五拉肚子,一路上接二连三的跑厕所,他只好一个人先回去了。路上,他就胡思乱想的有一大笔钱,住好的吃好的。他需要钱,可近两个月的工资又没发下来,无奈之下只好铤而走险,他在一个昏黄的路灯下拦住一女孩,说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否则那女孩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很害怕,哆嗦着就跪在他面前说大哥你放了我吧!他看着她梨花带泪的脸又觉着她可怜,于心不忍,人家一女孩也不容易,他咬咬牙把她拉起来说你走你走你走。
躺在床上时,他把这事向小五说了,小五听完哈哈大笑,他说小三你这畜生这事你都干的出来。他此时想想,也觉得自己挺畜生的。
可在第二天中午,他们放工回来时,却在路边看到了那女孩。她死了,两眼睁着,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又像是死得不甘心。她的头上有一个大窟窿,那是致命的,像是被石头之类的东西伤的。小三一看,这个人就呆住了。虽然头一天晚上灯光很昏黄,而且女孩泪流满面,他没看清她长什么样子,可凭着衣服和一种不知名的感觉,他还是认出了她。小三当时腿就软了,是小五把他背回去的。后来,小三才知道,那个女孩,叫晓薇。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小三都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有时,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那天晚上失手把她打死了,他记得他没有,他只不过让她受了点惊吓。尽管头脑里存在这样的记忆,可他每天晚上都在不停的做噩梦,就梦见那女孩浑身血淋淋的来找他偿命了。那段时间,他的精神极度萎靡,也无法工作了。小五陪他去了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他有先天性幻想症,受不得刺激。小五为了不再让他受刺激,带着他离开了那个城市。整整过去半年多,他才在新的环境里渐渐好起来。这段时间,小五就像亲妈一样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没办法,谁叫他们是好兄弟呢?记得小时候他们生活艰苦,一张饼两个人吃,一双鞋子一人穿一只。读书的时候,小五学习不好,小三就手把手的教,但小五打架厉害,谁要是欺负了小三,那就跟欺负了他自己似的。打工的时候,他们经常把工资凑在一块花,尽管小三的比小五的多,可他不觉得吃亏。就这么回事,他们是好兄弟。
还有一事让小三心寒,那就是今年春节回乡,在见到叶子的时候,他吓得一把抱住小五,哆嗦着说小五这女的怎么就那么像晓薇呢?小五拍拍他的肩膀说你说什么呢?这么漂亮的一女孩你就把她想得那么恐怖。小三抬起头来,对上叶子的眼眸,那是沉静的无暇的冷冷的,小三又一把把小五搂得紧紧的。
后来,小三才知道,叶子是一个心理学的研究生,和村长是远亲,因生来身体不好,来他们村里修养,也顺便借这里安静的环境好好复习。可是他真的没法相信,世界会有长得如此像的人。然而事实又是另一番,这叶子年轻漂亮,有知识有文化,而且喜欢和村里的人交谈,了解这里的人文风情和古老有趣的故事。小三首先死活不肯和叶子见面说话相处,见到她就让他想到晓薇那凄惨的面孔,唤起他内心深处的恶梦。可他越是远离叶子,叶子就越是要与他亲近。渐渐的,许是感受到了叶子无恶意,他也就不害怕了,再渐渐的,他喜欢和她相处了,再再渐渐的,他老是往她屋里跑,甚至把自己的秘密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这期间,他发现叶子老抱着一本书在看,叫《心理暗示》。这期间,他也发现小五也经常往叶子的屋里跑,两人有几次还碰到了一块,都尴尬的找借口说叶子见识广有什么问题不懂所以来问问。尽管这样说了,可两人的心里都彼此心照不宣。
令小三高兴的是,叶子似乎对他要好些,有一次,她当着小五的面摸着他的额头说哎呀好烫你是不是生病了?他的余光瞟到小五的脸色由青变白再由白变青。一种不知名的自豪感上升起来,在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东西了,可他回家冷静下来时,他又觉着有些内疚,小五是他的好兄弟啊!对好兄弟都这样虚荣那简直畜生不如。

小三一整天打牌都心神不宁的,他知道自己的幻想症又再作怪了,那个女孩血肉模糊的画面总是不时的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就是小五说的那一副画面,来找他偿命了。他的心不在焉被小五看在眼里,小五关切的问:;小三,你他妈的怎么了?一副撞鬼的样子。
一旁的武二爷插嘴道:;我早就看他不对劲了,要不去找二神婆看看。
小三连忙摇头,;不了,不了,昨晚上被两谈恋爱的人吵了,没睡好,我回去睡会就好了。
;你说这大冷天的谁会在外面谈恋爱啊?小五这是一句无意的话,小三听后,只感到脊背一阵一阵的发凉。小五说的也对,天那么冷,谁愿意啊!而且这村里他看来看去也没有一对像样的男女,更奇怪的是,他听见的声音,分明就是小五的啊!
回到家里,已经接近黄昏了。小三草草的弄了点饭吃下去,顺手捞起一本小故事看起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把他下了一跳,他捞起的是一本鬼故事,封面上一女的,满脸惊恐,她伸着双手,表情很痛苦,像是在求救一般。小三心‘噗通噗通’跳了起来,手像碰到了烫山芋,‘嗖’的吧书扔了出去。他不知道这书从何而来,由于对这些害怕,他从来不看这些书,更不会把它们放在家里。哪里来的?他脑海又翻滚着那个女孩,会不会她真的来了?会不会是她放在这儿要把自己吓死的?他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想。极度的恐慌让他跳到床上,用被子紧紧的捂住头,他想昏睡过去,在梦里,也许会是安全的,可无疑,他是睡不着的,而且,一旦卷缩进去,他就再也不敢把头伸出来了。不一会,他就被折腾得大汗淋漓要不是小五的到来,他就要崩溃了。
小五看见小三扭曲的脸,差点认不出来了,他吃惊的问道:;小三,你这是怎么了?
小三看见小五,紧紧抓住他,口齿不清的说:;小五,我害怕,我老想着那个晓微,我老觉得她就在我身边,阴魂不散。
;呵呵,你这人,胆那么小。小五嘲笑道,;你说你活生生的一个大男人,你怕什么啊?就算那女孩是你杀的,你也不必害怕。
小三呆住了,他什么都听不在意,最在意的就是小五说就算那女孩是你杀的,那女孩是你杀的。他的记忆里又出现了一幅画面:三年前,他和小五在工地上帮人家挑砂浆搬砖头,日子过得相当辛苦,两人租了一间小屋子凑合着住。那天晚上收工后,小五拉肚子,一路上接二连三的跑厕所,他只好一个人先回去了。路上,他就胡思乱想的有一大笔钱,住好的吃好的。他需要钱,可近两个月的工资拿不到,无奈之下只好铤而走险,他在一个昏黄的路灯下拦住一女孩,说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否则那女孩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很害怕,哆嗦着就跪在他面前说大哥你放了我吧!他丝毫不心软的逼着女孩把钱拿出来,可女孩死活不肯,最后他恼羞成怒一把抓起脚下的一块石头朝女孩头上砸了过去,女孩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上不动了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的,小三呜呜的哭了起来。
;小三,小三,你哭什么呀?小五问道,;我说你这人神经病还是怎的,好好地你哭什么呀?
;小五,你说我怎么就干下这么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啊?
;你在说些什么呀?哎行了行了,天黑了,我也得回去了,你肯定是累了,好好睡一觉明儿就好了。小五说完走了出来。
小五走后,小三反而不害怕了,想通了那女孩是自己杀的,他也就认了,自作孽不可活。这样想着,他爬上床重新睡下,虽然不害怕了,可心里始终有一丝阴影,整夜,他都在半睡半醒之间游离。
大概是半夜时分,他又被一阵低沉的男声给吵醒了,这次,他听得更清楚,这声音就是小五的无疑,但这次不是在草垛后了,而是在他的门口。小五像怀里抱着个女孩似的正温柔的对她说着情话,小三听了一阵,觉得肉麻的得很,说了句无聊,又躺下了。就在这时,小五破口大骂起来,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小三也在屋里骂了,;小五你这畜生,大半夜的你跑到老子门口吵得老子睡不着觉,你他妈的还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小三刚骂完,用被子捂住了头。但这时,小五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小三惊跳起来,;这小子,难到出事了。他叫了几声,门外没有响应,他急了,移到门边,又叫了几声,小五还是不应。他打开门,外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他转身拿电筒一照,一个人影也没有!奇怪,刚才明明听到小五在这儿谈情说爱的,怎么一下就不见了呢?他嘟哝着抽身回来,却见门槛上放着那本杂志,女孩睁大的眼睛正虎愣愣的看着他。
;妈呀!小三跌坐在地上,电筒飞出了好远,灭了。

以后的日子,小三每天都会按时的醒来,按时的听见一会儿温柔一会儿低沉一会儿惨叫的声音,按时的做着那个噩梦。几天下来,他就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
小五来找他参加农会的时候已经认不出他来了,小五首先吓了一跳,后来听说是给那个叫晓薇的女孩吓的他就不以为然了,他对小三投去了嘲讽的目光,一面打击着他怂一面给他炒了一碗饭。小三说:;小五,我不去了,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去啊!
;那怎么行?这农会可是咱村的大会,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才让村长答应让咱两参加的吗?你要不去,怎么对得起我?你快点吃饭吧!把饭吃了就有力气了。
小三吃着饭,看见小五仍然顶着两个黑眼圈,满脸倦容,精神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苦笑着说:;小五,你还不承认你谈恋爱,你他妈的都欺负到我门上来了,每天晚上吵得我睡不着觉。
;我说小三,这话可不能乱说,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谈恋爱了?我啥时候欺负到你门上了?我可是良民。每晚安安分分的在家里睡觉,连身都不翻一个,你凭什么说我吵你睡觉了?
;我亲耳听到的,就在我门口,你别不承认,你要是没谈,那怎么会有你的声音,你要是安安分分的在家里睡觉那你怎么会有两黑眼圈?
;我说你神经病啊!病得不轻吧!我的声音又这么大吗?这黑眼圈你就别提了,你一说我就来气,那叫晓微的老缠着我不放,非说我把她杀了要我偿命,弄得我老睡不好。哎呀,不说这个,你快点吃,农会马上要开始了。
小五的否认让小三内心深处又多了一层恐惧,他不明白了,那半夜三更听到的声音是谁的?难道又是自己产生的幻觉?不可能,他听得真真切切。
吃完饭,他们就匆匆去了村长家,农会是他们村每年都要举行的盛会,要村里老一辈具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人物才可以参加的,小五竟然能说动村长让他们两小辈来参加,看来的确费了不少功夫。刚坐了一会,小三就一个接一个的打起了哈欠,昏昏欲睡起来,好几次都让小五给推醒过来。小五推到不耐烦的时候有些焦虑的小心翼翼的问:;小三,你这是咋了?是不是碰上什么‘脏东西’了?怎么老见你心神不宁的。
小五说这话时正好碰上村长叫大家休息一会。于是,在坐的所有具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长辈们都听见了,他们全都看着小三,顿时炸开了锅,这气氛比开会时还要激烈得多。在这村里,老人们相信碰上‘脏东西’绝不是什么小事情,这‘脏东西’一定要十恶不赦的人才有资格碰上的,而村里民风淳朴,几乎没人有这资格,现在小三碰上了,立刻就如稀有动物一般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看着人们怪异的目光,小三更加恐惧了,他结巴着辩解道:;不是不是没睡好而已。
这时,武二爷说道:;小三啊!那天去我家打牌就觉着你不对劲了,我劝你还是去找二神婆看看,可别害了自己。
小三一瞬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整个人呆了,什么叫别害了自己,难道他小三真是撞鬼了,是不是不找二神婆看看他小三命就不长了?
虽然众人都这样劝了,可小三死活不肯,众人无奈,也只得由着他了,他们只是用又同情又鄙夷的眼神看着小三,然后摇头叹气,那表情好像说小三你自作自受自生自灭好自为之吧!
从此,小三害怕天黑了,害怕睡觉了,他每天都拼命的睁着眼睛一刻钟也不敢合上,这要听见任何风吹草动他就会紧张起来。但是他坚持不去找二神婆,他知道,只要他去了,他就等于承认了自己十恶不赦,他也就别想再在这个村子里混下去了。几天下来,他开始食欲不振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了。
小三快疯了!

小三快疯了,残存的一点点理智意识让他还在苟延残喘着,他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小三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差点要了他命的心惊胆寒的夜晚。那是一个很冷的夜晚,从气氛上来说就有点不对劲。小三已经折腾到不得不睡的地步了,他眯着眼睛靠在墙边,涎水大滴大滴的淌到衣服上地上。大概也是在半夜十分,很大的吵闹声把他惊醒过来,他听见小五在门口痛苦的呻吟,他听见小五在喊救命。他慌忙的打开门,门外仍旧黑漆漆的,看不见任何人,他转身回屋,想怕又是自己的幻觉了。但在刚刚转身的一瞬间,他却明显的感觉到背后有个‘东西’,他的脖颈上感触到他的呼吸,小三的汗毛一根一根的竖了起来,这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如坠冰窟,他不敢颤动,口里发不出一点声音。一双冰冷的手掐住他的脖子,并且力度越来越大。小三此时就像一条死鱼躺在砧板上任人鱼肉,他感到呼入的空气越来越少最后,他两眼一闭,软软的倒在地上。
我命大!这是小三后来常对人说的一句话。他没有死去,他在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醒了过来,昨晚那可怕的一幕在他的脑海里模糊的回忆着。他想,要不是他近来身子弱在加上过度的恐惧使他早早的晕了过去,他现在肯定见不到这么明亮的光线了。那是个什么东西?人?鬼?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双冰冷无比的手让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毛骨悚然,他有种预感,他的时间不多了。
这时,他极度的想见见叶子,他怕到阴间就再也见不到这么漂亮的姑娘了。想起叶子,他就觉得有了力气,一步一趋的来到叶子的屋子。
叶子的屋子很干净,但房前有几棵大白柳树遮住的光线,因此,屋里有些阴暗。叶子和往常一样,抱着那本《心理暗示》在看。小三看见叶子,心里觉着委屈了,把自己的遭遇一股脑向叶子倾诉出来,末了,他问:;叶子,你说真的有恶鬼索命这回事吗?
叶子浅笑,;这世上哪有恶鬼啊?我倒觉得这人比恶鬼可怕多了。
小三听完这句话,不知道什么感觉,大脑里突然一个灵光闪过,但他说不出来是什么。他去看叶子,只见她低着头,脸上始终不咸不谈的表情,好像对他小三的性命漠不关心。他告别了叶子回家,坐下来静静的思考。叶子的那句话提醒了他,这人比恶鬼可怕多了。昨晚上有个东西要害死他,现在他可以肯定,这个东西一定是个人。这个人掐死他以后人们都会以为他是被恶鬼给害死的,当然了,在这之前,人们都已经相信他被恶鬼缠身了。在这之前的之前,他被那些幻想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分明就是一副被恶鬼缠上的样子。他想了又想,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是有人要他死,而且,阴谋早就已经开始了。
要说到他想到的这个人,他真是无比痛心,但他又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聪明。这个人对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从自己一回到村里开始,这个人的恶毒计划就展开了。他首先故意邀请自己去喝酒,并且故意把自己灌醉了,那个人知道自己喝多了酒一定会上厕所,所以,在自己上厕所的时候,他故意弄出那一系列的声音来吓他。在第二天自己问的时候又故意否认了,现在想想,当时怎么就没有听到那个女孩子的声音,当时自己并没有在意,只当女孩子在谈恋爱的时候一定轻声细语听不见也是正常的。而且,那个人知道自己有先天幻想症,来看他的时候,他故意把自己最害怕最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在他面前提起,让他旧病复发,一整天心神不宁的。然后,这个人故意拉他去武二爷家打牌,目的是什么呢?当然是为后面让人相信他碰上‘脏东西’作证。然后这个人一次又一次的故技重施,晚上装神弄鬼,白天把关于晓微的一丁点事都在他面前提了又提。等到把他折腾得确实像碰上脏东西的样子后,那人又千方百计的让他参加农会,故意在村里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老辈人面前说他碰上‘脏东西’了,谁也没见过碰上脏东西是什么样子,他说碰上了人们也就相信碰上了。之后,暗杀就真正的开始了,那个人在他快要疯了的时候,半夜三更骗他开门,想把他掐死。自然而然的,掐死他之后没有人会怀疑是他,人们只会说小三他肯定作恶多端恶有恶报了,说不定那个人还会添油加醋的把当年晓微的事说成是他干的。想到这儿,小三如雷劈中了一般,他知道自己已经处在相当危险的境地了,这次杀他不成,还会有下次,下下次。而且,不管他什么时候死?死在哪里?怎么个死法?人们都只会说,小三是被恶鬼给害死的。啊!那个人太恶毒了,要不是叶子提醒了他,他就会死得不明不不了。
可是,动机呢?不是好兄弟吗?现在想想,一切都不需要理由了,从小到大,他除了打架样样都比那个人强,也许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子,叶子曾经当着那个人的面摸着他的额头说哎呀你是不是感冒了。这就已经够了!

很多年以后,小三成了大老板,他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像极了当年的叶子。叶子在小五死后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他们的村子,头一天晚上,叶子来他家,说她要走了,她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由于时间紧,要他帮她收拾一下屋子。交待完后,叶子走了出来,到门口有回过头对小三说,你们都做得很好。那一刻,小三的脊背发冷。
叶子的屋子很简单,大部分东西已经被她带走了,只是在她的书桌上,放着那本她一直看的《心理暗示》,他打开一页,只见右下角用秀丽的笔锋写着两个小字:晓微。
而关于小五的死,他至今也不知道。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