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残酷的蜜月 > 详细内容

残酷的蜜月

作者:大雪↘无痕  阅读:14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一、 神秘的女人
  
  橘子忽然从睡梦中惊醒,房间里有人正在走动,声音轻微而清晰。
  
  此时已是午夜,四下里寂静非常,那清晰的足音分明是向床边走来,橘子心里说不出的害怕,急忙用手推了一下睡在身边的阿成:;喂,阿成。因为恐惧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阿成,谁在屋子里?
  
  阿成在睡梦中唔唔了两声,翻了个身,继续沉睡,那足音似乎迟缓了一下,又向床前迈了一步。橘子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声的喊叫了一声:;是谁!顺手打开了壁灯。
  
  惨白的灯光下,房间中的家具陈设霎时间从黑暗中钻了出来。雪白的床单,饰着镂花的沙发坐垫,素雅的窗帘,墙壁上贴着十几个鲜红的双喜字,这些东西是全新的,就象此时床上秀美的橘子一样新,她正在甜美的蜜月期间,从少女到少妇,此时的橘子宛如最美丽的人间景致。
  
  除了这些熟悉的家私之外,房间里只有她和她最亲密的爱人,刚才那清晰的足音,仿佛不过她的幻觉。_
  
  抚摸着砰砰狂跳不止的心脏,橘子摇了摇头,看了看睡态正酣的阿成。这是一个外表帅气的男人,眉目清秀,身材高大,他疼爱她就象爱惜世界上最美丽最易碎的艺术品一样,那般小心轻柔的呵护与爱怜,当他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感动的哭了起来,他的怜爱是那样的轻柔,与他雄健的体魄完全不相称,当他陷入激情的时候,仍然不忘顾及她的感受,吻在她颊上的火热嘴唇醇酒一样的让橘子迷醉,如果这世间的情爱是一杯酒,她愿意让这个男人啜饮一生一世。
  
  伸出一只手,橘子抚摸着丈夫的肩膀,这宽大的肩膀,将成为她毕生的依靠。对于女人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
  
  昨夜阿成的激情与狂暴让橘子体验到了女人的生命价值,她真的不愿意唤醒他,但是现在,她却一定要这样做不可,她害怕。
  
  ;阿成,阿成,她用力的推着丈夫,阿成终于被她推醒了,橘子急忙告诉他:;阿成,你把门锁好了没有?有人进来了,我听见有人走路的声音。阿成皱了皱眉头:;你又来了,宝贝,躺下来让我抱住你,房间里没有人,除了我们两个,没有人。
  
  ;不,真的有人。橘子坚持道:;刚才她已经走到了床边,我听得清清楚楚,她是个女人,有个女人钻进了咱们家里来了,现在她肯定躲进了厨房或是浴室里,我好怕,你快去看一下。
  
  阿成愤怒的坐了起来:;你到底有没有完?橘子,这一晚上你已经叫醒我三次了,房间里我们都检查过了几遍,没有人就是没有来。他忽然把橘子抱在怀里,抚摸着妻子身体上最敏感的柔软部位:;亲爱的,这是我们的家,没有人能够进来打扰我们的,你是安全的,来,让我们
  
  丈夫的手似乎有着一种魔力,当他经过橘子的身体的时候,橘子全身顿时瘫软无力,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正是迷恋于这双手的神奇魔力,橘子才会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了这个抱着她的男人。她比丈夫更恋栈新婚蜜月的这依偎时刻,但是她却用力推开丈夫,从他的爱抚之中挣脱出来。
  ;有人进来了,她说,脸色因为惊惧而变得惨白:;阿成,真的有人,求求你过去看一看好吗?
  
  ;好吧。阿成无奈之下,只好嘟囔着下地穿上拖鞋,只穿睡衣走过去打开了卧室的门,橘子忽然惊叫了一声,她不敢一个人留在卧室里,跳下床追上阿成跟在他的后面。
  
  阿成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顺手打开了客厅的房灯,客厅里的地毯上很是随便的扔着一只拖鞋,家里那只乖巧的猫咪正伏卧在沙发上酣睡,听到动静,喵呜一声跳起来,钻进了沙发底下。
  
  ;又是你这只该死的猫!阿成愤怒的骂着,抓起地面的那只拖鞋,掀起沙发要打猫咪,橘子急忙拦住了他:;阿成,不是猫,刚才我听到的声音不是猫咪,是一个女人,真的。
  
  阿成悻悻的丢下拖鞋,走过去把洗浴间和厨房的灯光全部打开,然后坐到沙发,用不高兴的眼神看着妻子,意思是说:你现在都已经看到了吧?家里只有你和我,哪里有什么女人?
  
  但是橘子仍然不放心,又苦苦哀求着丈夫把家里所有的橱柜的门全都打开,所有可能躲藏进人的地方也全都看了一遍,却没有找到一星半点人的痕迹,这是他们今天晚上第三次四下寻找了,在此之前的几个夜晚,橘子也都是象现在这样不停的将丈夫从睡觉中唤醒,说是房间里有女人走路的声音,哀求丈夫四下里看一看。
  
  折腾了半晌,阿成明显的生了气,上床之后不再理会她,呼呼的大睡了起来,橘子却长时间的睡不着,她侧着耳朵倾听着,听到猫咪正在客厅里用爪子抓搔着门,可怜的猫咪还不熟悉新家的环境,它总是这样慌乱的想逃出去。
  
  座钟的指针在滴滴嗒嗒的响着,那枯燥 的节奏越来越急,橘子不安的等待着,哪个看不到的女人,她什么时候还会再出来?就在这惊恐的等待之中,她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脚步声终于响了起来,这声音越来越清晰,虽然橘子人在梦中,却依然感受到了这越走越近的足音。
  
  脚步声慢慢的走到了床边,片刻的静寂之后,床铺响起了轻微的沉陷声,好象黑暗中的女人正坐在了床上,一声幽幽的叹息响过之后,女人已经把双腿放在了床上,躺在了橘子和阿成之间。
  
  橘子突然睁开了眼,伸手向旁边猛的一抓,霎时间她全身的肌肉冰冷僵硬了,过度的惊惧使她连一声惊呼都无法发出。只有她的手,她那曲张开来再也无法合拢的五指,却仍然死死的抓住身边那人的身体不放。
  
  她的手抓住了一只乳房,一只丰洁高耸,细腻柔软,富有弹性的ru*房。
  
  仅凭触摸,橘子就可以断定,这是一只非常美丽的ru*房,美丽到了近乎完美的程度。只不过,她从来没有在丈夫的身体上摸到过这样一只美丽的ru*房,阿成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长出一只女人的ru*房来。而且她知道,就算这个男人再帅再酷再优秀,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二、 怪的断指
  
  ;ru*房事件之后,阿成对橘子的柔情明显的冷淡了下来。
  
  他没有向橘子发火,也没有因此动怒,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橘子感到极度的不安。他只是用嘲弄的眼神看着妻子:;你说有个女人睡在我们中间?你还摸到了她的一只美丽的ru*房?那只美丽的ru*房在哪儿?她不会只长了一只ru*房吧?
  
  ;阿成,我是认真的。橘子一遍遍的解释着:;我确实摸到了那个女人,不仅仅是ru*房,我还摸到了她的小腹,她的大腿。
  
  ;她的小腹一定很平滑吧?阑尾处还有一处开刀的刀痕对吧?她的大腿也一定很有弹性,她没有踢你一脚吗?阿成用讥讽的声音继续问道。
  
  ;她没有。橘子很是认真的回答道:;但是她的身体上有一种味道。
  
  ;什么味道?阿成问。
  
  ;臭味。橘子皱起眉头:;你闻一闻,房间里到处都是这种淡淡的腐臭味,床上的臭味最浓,我已经把床单用水洗了三遍,却仍然洗不掉这种臭味。
  
  阿成站了起来:;亲爱的宝贝,别告诉我说你是清醒的,一个身体上散发着臭味的女人,哼,也亏你想象得出来。
  
  看阿成拎上公文包要出门,橘子上前一步拦在了他的面前:;这不是我的想象,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我还有证据!
  
  ;噢?你还有证据?阿成的表情似笑非笑:;我猜你一定是已经把那个神秘的女人捉住了,是不是?
  
  ;虽然不是,但也相差不远了。橘子将一个东西举在手上,让阿成看个清楚:;我知道我无法说服你,就只好想办法让那个女人留下点证据,昨天夜里她又睡在了我们中间,我抓住了她的手,一边拼命叫喊,一边想把她扭住。可是阿成,你睡得太死了,醒得太晚,等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挣脱开我逃掉了。
  
  ;你昨天晚上的深夜确实是扭住什么拼命的叫喊,可你只是扭住了我的脖子连踢带打。阿成愤怒的指责道:;你把我的耳朵都给扭红了,还冲着我的耳朵拼命的叫喊,我醒来了,我睁开了眼睛,可除了你那张因为极度疯狂而扭曲的嘴脸,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没看到美丽的ru*房,只看到你张开的嘴中两排尖利的牙齿,我必须警告你,我是个男人,只喜欢美丽的ru*房,不喜欢尖利的牙齿,以后不许再拿你那可恶的牙齿来烦我,听明白了吗?
  
  ;你喜欢什么,不在我要和你讨论的范畴之内。橘子也提高了声音说道:;我要告诉你的是,确实有一个女人睡在你的身边,而且她不是我。我曾经摸到过她的长发,她的面孔,她的ru*房和大腿,最重要的,我有证据证明这个女人是真的存在着。
  
  有句话橘子想说,但是她没有说,当她摸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正把阿成抱在怀里。而阿成则很安然的卧睡在那个女人的怀中,脸颊紧紧的贴在那只美丽的ru*房上。他刚才说的话真的没错,他喜欢美丽的ru*房,全然不理会这只美丽的ru*房长在谁的身上。
  
  她不愿意把这件事说出来,担心会吓到阿成,她只是想让阿成看清楚她手里的证据:;你自己看清楚了,这是我昨夜从那个女人身上弄到的证据。   阿成急忙后退一步,歪着头诧异的望着橘子手里的东西:;这这是什么?
  
  ;一根食指!橘子告诉他:;昨天晚上我扭住了她的手指,她拼命的想挣脱开来,但我就是不松手,最后她情急之下,竟然挣断了食指,还是逃走了。 阿成的脸色变了,变得灰黄惨白。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举在妻子手中的那根食指。那的确是一个女人的食指,骨节脆弱,纤长秀气,指甲上涂着紫红色的指甲油,可能是时间久了的缘故,指甲油已经剥落了许多斑点。
  
  这根食指是被人用力扭断的,骨节茬口处露出白生生的尖利骨骼,一根淡蓝色的筋络下垂着,卷曲的皮肤惨白得吓人,上面还沾着几星血迹。
  
  阿成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这根手指,好长时间才惊叫一声:;天啊,橘子,你都对她做了些什么啊!在这一声惊叫中,透露着他惶恐不安的复杂心情。
  
  但是橘子只想着用这根手指头来证明自己所摸到的那个女人确实存在,没有注意倾听丈夫说出来的话。她仍然举着那根食指,看着丈夫的脸:;现在你应该没有怀疑了吧?她真的存在,真的睡在你身边。
  
  ;把这根手指给我!阿成突然暴喝了一声,这是橘子第一次听到阿成对她这么大声说话,吓得她手一紧,阿成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想掰开她紧握着手,把那根食指夺过去。事实上橘子确实是想把这根手指交给丈夫,只不过阿成突然之间对她发了火,她心中委屈万分,反而说什么也不肯撒手了。
  
  阿成的脸扭曲得狰狞可怖,他粗暴的拖倒了橘子,把她从房间的一边拖到了另一边。橘子委屈的呜咽着,无力的用双臂抱住了丈夫的腿,那节断指也不知丢到什么地方去了。阿成愤怒的骂着脏话,目光在地毯上急切的搜寻着,想找到那节断指,突然之间猫咪从沙发下面窜了出来,它嘴里叼着什么东西窜进了厨房。
  
  ;该死的猫!阿成大骂起来:;它把那节断指给叼跑了。他想追上去,可是橘子被突然之间变得狂暴的丈夫吓昏了头,仍然是抱着他的腿不松手,阿成踢了几下,橘子用力往下一挣,竟撕裂了他的裤腿,露出了他的小腿。橘子的双臂顺势抱住了他的小腿,目光也自然的移到了他的腿上,一望之下,她大吃一惊,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阿成挣脱开来,立即追上前去想捉住猫咪,夺下它叼在口里不放的断指,橘子则趴在地上,眼睛跟着阿成的小腿移动着,简直无法相信她的眼睛所看到的东西。
  
  就在阿成的小腿上,分布着几道黑色的细线,这是几支蚂蚁的队伍,正排成一列秩序井然的往他身体上面爬。
  五、 回家的男人
  
  一切都明白了。
  
  橘子突然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现在才知道,她真的对这个眼上生长出苔藓菌类的男人一无所知。她一直以为他最爱的只是她一个人,现在才知道他在与她缠绵的时候,却又与另外一个女孩子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这种亲密关系是如此之深,以致于他们双方都已无力自拨。
  
  然而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橘子,这才是一切悲剧的缘由!
  
  被遗弃的女孩子愤怒了,她采取了最惨烈的手段夺回了她深爱着的男人。
  
  这就是说,阿成死了,已经死去了很长时间了,他和被他抛弃的美丽女孩情死在一间封闭的密室内,至今未被人察知。
  
  既然如此,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每天夜里和橘子同床共枕,在她的耳边说着娓娓动听的情话,让她体验到情爱的快乐与欢愉的男人,又是什么?
  
  橘子拼命的飞逃,飞逃,一口气逃回了家,她紧紧的掩上了门,激烈的喘息着。好长时间过去了,她才惊魂初定,脚步不稳的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想呼吸一下,却忽然看到了楼下有一个男人,正健步向这边走来。
  
  这个男人是阿成,已经死亡多日的阿成。
  
  他微笑着同站在窗前的妻子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了门前,开始敲门:
  
  ;我回来了。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