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五行残 > 详细内容

五行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7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周末,游泳馆的更衣室里,李成淼挂掉了和女朋友白薇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粥,走进了泳池。
泳池门口,李成淼意外发现今天的人格外地少,他看见周满露着头在泳池里纹丝不动,目光呆滞。
;久等啦!小薇心情不好,多陪她聊了一会儿。她害怕最近的新闻,你听说了吗?前几天有个女孩死掉了,死相特别难看,浑身跟长满了树皮似的。还有昨天的男孩,被活活烧死在了垃圾焚烧炉里。李成淼边说边挥舞着手臂往前走。
忽然,水里的周满身上的皮都胀了起来,像是有一层被水泡过的白纸敷在了身上,整个人如同一个被吹起来的气球,从水里一点儿一点儿地向上浮。同时,他的眼球也越肿越大,最后一下子爆开了,溅出一大片黄绿色的液体,滴落在平静的水面上,漾起丝丝涟漪。
李成淼吓了一跳,用力捂着嘴巴,迅速逃回了更衣室,趴在柜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成淼,你怎么还不来游泳?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李成淼背后响起。他僵硬地转过头,看到了周满。
李成淼强压住心头的恐惧,伸出一个手指,碰了碰周满的手臂,触感温热,是活人。他长舒一口气,刚要问刚才的事情,周满率先打断了他的话,平和地说:;我们快去游泳吧!游完去吃饭,下午还有兼职呢。
游了半个多小时,李成淼仍然对刚才的事情心有余悸,便提议先去吃饭。
更衣室里,李成淼眯着眼睛,在心里打起了鼓:难道刚才的景象是自己眼花了?这时,他看到周满根本没有擦干身上残余的水珠,直接把短袖套在了身上。
李成淼猛然发现:周满身上残余的水珠居然没有浸湿短袖衫,短袖衫上面没有丝毫痕迹!从游泳馆到食堂的路上,李成淼心中涌起一个接一个的问号,却都没有得到解答。
吃饭时,李成淼从头到尾一直盯着周满看,他发现周满吃东西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而且吃的时候直接把食物塞进嘴里,没有咀嚼就咽了下去。那顿饭,周满一个人喝了三瓶水,第四瓶水喝了一半。

两个人起身要走,李成淼发现周满脸部的皮肤有些肿胀,浮起的那层白皮好像轻轻一捏就能撕下来。同时,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水汽。
;周满,你是不是喝水喝多了?李成淼试探性地问道。
听到;水这个字,周满双眼放光,沉声道:;我现在还有点儿渴呢。
李成淼收了餐具,笑着说:;快迟到了,我们先去工作室。
周满把第四瓶水一饮而尽,跟李成淼一齐走出了食堂。
李成淼和周满迟到了两分钟,被年轻的女老板说了两句,便进房间里开始工作。他们的兼职是为一些衣服进行包装,都是些很简单的包装袋,女老板郑欣是个专卖古风服装的网店店主。
但今天李成淼根本无心工作,他一直盯着周满肿胀的皮肤。
终于,李成淼忍不住了,他凑到周满耳边,嗅着那股浓重的水汽说:;你最近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周满淡淡回答,并且伸出手开始撕扯脸上的皮,那层肿胀的白皮被轻而易举地撕下,整张脸成了全粉色,隐约可见里面的血管。他把那层白皮用力地捏了几下,自言自语道:;这里面没水了,没水了。
李成淼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几步,用力咽了一口唾沫。
周满侧过头看了李成淼一眼,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笑,顺手把手中的那层皮丢在了一边。
;嗖地一声,一个黑影闪过,伴随着一阵怪笑。

房间里,一具浑身焦黑的鬼正蹲在地上,嘴里叼着被周满丢掉的那层皮,两只手捧着,用力地嚼着。
那层皮三下五除二,就被鬼吃光了,鬼张着大嘴,吐着只剩了一半的舌头,两颗血红的眼珠闪过贪婪的光。它大声地嘶吼着,拖着枯瘦的身体缓缓向周满靠近。
李成淼吓得尖叫起来,把身子紧紧贴在了墙上,看着鬼挥动手臂,饿狼捕食一般死死地抱住了周满。
;咝咝声从鬼的身上传出,就像一团火被水浇灭时发出的声音。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一直负责送快递的李哥站在门前,满眼疑惑地看着浑身发抖的李成淼:;成淼,你怎么了?
;他李成淼指着周满,牙关直打颤。
一个身穿浅绿色纱裙的女人走了过来,看着门内的景象,神色凝重地对李哥说:;李哥,那批衣服你先送去快递公司吧!这里我处理。
;欣姐,快走!这太危险了。李成淼一把将郑欣推出了门,把门死死地关上了。
郑欣一脸疑惑地看着李成淼。
;我再不救他,他浑身的水分都会被吸干。郑欣拿出一个凿子,对着墙用力地敲了几下,捡起几块掉出来的土块,包在一张黄符里,用力丢在了鬼的身上。
被击中的鬼大吼一声,放开了周满,此时的周满皮肤已经微微皱起,昏迷倒地。
郑欣对李成淼使了个眼色,李成淼会意,迅速钻进屋子里,扛起周满,把他送到了楼上。
等李成淼下楼后,看到郑欣披头散发,一只膝盖正顶在鬼的腹部,一只手狠狠地抵着鬼的脖子。
;你下来了。郑欣松了膝盖,鬼瘫在地上,她手里紧紧攥着一支木簪。
郑欣用木簪重新盘起了头发,急切地说:;我猜这个鬼应该是前几天被烧死的那个男孩,真可怜,可周满五行究竟缺什么呢?
;五行缺什么?李成淼一头雾水。
郑欣点了点头,解释道:;阴阳五行,玄妙之极,每个人出生时都有专属的命格,由生辰八字可推测出那个人命中缺什么,金木水火土五行,每人至少会缺少一种甚至更多,很少有完美的命格,所以也就不存在一帆风顺的人生,总会遇到劫难和坎坷。如果我没猜错,这个鬼五行缺火,所以会有现在的这副死相。
李成淼大惊,他心中一震:怪不得刚才李哥看到他的行为觉得他很奇怪,正常人是看不见鬼的,可为什么自己能看到,郑欣又为什么能看到?
;对的,我戴的这个簪子是柳木所制,且我每天都用在洗脸水里滴一滴牛眼泪,所以能看到那些脏东西。你别害怕,我不是鬼。郑欣笑着说。
李成淼长舒了一口气,又问道:;难道周满五行缺水?所以他刚才浑身的皮才都像被水泡过一样。
郑欣脸上顿时闪出疑惑:;按理说应该是,但是我推算过周满的命格,只是缺一点儿木,可他自小就带着桃木牌,应该早就没问题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怪事儿呢?那个鬼死于火命,寻找与它相克的水来补充在情理之中,我刚才制服它,就是用了和它相生相克的至阴柳木和稼墙之土。
;那我们应该怎么让周满痊愈昵?李成淼挠了挠头。
郑欣无奈地摇着头:;这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小的时候听我爷爷讲过一些关于道术的事情,对五行略知一二,会一些初入门道的道术。对了,你为什么能看到鬼和异常的周满?!
;我、我也不知道,我一星期前不知道为什么大病了一场,每天都会出很多汗,而且浑身无力,最后是在我女朋友的照顾下才痊愈的。估计是病刚好,阳气弱,所以才能看见脏东西吧?李成淼揣测着。
;对,想起来了,你上个星期请假了,你先去把这黄符贴在楼上门口和窗户上,我们要彻底查明这件事,不然只会有更多的人遇害!郑欣递给李成淼两张黄符。
一阵惨叫声从楼上传来,郑欣迅速跑上楼。楼梯上,一股阴气从四面八方袭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楼上的门死死地关着,像一张紧闭的怪兽大嘴,伺机将猎物一口吞噬。
猛然,门一下子被打开了,一只惨白的手颤抖着伸了出来,紧接着,一个满脸腐肉的长发女鬼探出头,然后又缩了回去,仿佛在向郑欣挑衅。
郑欣眼神顿时凌冽了几分,她毫不畏惧地推开了门,只见屋子里游荡着十多个恶鬼,个个面容恐怖,有些只有半个身子;有些没了头,摇晃地飘着,它们纷纷对中间的李成淼和昏迷的周满虎视眈眈。

李成淼在自己和周满的前额分别贴上了刚才的那两张黄符,他拼命向恶鬼伸着头,恶鬼忌惮黄符威力,连连退却。
郑欣洒出一大把黄符,黄符如雨般落在屋子里,恶鬼们纷纷从窗户或者门快速遁逃,不久,屋子里恢复了一片死寂。
;别怕,周满现在阴气重,自然会吸引周围的小鬼。郑欣用黄符封住了门和窗子后,跟李成淼一起下了楼。
楼下,李成淼开始收拾没整理好的衣服,准备和郑欣出门埋了那具焦尸。忽然,他感觉脖颈处微微刺痛。
;别动!说,是不是你害周满变成这样的?郑欣的声音在李成淼背后忽然响起。
;怎么可能?李成淼焦急地说。
郑欣停了几秒,缓缓放开手里的柳木簪,沉声道:;我刚才仔细回忆了一下你的生日,大概推算了一下你应该是五行缺水,这也就是你父母给你起名字为什么带了一个‘淼’字的寓意。而且你前阵子生病了,病去如抽丝,怎么可能短短几天,好的那么利索?这里面一定有猫腻儿,你就承认了吧!
听了这话后,李成淼急忙转过身,与他相对的是那支柳木簪尖头处的一点儿寒芒,郑欣此刻正用那柳木簪直直地指着他!
;水与木和金相生,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快说实话!郑欣柳眉紧蹙。
李成淼慢慢抬起双手,表情委屈,叹着气说:;我也云里雾里呢!但是我绝对没有害周满,生病的时候我一直跟他在一起,他、他现在也不能作证了对吧?对了,我女朋友,白薇!她每天都来看我,还给我和室友带饭,亏了她的照顾我才能好得这么快。

郑欣把手捻在下巴上,思考良久,说;走!快去找你女朋友。
咖啡厅,郑欣用勺子不停地搅着咖啡,升腾的热气就像一层迷雾一样笼罩在她心头,让她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
;欣姐。李成淼从远处走来,身边跟着一个可爱的女孩。
;你好,我是成淼的女朋友白薇。女孩礼貌地说道。
;我想问你,前阵子李成淼生病的时候,你一直在照顾他?郑欣死死地盯着白薇问道。白薇点了点头。
;我听他说你给他吃了一些药他才好得那么快,可不可以告诉我具体是什么药?郑欣句句紧逼。
白薇支吾着:;就、就是些普通的药。
;你再不说实话,李成淼迟早还会再出现那样的情况,说不定这次连命都直接没了!郑欣狠狠地用勺子敲了一下咖啡盘说。
;好,我说。李成淼生病时,我看到他那么奇怪的病症,焦急万分又束手无策。这时我的手机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的男人告诉我只要照着他的方法做,就可以治好李成淼的病。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觉得死马当活马医吧。他让我给李成淼喝普通的粥,在粥里放上一些碳灰,再给他的室友带饭,在饭里面放上几片花瓣。我照做了,结果李成淼痊愈了,我没想到会害了周满。白薇说完低下了脑袋。
郑欣咬着嘴唇说:;木生水,水克火,那个人先把‘五行残’里面的水劫降到李成淼身上,再利用属火的碳灰逼出水劫,再用属木的花瓣吸引水劫,让水劫转到周满身上。如果我没猜错,害周满的人是想借他的身体还魂!因为只有命格完满的人才适合还魂,而恰巧周满又中了水劫,说明那个人一定命里缺水!他早已经用其他人的命,度过了金木火土四劫,我们要快去阻止那个人!
李成淼想起前阵子死去的那个女孩,还有几小时前遇见的那个鬼,不禁心底涌起一阵恶寒:;去哪儿找那个人?
三个人面面相觑,都犯了难。
;我想起来了!当时接到那个电话时,他旁边有隐隐的音乐声,那音乐声很熟悉,像是那个老人的口琴声!白薇激动地说。
;你是说那个盲眼老人?李成淼说。
白薇点头。
傍晚,黑夜渐渐落下巨大的帷幕,似乎要把三个人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来到了一条破旧的老街街口,李成淼笑着说:;这里面住着一个盲眼的老人,每天都坐在门口吹口琴,特别好听。很多人从这个街口路过时都会停下脚步听几分钟。记得几个月前学校里有个叫张泽洋的人,因为听口琴声太入神,不小心被车撞死了。我敢断定那个人一定潜伏在这条破旧的老街中!
老街深处,三人果然看到一个老人坐在门前吹口琴,他旁边还坐着一个身穿花布衣服的小男孩,低着头,像是在把玩着什么。
;小弟弟,这里除了你和老爷爷,有没有其他人住?郑欣问道。
小男孩缓缓抬起头,嘴巴咧到了耳根,里面烂肉丛生,还有白色的蛆虫在蠕动,眼睛也缺了一只。他抬起小手,手里正攥着那颗缺了的眼珠!
;噗嗤一声,眼球被捏爆了,白薇吓得尖叫起来。
小男孩仅剩的一只眼睛闪过一丝狰狞,他裂开的猩红的嘴巴,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随着他的叫声响起,一个个恶鬼从暗处窜了出来。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些黑影数都数不清。三个人转身欲逃,却发现前后都被团团包围,如今能选择的只有左右的破房子了。
三人冲进右手边的一间门窗还算完好的屋子,进去后死死地顶住了门。恶鬼们用身体撞击门板发出;咣咣的声音,郑欣喘着粗气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在这顶着,你们从窗子冲出去,找到那个施邪术的人,救周满!
郑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丢给了李成淼。李成淼一脚踹开身后的窗子,咬着牙看了郑欣一眼,拉着白薇钻了出去。
从窗外绕一条小路,依然可以进到那条老街中,小路拐角,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你们俩在找谁呀?
;你、你是谁?李成淼一边大喊,一边打开布包,取出几张黄符紧攥在手里,小心地迈着步子向拐角处探过头去。
;嘿嘿一声怪笑猛然响起!一张阴森恐怖的怪脸与他近在咫尺,吓得李成淼瘫坐在地上,后背上爬满了汗珠。

原来那个人一直躲在拐角处等他探头。
;就是他打给我的电话!白薇指着那个怪人说道。
借着月光,可以依稀辨认出那个人的模样:他浑身插满了铁丝一样的东西,身材臃肿,满脸棕黑色,长着树皮一样的鳞片,怪异之极,两只手瘦得跟麻杆儿一样,像是被烧焦了,跟肥胖的身材完全不成比例。
;他是个学生!白薇用手指着那怪人胸前的校徽说道。
校徽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隐隐微光,这是学生的标志。
;难道他是张泽洋?李成淼猜测着。
;你好聪明啊!这么聪明的脑浆喝下去一定大补,这样的话我还魂后一定比现在聪明至少一倍!那怪人挥舞着干枯的手臂,向两人疾奔而来。它的身子好像异常沉重,每一脚跺在地上都会响起沉重的;咚咚声。
危急时刻,李成淼把白薇推到了一边,自己硬着头皮向前冲去。就在差点儿跟张泽洋撞个满怀时,他忽然一矮身,把手中的黄符迅速贴在了张泽洋的双腿上。
张泽洋的双腿顿时冒出滚滚黑烟,动弹不得,他紧咬红黑色的牙齿,强忍着痛苦,用手在自己的肚子上划了一个大口子。
;哗啦一声,满肚子的土掉了出来,张泽洋原本臃肿的身躯迅速干瘪下来。它仰天长啸,叫声似乎可以刺穿人的耳膜,在老街上空诡异地回荡着。
这时,一个个恶鬼从远处飞了过来,齐齐钻进了它空荡的肚子里。没几秒,干瘪的张泽洋像是一个被吹起来的气球,恢复了刚才臃肿样子。
;五行归位,五行归位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白薇和李成淼身后传来。

只见周满在路上飘忽不定地走着,双眼无神,口中嘟哝着奇怪的话。
;周满被人用邪术引过来了,快用黄符定住周满!郑欣从远处疾奔而来。
满眼恐惧的李成淼听到后立即掏出黄符,七手八脚地贴了周满全身。周满像一个电量不足的机器人,手脚一晃一晃地向前动着,却没法移动分毫。
;啊;张泽洋大喊着冲向周满,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腐臭味儿,显然是从它的嘴里飘出来的。
;你已经害了四个无辜的人,还要再害第五个吗?郑欣此时已经跑到了张泽洋身边,用力折断了它被烧成碳的手臂,将头上的柳木簪狠狠扎了进去,双手握住那枝干枯的手臂,死死地插进了张泽洋的心口。
;凭什么要我死的那么冤?我还没活够!张泽洋眼珠圆睁,透着满满的怨气与不甘。
伴随着一阵凄厉的哀嚎,张泽洋的尸体化为了一堆粉末,随风飘散。 郑欣长舒了一口气,说:;可惜,他还是败在了自己手里,多行不义必自毙。他让四个无辜的人死于五行之劫,获益的他身体外部属了金,身体内部属土,手臂属火,脸部属木,最重要的心口处应该属水,但周满并没有被他杀死,所以水劫还没有度过,心脏就是它最薄弱的部分。五行相生相克,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相克的会排斥,相生的才能压制。命运是不可逆转的,上天对每一个人都公平,贪婪与邪念,最后只会让它获得应有的报应。
;这李成淼扶着周满,面露难色地看着郑欣,剧烈咳嗽的周满满眼血红,嗓子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
郑欣笑笑说:;他马上就会痊愈,只不过
没等郑欣说完,白薇一把挡在了李成淼身前,叫了一声:;小心!
周满喷出了一口黑水,不偏不倚的落在了白薇的后背上,顿时,白薇浑身无力,大汗淋漓。她用手扶在一边的墙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你怎么了?李成淼焦急地问道。
;她没有大碍,只不过会病几天,像你那阵子一样。但你放心,这只是水劫的残余部分,不久后会自动消退,可能你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啊!没想到你女朋友帮你挡住了。郑欣说道。
白薇咬了咬发白的唇,笑着说:;没关系,上次因为我动了歪脑筋,害周满平白无故受了这么多苦,所以这点儿苦,不算什么的。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