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地狱的来信1~10章 > 详细内容

地狱的来信1~10章

作者:女人的爱在心  阅读:13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引子
炎夏,午夜,子时。

秋雪提着发出橘黄色光芒的探路灯,站在空旷的山顶,仰望着天空。苍穹墨黑,黑得见不到半点其他颜色,犹如幽灵小瀑布般的长头发。山头的风在肆无忌惮地刮着,刮得竹林在瑟瑟颤抖,发出呼呼的响声,阴森森的,灯光像是鬼火,跟随着风飘来飘去,着实让人生怕。

秋雪能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在急剧地跳动。

;妈妈,你在哪里?秋雪叫了出来。可是声音一下子被隐没在风声中。蓦然,从远处的竹林里传来一个女人哭泣的声音。幽怨的哭声听上去像极了母亲的,哭声从远而近,由近而远。

秋雪不禁打了个冷颤,顿时屏住了呼吸。哭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仿佛又越来越远。

秋雪循着哭声,穿过深深的竹林。在竹林的深处有一个山洞,洞口漆黑一片。秋雪发现哭声来自山洞。她举起探路灯,小心翼翼地走进山洞,里面静得能让秋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跟前是一道深深的陌生山谷,从谷底传来一阵清脆的流水声。

秋雪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突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秋雪眼前晃过,平时胆子挺大的秋雪也吓得差些尖叫出来。

秋雪强迫自己镇静,她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哭泣,原来刚才的不是影子。那个女人背对着秋雪,秋雪看不到她的脸,可是背影很熟悉很熟悉,好像那个女人在秋雪身边呆了好几十年了。

接下去,秋雪做了一件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她竟然往那个女人走去,可是秋雪走了好久好久,那个女人和她之间的距离永远有多远。

渐渐地,秋雪像是认出那个女人是谁了。

秋雪想叫那个女人,可是她越是努力地想表达些什么,喉咙却难受得要命,像是被一条钢丝绑住,好长一段时间出不了声音。

无奈之下,秋雪只能拼了命地追赶。正当她快抓住那个女人的头发时,秋雪却发现那个女人脚下一空,坠入了深深的山谷,山谷很深很深,好像没了尽头,犹如坠入了地狱的18层。

顷刻间,骇人的闪电清晰地划破了夜空,接着又是群山坍塌的雷鸣。

;妈妈秋雪大声地叫着弹坐起来,发觉原来只是个梦,但她还是被吓得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可是,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梦,这次不可思议的恐惧就是故事的开始,也是秋雪恐怖悲剧的开始。

她更想不到在她做梦之后的那个星期六晚上,母亲无缘无故地死了,被一只粗绳吊在客厅里。

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胆量,希望你先壮壮胆;如果你感觉到口有些渴了,希望你先去倒杯水;如果你现在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我劝你还是去坐在沙发,抱一个布娃娃;如果你还没把门窗关好,我也劝你把门窗锁好。现在故事开始了。
第一章 你妈遇害了

故事开始于秋雪做了那个噩梦后的那个星期六。

那天噩梦醒来之后,秋雪急忙跑到母亲的房间,直到看见母亲还安然地熟睡着才放心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秋雪是某名牌大学新闻系的大二学生,父亲在她七岁那年病逝了,这些年来她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自从上了大学,上课期间都是住校的,而且报了星期六的培训班,平时在家的时间就是星期六晚上到星期天下午。

尽管如此,她和母亲的感情很好。母亲很疼爱她,隔三差五地给秋雪打电话,特别到了星期六,一大早就会打电话来问喝什么补汤。

其实,自从秋雪上个星期做了那个不可思议的噩梦之后,心里一直有层阴影,几天来总是疑神疑鬼的,看人的眼神也总是怪怪的。

这是一个谁也不会去刻意记住的星期六,秋雪还是和往常一样去培训班,但令她奇怪的是今天怎么既没有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也没有收到她的短信。想着想着,秋雪心里开始担心起来,更多的是恐惧。

秋雪坐在教室里,心不在焉的样子。从早上开始,她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后飘来飘去。;大白天的,不会遇上鬼的。她这么跟自己说。

;秋雪。正在她发呆时,一个声音传进她的耳朵,像一根细针刺入她的耳膜,然后刺激了所有神经,令她毛骨悚然。

;啊!秋雪闻声弹了起来,吓了周围的同学一大跳。

;请你来回答一下刚才的问题。老师在台上说着。秋雪这才舒了一口气。

;呃秋雪吞吞吐吐的,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刚才老师问的是什么问题。她摇了摇头,表示不能回答。

;秋雪,你没事吧,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同桌的田漫漫一阵狐疑。

田漫漫是秋雪上培训班的同桌,也是同寝室的,睡在她对面。从大一到现在,感情都很好,一同吃饭,一同逛街的。

;刚才开了点小差。秋雪说着,勉强自己笑了出来。

;看你满头都是汗的,真的没事?

;没事。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田漫漫看秋雪脸色很难看,很担心地又问了一次。

;真的没事,先认真上课吧。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课结束,秋雪已经顾及不上任何事情,和田漫漫道了声再见,拦了辆出租车直往家里去。

等她在出租车上坐稳,发觉出租车里阴森森的,没有任何杂音。司机的眼神迷茫,目光呆滞,但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管自己开着车。

秋雪的心像是提在了手上,砰砰作响。

透过后视镜,秋雪发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纠缠着自己。猛一回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突然又发觉脚像是踩在了泥洼上,低头一看,自己还是坐在出租车上。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天色一下子暗了下来,仿佛很快就要下雨了。秋雪发现自己被开进了一条以前从未见过的小路,小路两旁除了森严的建筑没有别的东西,这让秋雪很奇怪,这么一条街,竟然听不到任何声音。

秋雪慢慢地摇下玻璃窗,迎面扑来一股不知腐烂了多少年的气息,似乎自己已到了另一个世界。

;司机,这是哪里?

司机没有回答。

;司机,你是不是开错路了啊?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眼睛直视前面,说:;小姑娘,快些回家吧,你妈遇害了。

;老师傅,你在和我说话吗?

;小姑娘,快些回家吧,你妈遇害了。司机还是这么一句话。

;老师傅,你没事吧?

;小姑娘,快些回家吧,你妈遇害了。

;停车,停车。秋雪大叫着,差些吓得哭出声了。正当她大叫之即,出租车开出了这条小路,驶入一条通往秋雪家的大路。她已经看到了几百米之外的自己的家了。那是一套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小型别墅。

可是她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捷径呢?

车子很快在家门前停下,秋雪也没有告诉司机具体位置,他怎么会停得这么准确呢?

;师傅,给你钱。秋雪说着下了车。

;小姑娘,快些回家吧,你妈遇害了。司机接过钱,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匆忙离开了。

秋雪忐忑不安地开了家门,这个时候应该是母亲做晚饭的时间啊,怎么房间里没有半点声音,也没有了往常的那种饭香汤香呢?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像是从地府飘来的阴凉气息扑鼻而来。难道母亲真的出事了?

;妈,妈。秋雪边拖鞋子边叫。可是没有任何回音。

;妈,妈。秋雪更大声地叫了,结果还是一样。秋雪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位司机说的话。心头不禁紧了一下。

她轻声地穿过走廊,推开客厅的大门,可是这一推门不得了。;啊!秋雪一声惨叫之后,一下子吓得昏了过去。她看到了一个女人背对着她,被吊在了客厅中央,四肢下垂,身上穿着粉红的睡袍。
第二章 尸体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秋雪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她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左边坐着田漫漫,右边站着一名护士。护士见秋雪醒来,俯下身子想帮她把把脉。

;鬼,鬼秋雪用力地摆着手,语无伦次的。可想而知,她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

;秋雪,你怎么了?什么鬼啊?她是护士啊。田漫漫赶忙抓住秋雪的手。

;小漫,我怎么会在这里?

;昨天你在家里昏迷了。

经田漫漫这么一说,秋雪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天晚上在客厅里看到的情景。从背影上看,她认得那就是母亲。想到这里,秋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秋雪,你没事吧?从昨天下午上课到现在你就怪怪的,后来我不放心,就去了你家

;我妈。秋雪这时候才想起了母亲,;我妈呢?

;你妈?

;对,我妈,我妈被吊在了客厅里。

;没有啊,我进去的时候只有你个人躺在客厅里,当时我被你吓坏了,马上就打了急救电话啊。田漫漫说。

;你没有看到我妈被一跟粗绳吊在客厅里?

;什么粗绳子,什么你妈被吊在客厅里啊?我说了,当我到了你家,我看你家门没锁,我就叫你,可是你没有回答,当我走到客厅时,发现你昏迷在地上。秋雪,你这两天是怎么了啊?田漫漫被秋雪弄得摸不着头脑了。

;不可能,不可能秋雪自言自语着,就下了病床。

;小姑娘,你还不能走啊,我们还得仔细检查。护士说。

怎么又是这个声音?秋雪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声音,于是很快地挂了电话,生怕电话里的男人会从听筒里钻出来。

傻坐了一会,秋雪想到了另一个办法,她给田漫漫发了一条手机短信。

秋雪:;小漫,我打你家电话却又是地狱之门的声音,你在家吗?在的话,马上给我打个电话好吗?

短信息发出后,秋雪一直盯着家里的电话机,她希望那个拨动心弦的铃声响起,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响起,来拯救她的荒芜心田。

可是三、四分钟过去了,铃声还是没有响起,秋雪开始有些害怕了。

秋雪:;小漫,你在家吗?救命啊!

秋雪又给田漫漫发了条短消息,然后陷入久久的等待。

最终,在秋雪害怕得快失去自控的时候,电话还是响起了,秋雪不假思索地抓起听筒。

;是小漫吗?秋雪迫不及待地问。

;秋雪,你怎么啦?从田漫漫的声音听过来,她也很慌张。

;小漫,真的吓死我了,刚才我在洗手间洗澡却看到窗外有个人影,于是给你家打电话,可是拨通后对方却是说‘欢迎来到地狱之门,我记得那个声音,就是前不久的那个。

;秋雪,你现在没事吧?

;没事了。秋雪的声音开始变得正常起来,;只是刚才太恐怖了。

;刚才我在洗澡,你发短信过来没听到,后来一看,也被你吓坏了。

;真不好意思,小漫。秋雪有点愧疚地说。

;说什么傻话呢?!你这是。

;小漫,我感觉真的是中邪了,最近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我真的不知如何去应付了。

;又发生了什么啊?

;明天我们见个面,好吗?到时候和你详细说,电话里一时也说不清楚。秋雪是不想在这样一个夜晚再去讲那些可怕的事情,她怕讲好之后自己睡不着。

;好的,玛格丽特,中午十一点半,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秋雪感觉心里塌实了不少,然后躺在床上,听着欧洲中世纪的音乐,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