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尸画 > 详细内容

尸画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这是一幅女人的画像,看起来逼真得如同一张真实的照片。整幅画摊在桌子上,因为光线的缘故,女人仿佛隐藏在黑暗中的幽灵,带善无法触摸的灵魂,阴恻恻地看着每一个靠近她的陌生人。
楔子
眼前一片漆黑。
他划起了一根火柴,;哧;黑暗中闪烁出微弱的光芒。对面的女孩一脸沉静,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细长的广口瓶,瓶子里的液体散发着腥臭的气味。
这个夜晚开始沸腾。
桌子上是一幅即将完工的画,画上的女人虽然神态逼真、线条流畅,但是依然有一種说不出的死板僵硬。她如同一只被禁铜了千年的幽灵,等待着复活的咒语。
事实上,咒语就是女孩手里瓶子中的液体。
火柴灭了,房间里再次陷入黑暗中。
;包里有蜡烛。女孩说话了。
;还是火柴吧,万一被人发现
;很快的,点蜡吧。女孩打断了他的话。
蜡烛点亮了,昏暗的光线下,女孩的脸也跟着摇曳。她打开了那个瓶子,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散发着腥臭的液体慢慢滴到了画上。
有风吹进来,烛光晃了晃,画上的女人似乎也活了过来,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他不敢再看下去,这本身就是恶魔的游戏。抬起头,他深深看了一眼窗外,深邃的夜幕遮挡了美术馆的宿舍楼,再往前面是林城的墓园。墓园里埋藏了太多不愿意离开的亡魂,很多时候,站在宿舍楼便可以看见鬼火四窜,尤其是在鬼节。
;好了。女孩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低头看了一眼那幅画,画中女人先前呆板的身体显得柔顺起来,两只眼睛也变得炯炯有神,点在嘴唇上的液体因为没有完全沁入画纸,泛出鲜活的光泽。
;太完美了。女孩啧啧称奇。
他看着画上的女人,心里一阵发冷,那个女人真的活了过来,最开始变的是她的表情:嘴唇一抿,笑容变成了忧愁,跟着眉毛一紧,忧愁变成了悲伤,然后眼睛一缩,悲伤变成了愤恨。
他的后背爬过一些东西,恐惧沙沙作响。
画里的女人越来越怪,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嘴巴不是嘴巴。
;夜里十二点,用尸油淋画,画会带上尸气,同样会附上灵气。这个偏方据说百试百灵,当然,点背的人还会见鬼。
鬼,这个字像一个导火索,瞬间点燃了他内心的恐惧,他慌忙转过了头,不敢再看下去。
;你看,画美吗?
抬起头,他看见眼前的女孩脸上带着鬼魅般的笑容,赫然变成了画上女人的样子。
啊,他往后退了一步,脚下绊到凳子,顿时摔倒在地上
1、美术馆
寻找恐怖诡异的事情是我的爱好,很多时候,我会选一个阴雨霏霏的夜晚,钻进一家生意萧条的电影院,让自己好好地体验一回恐怖之旅,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可惜,时间长了也会变得乏味。
我开始寻找体验更刺激的活动。比如东城的殡仪馆晚上闹鬼、西郊的树林里有狐妖、医学院里的尸体会走路,可惜这些听起来诡异莫测的传闻根本不堪一击,到最后都被我揭穿了真相。
今天,我来到了林城美术馆。
A跟我说,今天美术馆里一共展出一百七十幅画和四十多尊雕塑作品,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在美术馆收藏室里那个上锁的保险柜,在那里面有一幅尘封的画像,据说是一幅诅咒画像,凡是看过画像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这幅名为《鬼女》的画像曾经被网友揭露过,但消息很快被封锁。
A递给我一些搜集到的资料,还有一把钥匙,那是保险柜的钥匙。
;那是一幅诡异莫测的画,如果你想感觉那幅画的诡异与恐怖,最好晚上打开它。
美术馆展览区的人流量很大,除了闻讯而来的美术爱好者,更有一些从外地赶来的摄影师,虽然美术馆严厉申明不让拍照,但是依然无法阻挡他们内心的冲动。其中一个长发飘飘的摄影师,更是带着一个手表式照相机,每次看到好的作品,他便抬腕看表,拍摄照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距离闭馆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按照事前的计划,我必须找一个地方藏起来,等到晚上再出来。想到这里,我快速向卫生间走去,找到一个隔问,钻了进去。
按照A的说法,因为美术馆展览任务大,再加上展览的作品并没有多少经济价值,所以他们不会做细致的检查,躲在卫生间是最合适的。
果然,展览结束后,卫生间外面只是传来一个喊声,确定没有人,工作人员便离开了。
天黑后,我从卫生间出来。
整个展区静悄悄的,一幅幅画像沉寂在墙上,如同一具具睡在棺材里的尸体,散发着诡异的气息。经过雕塑区的时候,我看见一尊雕塑忽然动了起来。
我停住脚步,慌忙躲到了旁边的角落里。
那个雕塑披着一件黑色的绸布,从一群雕塑中站出来,仿佛一具复活的僵尸,不过从那一头飘逸的长发我便一眼认出,他正是白天偷拍照片的摄影师。
他怎么也在这里?我心里泛起了嘀咕。
摄影师四处看了看,然后向前面走去,他的方向正是收藏区。
难道他也是为了那幅尘封的画像?想到这里,我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
2、尘封画
摄影师果然来到了收藏室。
看着他轻车熟路地避开了监控,我甚至怀疑他究竟是个职业大盗还是一名摄影师。就在我走神的瞬间,摄影师已经走到了那个保险柜前,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塞了进去。
他怎么会有保险柜的钥匙?我的心顿时揪紧了。
摄影师拿出了一幅画,应该就是A说的那幅诅咒画像吧。
也许是心里太过激动,摄影师拿着画的手在微微颤抖,只见他慢慢把画铺在桌子上,然后拿出一个微型手电筒,打开照到画上。
我所处的位置无法看清画上的内容,但是那幅画带来的震撼依然从摄影师的脸上反映出来。在微弱的光亮下,他的眼神发直,定定地看着那幅画,仿佛整个世界已不存在,只剩下眼前的画像。
;那是一幅诡异莫测的画,如果你想感觉那幅画的诡异与恐怖,最好晚上打开它。我的耳边响起了A的话。
;啊!突然,前面的摄影师发出了沉闷的喊声。我抬眼望去,他的眼睛睁得又圆又大,两只手用力捂着胸口,嘴巴张得能容下一只拳头,但是他的眼神却死死地盯着那幅画。
为了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身体往前倾了一下,但是没想到脚踢到了旁边的门板。摄影师转过头,目光聚到了我身上。这是一種什么样的日光呢?我无法形容,悲伤、绝望、哀怨、祈祷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
;有,有,有摄影师颤抖着重复道。
;你说什么?我直接走到了摄影师的面前。
;鬼。他终于说出了后面的那个字,身体一下栽倒在地上。
我的目光落到了那幅画上。
这是一幅女人的画像,画中女人的衣服、皮肤、头发,全部用逼真的手法绘制,看起来如同真实的照片一般。整幅画摊在桌子上,因为光线的缘故,女人仿佛隐藏在黑暗中的幽灵,带着无法触摸的鬼魅,阴恻恻地看着每一个靠近的陌生人。
这種感觉让我想起在漆黑的电影院里,荧幕上,空洞的画面里有一只手在推门,门外依然是门,每扇门的背后都隐藏着无法预期的恐惧,但推开后发现,依然还有一扇门在等着你。重复延续在黑暗中,隐藏在未知中的,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突然,摄影师的手抓住了我的脚。
我一下子从门的想象里跳了出来,这才回到眼前的变故中。
;有,鬼。摄影师拉着我,从嘴里又吐出了这两个字。
;哪里?鬼在哪里?我俯身问道。
;那里。摄影师抬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画,然后带着极端恐惧的表情晕了过去。
画里有鬼?我立刻站了起来,目光又一次聚到了那幅画上。
3、鬼女像
画中的女人,寂寂不动。
她和我对峙着。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我知道那是画上残留的尸油味。对《鬼女》这幅画,我来美术馆前已经了解清楚。
三年前,美术学院的两名学生一起创造了它。为了能让它获得美术作品大奖,她们用了古老的咒语,拿尸油为画作增色。不知道是因为内心恐惧,还是真的出现了鬼魂,两个创作者从画室跑了出来,然后疯了。其中一个后来在精神病医院跳楼自杀了。
一年后,这个流传在林城的诡异传说牵动了一个好奇的探险者,他拿着DV,在一个晚上来到了美术学院的图书馆。第二天,人们在图书馆门口发现了死去的探险者。他身旁的DV记录了事件的整个过程:从他进去找到那幅画,一切平常如旧,就在他打开那幅面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像是被什么追杀一样,尖叫着疯狂地向外面跑去,最后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然后整个DV画面里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个世界有鬼吗?
我摇头苦笑,收起眼前的这幅画,准备离开。
;站住。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转过头,身后空空如也,除了躺在地上的摄影师,根本没有别人。
;你就这么带走我?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清晰地传进我的耳朵。
;谁?我低声问了一句。
;奴家孙玉姣,不幸爹爹早年亡故,留下母女二人度日。女人这一次唱了起来,并且我发现,声音竟然是从摄影师嘴里传出来的。
借尸还魂?
摄影师站了起来,他的身体开始变得不正常,仿佛一个身形翩翩的女人甩着水袖,和着琴瑟,旋转飞舞。
我迟疑了几秒,不再理会他,走出了收藏室。
按照A说的,我绕过美术馆的展览区,从后面的楼道找到一个走廊,然后走了进去。走廊的尽头是一道废弃的大门,只有几张破桌子堵在中间。搬开那些桌子,我走了出去。
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
我给A打了一个电话:;你要的货我拿到了。
此刻,那幅画就躺在桌子上,安静得如同一具尸体。
我不知道A要这幅诅咒画做什么,但是我深深感觉到这幅画的恐怖,尤其是双眼直视画里女人的时候,仿佛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你,让你无法抗拒,最后发疯。我想之前创作这幅画的两个人,还有那个探险者以及美术馆里的摄影师都是源于此吧。
心理学家说过,人类对于恐惧好奇的东西,是越拒绝越喜欢,最后沉陷其中。
不知道为什么,在A来拿货的这段时间,我的内心一直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那幅画仿佛真的有什么魔力,让那些情绪越来越强烈。
;你的任务是拿货,安心地等A来。
;那个女人究竟是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魔力?
我的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内心有一些东西在破土发芽。距离我跟A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如果A拿走了货,我可能以后再没有机会见到这幅画。
画上的女人,神秘的事件,疯掉的人们;这些东西似乎要比A付给我的货款更有吸引力。
终于,两个小人的PK结束了。
我伸手拿起了那幅画。
淡淡的腥臭味窜入鼻孔,这一次,我在充足的光源下展开了这幅画,画上的女人以更加耀眼的姿态映进我的眼帘。
她活了过来。
4、故人女
画,是历史记忆的凝结。最初的画像是古人在岩石上的雕刻,随后发展为绢画,然后是纸画,種类各异。
我沉浸在《鬼女》面像中,仿佛看到了一出悲戚千年的哀怨剧,等我从中回过神的时候,A已经坐在我面前了。
;林先生,这幅画还是少看为好,它要了不少人的命。A看着我,沉声说道。
;的确,这幅画很诡异。我轻轻收起了画卷,依然有些头晕目眩。
;这是你的报酬。A把一个纸包推给我,然后拿走了我手里的画。
纸包里是粉色的百元大钞,数日正好。我满意地收起来。
;我们的交易希望你能保密,包括你在取画过程中遇到的那些事情,过了今晚最好就把它忘了。A说着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我努了努嘴,很想问一下他要这幅画到底用来做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机械性的回复:;放心吧,对于客户的事情,我一向是铁嘴铜牙。
是的,通常关于客户的事情我很快会忘记,但是,我无法忘记这幅画。这个晚上,我噩梦连连。
那个女人如同一条蛇缠绕在我的梦里,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尸臭味,她的眼睛带着深邃的诱惑,她的嘴巴吐着阴冷的信子,而我如同坠入深渊的羔羊,根本找不到回路的方向。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打开门,我看见一个女孩站在外面。
她看着我,惊慌失措地问道:;你是,你是林安吗?
;你是谁?我疑惑地看着她。
;我叫杨紫,是,是他的女儿。女孩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人是A。
我沉默了几秒,把杨紫让进了房间,然后给她倒了一杯水。
端着热水的杨紫依然有些发抖,她好不容易止住哆嗦,冲我问了一句话:;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鬼?我想起昨天晚上在美术馆,那个摄影师身上发生的事情,不禁心里一沉:;你父亲究竟怎么了?
;他疯了。杨紫顿了一下,;确切地说,他是被一幅画迷疯的。
;画?你知道那幅画?话说到此,我顿时明白过来,杨紫之所以能找到我,一定是发现了她父亲和我的交易。
;是的,我是寻着父亲的手机定位找到这里的,我也不确定你在不在。但是现在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也许只能找你帮忙。因为那幅画是一个诅咒,下一个出事的可能就是你。杨紫絮絮叨叨地说着。
;这究竟怎么回事?你能跟我从头详细说说吗?回想起昨晚的噩梦,我觉得真的有必要多了解一些情况。
5、段五娘
杨紫的父亲叫杨天德,是美术学院的老师。三年前他曾经是美术学院作品大赛的主席评委,《鬼女》的创作者是他最得意的两个门生,可惜为了能够确保拿到人赛的冠军,他们用尸油为画作增色,结果发生了意外。
那之后,杨天德便开始暗中调查原因,他总觉得自己的学生出事并不是因为那幅面的缘故。可是,无论杨天德怎么努力,最终仍然一无所获。后来,那幅出了问题的画被美术学院尘封起来,一直到两年后,那个探险者再次出事。
这一次,杨天德感觉无论如何也应该找出事情的真相。于是,他联系了一些对诡异事情感兴趣的人一起寻访,结果竟真的找到了一丝线索;那就是画像上那个女人是民国时期林城的一个戏子,名叫段五娘。
经过走访,杨天德知道了段五娘的故事:当初段五娘爱上了一个富家公子哥,后来却被无情地抛弃,于是她便穿着唱戏的水袖,自杀在戏院里面。
那个戏院的位置就在美术馆的宿舍楼对面,杨天德的两名学生也是在那里创作《鬼女》出现意外的。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怪不得那个画像上的女人看起来总是带着一種说不出的哀怨,没想到她的身世竟然如此凄楚。
;从那以后,我父亲便开始研究那幅画,经常一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他曾经几次申请保存那幅画,但是遭到了院方的拒绝。后来美术学院的领导觉得那幅画实在太过诡异,于是便把画放到了美术馆的收藏室,尘封起来。无奈之下,我父亲只能找到你,让你去偷画。昨天晚上他回来后,我听见他房间内有些不对劲,推门进去一看,发现他拿着那幅画,手舞足蹈杨紫说到这里,不禁低声哭了起来。
;可是,你找我能做什么?我叹了口气,无奈地摊了摊手。
;我希望你能把画再送回收藏室。也许只有这样,父亲才能好起来。杨紫说着,眼中流露出了愤恨的目光。;为什么你不自己送走它呢?;我怕,我不敢。杨紫蠕动了一下嘴唇,怯声说道。;好的,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你把画给我吧,我今天晚上就把它送到该在的地方。
;不过在这之前,我想你能陪我送父亲去医院。杨紫犹豫了一下,提出了一个请求。
;好吧。
6、疯的人
杨紫发现父亲疯掉后,便把他锁在了房间里面,我和杨紫赶到的时候,杨天德正在用力砸着窗户,他的举动引发了楼下很多人的围观,甚至引来了警察。
经过杨紫的解释,警察帮助我们将杨天德送上了车。
车子并没有开往林城精神病院,而是来到了远离市区的明安精神研究院。站在一栋灰色的建筑楼下面,我不禁疑惑万分。
;这里人不多,我不想让我父亲的事情让更多人知道。杨紫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
走进楼里面,我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两名身着白色护士服的男护工走过来,架住杨天德进去。
我和杨紫则跟着一名姓陈的医生去办手续,穿过一个又一个铁门,我们来到了一个办公室,在那里杨紫把杨天德的基本情况填写了一下,然后那个医生带着我们去病房。
这里的确人不多,很多病房都空着,只有几个病人在房间里坐着。杨天德被安排到了二楼拐角一个房间,房间里面的颜色竟然是紫色的,这種颜色让我有些排斥。
;一周两次探访时间,我们会定时向你反馈病人的信息。陈医生在旁边说着一些基本情况。
;奴家孙玉姣,不幸爹爹早年亡故,留下母女二人度日。突然,隔壁传来一个尖细的女人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我走出房间看了一眼,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男人站在前面提声高唱,他赫然就是昨天晚上我在美术馆遇到的那个摄影师。
;他叫秦剑,今天早上送来的。陈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旁边。
;他怎么发出了女人的声音?对于这点我很疑惑,难道真的是鬼魂附体?
;你看他的头发,这个人的性格应该有些阴性,他和杨天德的情况一样,可能受到了某些东西的暗示,所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一个人在夜里看着自己的照片,看的时间久了,你会发现照片上的人根本不是你自己。陈医生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出一種诡异的光芒,他的目光让我想起一句话:在精神病院,有时候那里的医生不是医生,病人不是病人。
离开明安精神研究院,我回家拿上画,又来到了美术馆。
昨天晚上美术馆发生的事情一定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尤其是他们还发现了疯掉的秦剑。所以如果今天晚上我要归还那幅画,肯定不会像昨天取画时那么容易。来的路上,我曾经想过很多办法送回这幅画,但都不保险,因为我不想让警察查出之前我做过的案子。
展览区的人流依然很多,很多人似乎并不知道昨天晚上这里发生的一切,而那些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眼神却凌厉了很多。
;这是我们收藏的根雕,是我国少有的巨型作品,你们可以看出来,这并不是一根原木做的,而是用三根拼接到一起的。这时候,我听见前面传来一个介绍声,一群人正围着一个人约两米高的根雕作品。
看到那个根雕的结构,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看来今天晚上我得好好利用一下这个根雕了。
7、中圈套
如同计划的一样,我成功地潜伏在根雕里面,等到天黑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收藏区。
黑漆漆的房间里,压抑逼仄的感觉再次袭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杨紫的要求,毕竟这是一个危险的活。但是,这幅画的诡异的确让我无法理解。从昨天晚上秦剑的发疯到杨天德的意外,这所有一切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难道,真的是段五娘的鬼魂?
我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
我又一次打开了那幅画,然后用手机照明。
蓝色的光线下,画像中的女人显得越发诡秘了。这種感觉和昨天晚上等杨天德来拿货时的情形不同,那个时候画像上的女人仿佛活了一样,而此刻,女人看着却像是变成了恶鬼。她的身体开始动了起来,影影绰绰的,仿佛要从画里走出来。
我用力眨了几下眼睛,我知道有些东西在光线昏暗的情况下看久了,会出现幻觉。但是这一次,我看到了真实的鬼魅;画像里的女人真的站到了我面前!
;过来。女人挥了一下水袖,浅笑中带着说不出的诱惑。
;你是谁?你是段五娘!我脱口问道。
;你要不要听戏?五娘一生好凄惨。女人往前走了几步,身形在手机屏幕的光线下越发具有真实感。
;不,这是幻觉。我用力掐了自己一下,疼痛感油然而生,可是,眼前的女人依然存在。
;这个世界究竟有几重?是重叠的世界,还是对立的影像?你看五娘我是在现实中,还是在画里?你要不要来画里?女人慢慢走到我面前,伸出了手,几乎就要碰触到我。
;不,一定是幻觉。我用力甩了甩头,提步向前走,但是脚下一软,身体重重栽倒在地上。
;欢迎你来到,属于你的世界。女人的声音在耳边环绕,她的样子有些飘渺,最终和黑暗重叠。
睁开眼的时候,我看见了杨紫,她正低头写着什么。随即,我感觉到自己全身被捆绑住了。
;你醒了。说话的是另外一个人,他长发飘飘地走到了我面前,是秦剑。
;你们,你们放开我!我用力挣扎了一下,但是身上的绳子纹丝不动。
;嘘,作品马上就要完成了。杨紫看了我一眼,然后她的目光落到了前方,那里有一个人正在画纸上挥毫泼墨,正是杨天德。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看着他们问道。
;我来告诉你。秦剑笑了起来,坐到了我面前。
8、实验品
三年前,杨天德的两名学生为了画出惊世之作,于是想到了用尸油增色的方法,可惜却出了意外,其中一名学生更是跳楼自杀。至此,那幅画也被尘封。
尸画,一直都是杨天德的心愿。他不甘心就此放弃,三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当初两名学生出意外的原因。终于,他发现当初出问题的不是尸油,也不是画像,而是他们创作画像的地方,那里曾经是段五娘自杀的戏院,在解放前更是发生过人屠杀的惨剧。
科学上有一種说法叫共振,简单地说就是在环境允许的情况下,死去的人的脑电波会在适当的时候和后人出现共振,让后人看到一些恐怖的幻象。为了测试这个理论是否正确,杨天德特意鼓动那个探险者拿着DV记录当时的情况,最后论证他的推断是正确的。于是,他开始了全新的创作。
这一次,杨天德不仅让女儿帮忙,更是找到了秦剑,设置了一个圈套,这个圈套的矛头指向了我。因为我之前对一些闹鬼传言的破解,让他们认为我的脑电波要比平常人更频繁。
正如他们所计划的一样,我一步一步落入他们的圈套里面,杨紫打扮的段五娘,更是被我看成了鬼魂。
;你们究竟要做什么?听到这里,我不禁人声问道。
;完成三年前的作品,把你画进画里,让你进入段五娘的世界。秦剑;嘿嘿一笑,然后走到前面的桌子旁边,拿出了一把尖刀。
;你要做什么?我打了个冷颤,看着秦剑慢慢走过来。
;段五娘的画像已经有了灵魂,现在需要真正的尸油增色,对不起了。秦剑说着扬起了刀子,然后冲着我的心口插去
陈医生带着警察把我救出来的时候,秦剑的刀子几乎就要扎进我的皮肤里了。对于他们的突然出现,杨天德感觉到万分惊诧。
;你们真的以为把我迷晕了吗?我是一个医生,虽然不是内科医生,但是我还是分得清楚安眠药的成分的。陈医生笑着说道。
;于是,陈医生立刻给我打了个电话,那个时候我便知道你们装疯卖傻一定有什么目的。忘了告诉你们,陈医生和我是老相识,这两年他一直帮助我,也许你不知道,我对于《鬼女》这幅画的追踪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耸了耸肩膀说道。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们的计划是万无一失的。杨紫喃喃地说道。
;当然有可能,你以为是你们盯上我的吗?一年前那个探险者,他是我的哥哥。从那个时候,我就盯上了你们,可惜我始终找不到证据,唯一的线索是你们对恐怖爱好者感兴趣。于是我开始四处搜寻恐怖信息,然后在网上散播,为的就是引起你们的注意。我们双方都有阴谋,只可惜你们的阴谋是害人,而我是为了找出哥哥被害的真相。说完这一切,我和陈医生向外面走去。
9、尾声
《鬼女》画像的诡异真相浮出了水面,杨天德所研究的共振理论被证实,为了避免以后发生同类事件,专家对那里做了信号屏蔽,而那幅害死了好几个人的《鬼女》画像也被焚烧。
焚烧的时候,很多人来围观,有记者有群众。我和陈医生站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那幅画在燃烧的过程中,总是散发着一種说不出的古怪味道。陈医生说,那也许是陈年尸油的味道。
这是真的吗?
事情结束了,按照惯例,我请陈医生吃饭。
吃饭时,我们又讨论到了共振理论。
;其实,共振原理和精神病人的世界观一样,就像我们和病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有时候真的分不清谁是病人,谁是医生。
;那你现在是病人还是医生啊?我问他。
;你说呢?陈医生;嘿嘿一笑,露出一个捉摸不定的表情。
有人说过,如果要了解一个疯子,那么就让自己变成一个疯子。虽然杨天德他们被依法拘留,但是他们的疯狂理论却留了下来,至少留在了我的心里。我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个夜晚,突然打开门,我看见段五娘站在里面,甩着水袖来找我。如同有时候,你看到一些一闪而过的画面,别人说是幻觉,也许那不是幻觉,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你觉得呢?

<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