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水浒杀人事件 > 详细内容

水浒杀人事件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1、梦
认为自己是武大郎之前,他一直姓韩,叫韩德仁。
一切都缘于一个梦。
一个古怪的梦。
做那个梦之前,韩德仁跟武大郎几乎没有一丁点关系:武大郎很矮,他很高;武大郎卖炊饼,他卖房子,那可比炊饼值钱多了;武大郎有个弟弟,能打死老虎,他有两个姐姐,连鸡都不敢杀。
如果非要说他和武大郎有什么相似的地方,还真能找到一点:他们都有一个漂亮老婆。
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就不用说了,家喻户晓。
韩德仁的老婆叫钱如意,长得不比潘金莲差。她至今还没出轨,更没有勾搭奸夫杀害亲夫,因为韩德仁还活着。不过,韩德仁觉得那一天迟早会来。他之所以那么认为,和那个梦有一半的关系,还因为钱如意的一句话。
半个多月前的一个深夜,工地上出了点事,他要去处理一下。出门之前,他破天荒地跟钱如意打了个招呼:;我走了。以前,他也经常半夜出门,从没跟钱如意打过招呼,那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冥冥之中,似乎总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左右着你我的言行举止。
钱如意明显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说:;开车慢点儿。
韩德仁的心里一冷。
他不会开车。
从那天开始,他的心里就再也没有阳光了。
说那个梦之前,先介绍一个韩德仁。
韩德仁原来生活在农村,穷得家徒四壁,饥一顿饱一顿。后来,他跑到了城里,在水产市场蹬三轮车给宋老大送货。宋老大以前是一个小混混,后来出了点事,瘸了一条腿,不能再做小混混了,他就置办了一个卖水产的摊位,也算是改邪归正了。
开始的时候,水产市场的商户们经常能看到这样一幅画面:韩德仁光着膀子,脖子上缠着一条白毛巾,弓着腰,卖力地蹬着三轮车。宋老大躺在躺椅上,叼着烟,收钱找零,谈笑风生。
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韩德仁躺在躺椅上,叼着烟,收钱找零,谈笑风生。宋老大光着膀子,脖子上缠着一条白毛巾,弓着腰,卖力地蹬着三轮车。他的腿不利索,左腿使不上劲,三轮车走走停停,很凄凉的样子。
有人问起,宋老大总是哭丧着脸,一言不发。
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再后来,韩德仁又开了一家废品收购站。
从此,这个城市大多数偷来的赃物都集中到了他的废品收购站里。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家用电器、金银首饰甚至还有新买的汽车,都被他当成废品收购,又以稍低的价格卖出。

做这种生意的人,想不发财都难。
韩德仁发财以后,放弃了水产市场的摊位和废品收购站,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挣到了更多的钱。
身份变了之后,他又换了一个老婆。他原来那个老婆,是一个水产商贩的女儿,膀大腰圆,心眼不多。结婚不到一年,她就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结婚十年之后,他给了她一笔钱,和她离了婚,把儿子留下了。
离婚不到一个月,他就和钱如意结了婚。
钱如意是一个演员,演过几部戏,大都没有台词。
他们已经结婚三年了。
最近几天,韩德仁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又该换老婆了?
该说那个梦了。
那天晚上,没有月亮,很黑。风很大,天地间充斥着;呜呜的声音,如泣如诉。小区里的路灯没亮,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里是一个别墅小区,入住率很低,野猫比业主还多,显得有些荒凉。
司机把韩德仁和钱如意送到家门口,开着车走了。那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叫贾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韩德仁有好几辆汽车,却不会开。他认为,前排很危险,如果出了事,非死即伤,后排相对安全很多。他曾经联系过一家汽车厂商,希望能定制一辆方向盘在后座的汽车,对方友好地拒绝了,从那之后他就断了学开车的念头。
没钱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怕,随时可以和对方玩命。
现在,他无比怕死。
韩德仁的脚步有些趔趄,半天才掏出钥匙,开门。钱如意醉得更厉害,已经站不稳了。今天晚上,他宴请一个大人物。为了把事情谈成,他和钱如意都喝了不少酒。大人物很高兴,当场同意当钱如意的干爹。有了这层关系,事情就谈成了。

进门的一瞬间,韩德仁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
不远处有几棵红枫树,枝繁叶茂。树底下,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个子很矮,应该不到一米五,穿一身很古怪的衣服,还戴着一顶怪模怪样的帽子,打扮得跟古代人似的。光线不好,看不到他(她)的五官,只是一抹苍白。
韩德仁的脑子还不太清醒,并未在意,进了门。刚关上门,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推开门,往外看。那个人已经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他打了个激灵,酒醒了大半。
现在是2015年,小区里怎么会出现古代人?
这个问题无比深邃,没有答案。
韩德仁决定过去看看。
;你去哪儿?钱如意问。
;出去醒醒酒,你先去睡吧。说完,他顺手拿起手电筒,走了出去。那手电筒是儿子的东西,夏天的晚上,他用它出去捉虫子。
前两天刚下了雨,草皮湿漉漉的。现在是深秋,虫子们早已绝迹。不过,韩德仁总感觉草丛里藏着某种活物,所以他走每一步都很小心,生怕踩到什么。走着走着,韩德仁停了下来,竖起耳朵听。
他觉得周围还有一个人,那个人的脚步声很轻,像虫子一样。他回头看了看,石板路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泛着青白的光。一只野猫蹲在路中央,定定地看着他。那是一只小猫,也许还不满月,却有一双成人般阴沉的眼睛。
他跺了跺脚,它一下子窜到绿化带里不见了。
他继续往前走,又一次听到了另外的脚步声。这一次,那脚步声真切了许多,有些急促,有些杂乱,似乎不止一个人。
他猛地回过头,背后什么都没有。他的心莫名地慌乱起来,想回家,又想把事情弄清楚。犹豫了几秒钟,他快步走向那几棵红枫树。红枫树下没有草皮,泥土地上有两行并排的脚印,小小的,一直延伸到十几米外的地下车库。
他觉得有些不对头。
正常人的脚印都是一前一后,而那个人的脚印是并齐的,左右脚靠在一起。这是为什么?仔细一想,他的头皮一下就炸了;那个人跳着走路!
什么东西跳着走路?
答案不言而喻。
韩德仁转身就往家里跑。
通向家里的石板路空荡荡的,显得很长。他;咚咚咚咚地跑着,声音十分寂寥。跑着跑着,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光线暗淡的家门口,出现了一个矮小的古代人,他(她)耷拉着脑袋,拉开门,一闪,轻飘飘地不见了。
韩德仁的心一下就空了,再用手电筒照过去,门口什么都没有。
愣了片刻,他壮起胆子走了过去。
门已经锁上了。
这是一扇质量很好的防盗门,没有钥匙,任何人都进不去。
他怀疑自己看花眼了。
可是,短短的时间之内,两次看见那个古代人,这能用看花眼来解释吗?
家里静悄悄的,儿子和保姆应该早就睡下了。
他跑回卧室,推了推躺在床上的钱如意,急切地问:;刚才,有没有人进来?
;没有。她迷迷糊糊地说。
;你没听见门响?
;没有。
他愣了半天,脱了衣服和鞋子,关上灯,躺到床上睡觉。所有的声音都随着那个古代人消失了,只有站在墙角的落地钟在响:;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韩德仁看了它一眼。它的个子很高,黑糊糊地站在那里,就像一个没有脸的人一样。他抖了一下,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平时,他的睡眠极好,今天晚上,他却失眠了。
这是怎么回事?
肯定有问题,只是他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在困惑和惊恐之中,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又过了半天,房门慢慢地开了,只发出了一丁点的声音。他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个声音,身体立刻僵硬了。他悄悄地把被子掀开一条缝,往门口看了一眼,顿时魂飞魄散;那个古代人进来了!
从身形上看,那应该是个男人,矮小又瘦弱。他穿的应该是一件长袍,有些肥大,戴一顶像元宝一样的帽子,一跳一跳地过来了。光线不好,看不清他的五官。也许,他压根就没有五官。
韩德仁吓得一动不动,呼吸都停住了。
古代人跳上了床,躺在了他和钱如意中间。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念叨什么。他说的应该是文言文,韩德仁听不懂。他认为,这个古代人和他说的文言文一样,都属于一个死去的朝代,距今至少三百年。
可是,三百年前的古代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
那个古代人一直在说着什么。他的语调就像他的身体一样僵硬,每句话中间都要停顿一会儿,一句话那么长的时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又似乎是嘴巴跟不上大脑的节奏,就像是一个中风瘫痪的人一样。
对于韩德仁,那些话就像外星语言一样难懂。他只能竖起耳朵仔细听,希望从其中听到哪怕一个他能听懂的词语。听了一会儿,他觉得那个古代人并不是在胡言乱语,似乎是在讲述某件事。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那个古代人忽然坐了起来,跳下床,僵僵地站在床边。
他要干什么?
韩德仁快要崩溃了。
;你是武大郎!你是潘金莲!那个古代人忽然怪腔怪调地喊出来两句无比清晰的话。
韩德仁剧烈地抖了两下。
那个古代人蹦跶着走了。
;咣当一声响,房门关上了。
韩德仁一下就醒了。
是个梦?
他惊魂未定,下意识地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额头上有东西。他又抖了一下,一把撕下来,发现是一张细长的纸条。他哆嗦着打开床头灯,看见上面写着三个歪歪扭扭的字:武大郎。
这不是梦!
韩德仁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冰窟里,身体机能和意识瞬间丧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扭头看了一眼钱如意。她直挺挺地躺着,像一具等待亲属告别的尸体,额头上也贴了一张细长的纸条,上面也有三个歪歪扭扭的字:潘金莲。

韩德仁的脑袋里;嗡地响了一下:她是不是已经死了?钱如意有轻微的鼻炎,每天夜里都打呼噜,可是现在她却无声无息,仿佛一具尸体。
时间似乎都定格了,世界似乎都死机了。
过了半天,韩德仁伸出手,碰了碰她。她动了一下,开始打呼噜了。那张细长的纸条随着她的鼻息一起一伏,看上去十分诡异。
韩德仁那一碰仿佛触到了她的开机键,她又开机了。
韩德仁松了一口气,忽然又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儿子没事吧?他跳下床,跑了出去。在这个空旷且没有温度的家里,儿子是他最大的牵挂。
时间已经到了下半夜,万籁俱寂。
月亮从一个很古怪的方向冒了出来,冷冷地看着世间的一切。
儿子住在二楼。他今年十二岁,上小学六年级,学习成绩不错,就是在家里不太爱说话,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玩电脑。
韩德仁一边跑,一边打开了所有的灯。
家里一下子亮堂了。
儿子的房间关着门。门上贴着一张球星的黑白海报,那是儿子的偶像,浑身的疙瘩肉,表情很孤傲,一副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
韩德仁轻轻地推开了门,借着走廊里的光,他隐约看见那个古代人面朝里躺在儿子的床上,一动不动。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带上了门。
那个古代人为什么会在儿子床上?
儿子去哪儿了?
韩德仁觉得家里飘荡着一股鬼怪之气。过了大约两三分钟,他终于回过神来,猛地推开门,扑了进去。为了儿子,他什么都不怕了,别说是古代人,就是外星人,他也敢和对方玩命。
儿子躺在床上,睡得无比香甜。
那个古代人消失了。
韩德仁惊呆了,心想:难道是刚才看花眼了?他轻轻地坐到儿子的床边,小声地叫了一声:;大志
他儿子叫韩大志。
儿子含混不清地答应了一声,没醒。
他还是不放心,伸手打开了灯,要看看儿子是不是完好无缺。刺眼的灯光把儿子弄醒了,他看了韩德仁一眼,把头扭向一边,说:;爸,你干什么呀?

;我问你件事。
;什么事?
;刚才,有没有什么人进了你的房间?本来,他想问;有没有什么东西进了你的房间,怕吓着儿子,就改了口。
;没有,怎么了?
;没事了,睡吧。
;爸,你把灯关上。
韩德仁关了灯。
房间里顿时黑了,走廊里的灯还亮着,灯光从门缝钻进来,有两道阴影,似乎是被门外的什么东西给挡住了。韩德仁想了想,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门外有人!
很长时间过去了,门外那个人一直不动。
韩德仁抓起儿子的棒球棒,悄悄地走了过去。他不能让危险永远停留在儿子的门外。深吸了几口气,他突然拉开了门。
是钱如意。
;你干什么?韩德仁走了出去,把门带上了。
;我醒了,没见到你
;我看看儿子。韩德仁拉起她,又说:;回房间说,别吵醒儿子。
被窝里已经凉透了,说明钱如意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
还没开始供暖,房间里有些许的凉意。
他们躺在床上,都不说话。韩德仁扭过头,反复打量着钱如意。她的五官是那么的精致,皮肤是那么的白皙,在灯光下,有一种妖艳的美。那个古代人说她是潘金莲,难道她真的要谋害亲夫?
回想起她之前说过的那句话,韩德仁的心一点点地冷了。
;你看什么?钱如意回避着他的眼神。
;刚才,你没发现什么异常?他盯着她的眼睛问。
;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
;早点睡吧。她伸手关了灯,用黑暗遮住了自己的面孔。
韩德仁觉得她在掩饰什么;她肯定已经发现了那张纸条。他的心里空荡荡的,那是恐惧的感觉。假如,她说她发现了一张可怕的纸条,他还不至于如此害怕,可是她偏偏说什么都没发现,这让他一下子警觉起来。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他慢慢地下了床,打算去客房睡。他不敢和这个女人同床共枕了。他刚走到门口,背后的钱如意突然问了一句:;你干什么去?
他打了个激灵,马上硬硬地说:;我有点累了,去客房睡。这句话明显不合逻辑;和她在一起睡,如果不想干什么,就不用干,累不着。
钱如意没说话。
韩德仁感觉她一直在背后盯着他。他拉开门,出去了。
躺在客房的床上,他不敢睡,焦急地等待着天亮。他认为,只要太阳出来,那些阴暗的东西就会遁形,危险就会消失。
;德仁钱如意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很低沉,有些鬼祟。
;干什么?韩德仁吓了一跳。
;我给你倒了杯水。
;我不渴。
;你喝了不少酒,得喝水。
;我不渴!
钱如意拧了几下门把手,发现门从里面反锁着,又说:;我把水放在门口了。
韩德仁没理她。
外面再也没有动静了。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武大郎就是被潘金莲下药毒死的,难道钱如意也要用同样的方法弄死他?一念及此,他赶紧下了床,打算把那杯水保存起来,等天亮之后拿去化验。他拉开门,一眼就看见钱如意端着一杯水,僵僵地站在门口,眼神木木地看着他。
他猛地把门关上了。
2、同一个梦
钱如意也做了一个梦。
一个同样的梦。
不同的是,她醒得晚一些。
是韩德仁把她碰醒的。
她没敢睁眼,装出了一副熟睡的样子。她之所以不敢睁眼,是因为她不知道韩德仁要干什么,不敢惊动他,只能静观其变。自从半个多月前的那个深夜,她无意间说错一句话之后,她再也睡不踏实了,生怕眼睛闭上之后就再也睁不开了。
当时,她说完那句话之后,立刻就吓醒了,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知道,韩德仁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而且心狠手辣,上一秒还和你有说有笑,下一秒就有可能要你的命。
她有一个情人,在一起已经快三年了。韩德仁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就在家里幽会。韩德仁给她的是物质上的享受,情人给她的是身体上的愉悦。她以为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自己说漏了嘴。
那些天,她一直在偷偷地观察韩德仁,没发现什么异常。也许,他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她有些侥幸地想。
直到那张纸条的出现。
刚看到那张纸条的时候,她吓得魂儿都快没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刚梦到一个古代人怪腔怪调地说她是潘金莲,韩德仁就在她脸上贴了一张纸条,难道他是在暗示什么?
潘金莲与人通奸,还谋杀亲夫。
韩德仁肯定认为她也会这么做。
她再也躺不住了,下了床,去查看韩德仁到底在干什么。她害怕看到这样一幕:韩德仁蹲在厨房里,阴沉着脸,一下下地磨着菜刀,旁边还有一把已经磨完的剔骨刀,泛着寒光,看上去无比锋利
还好,韩德仁去了儿子的房间。
她站在门口,听里面的动静。
什么都听不见。
回到卧室之后,韩德仁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还拐弯抹角地问起了那张纸条的事。她觉得,他这是要准备动手了。她没敢说什么,关了灯,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韩德仁离开了卧室。
他会不会打电话找人来弄死她?
她跟了出去,试探他的口风。

他守口如瓶,毫无破绽。
躺在床上,她不敢睡,焦急地等待着天亮。
天总是不亮。
她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贾闯的名字,想给他打电话,又怕韩德仁在门外偷听,就给他发了一条短信:韩德仁知道咱们的事了,怎么办?不到两分钟,贾闯回短信了:我弄死他!
她一下子放心了。她知道,贾闯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他说让谁死,谁肯定会死,而且不留一点痕迹,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又过了一阵子,贾闯又发来一条短信:你来坝山无名寺,我和你说点事。她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四十分。她想了想,回了一条短信:半个小时以后到。她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家。
老天还没睡醒,一片寂静。几只野猫在石板路上慢慢地走。这个时间,世界属于它们。地下车库门口旁边的草皮上,蹲着一个毛烘烘的东西,它的眼珠子贼亮,在黑暗中冷冷地盯着她。
野猫?
野狗?
不管是什么,它肯定不怀好意。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哒哒地响,那声音在沉寂的夜里穿出去很远。
门卫室里亮着灯,没看见人。
她用门禁卡打开门,出去了。
一辆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里面黑糊糊的。
她左右看了看,走过去敲了敲车窗户。
;去哪儿?一个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她猛地回过头,看见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站在身后,双手抓着腰带,裤子上的拉链还没拉上。
;去坝山。她避开了中年男人的眼神。

;上车。他有些迫不及待地说。
她坐在后座上,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毛烘烘的东西蹲在小区门口,冷冷地盯着她。借着灯光,她看见那是一条土黄色的狗,身上的毛乱蓬蓬的,缺少狗的温顺,多了几分野性。
它不会是一条狼吧?
她再回头看,它已经不见了。
此时此刻,在一公里之外的一个小区里,有一扇窗户里还亮着灯。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没怎么装修,跟毛坯房差不多,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电脑桌和一台电脑,显得有些冷清。
这也是韩德仁的房子,贾闯一个人住在里面。
电脑还开着,因为长时间不碰,黑屏了。贾闯关了灯,回头看了一眼,显示器上的电源指示灯还亮着,红红的,像某种动物的眼珠子。他想了想,没理它,打开门出去了。
他要去坝山见一个女人。
贾闯长得很男人,光头,黑皮肤,眼神阴沉。
三年前,韩德仁在报纸上登了一则广告:招聘董事长助理,要求是男性,有5年以上驾驶经验,年龄30岁以下,身强力壮,高中以上学历,待遇优厚。
其实,他就想招一个司机。
三十多个人应聘。
贾闯排在第七位。
选了一个黄道吉日,韩德仁面试他们。前面的六个人,都很能说。韩德仁觉得他们的嘴巴比拳头厉害,没看中,就让他们走了。贾闯进来了,直直地站在那里,问一句答一句,话很少。韩德仁觉得他似乎没什么本事,就让他走,顺便叫下一个人进来。
;不用叫了,我是最后一个。贾闯低眉顺眼地说。
韩德仁一怔:;那些人呢?
;我把他们打发走了。贾闯盯着他的眼睛说。
韩德仁又愣了一下,马上就笑了,说:;行,就是你了。
就这样,贾闯成了韩德仁的司机。
今天晚上,他没开车。
韩德仁那辆车,太拉风,开出去太扎眼,他决定打车去坝山。
这是一个新建的小区,刚交房没多久,大部分业主都还在装修,几乎没有人入住。小区里很安静,静得能听见水里的鱼游动的声音。
走过景观河上的小桥,就到了小区的西门。大门内,路灯明晃晃地亮着。大门外,是几处在建的工地,黑灯瞎火的。
贾闯跨出了大门。
等了老半天,一辆出租车慢悠悠地驶了过来。司机是个女人,她很警惕地看了一眼贾闯的光头,一脚油门,出租车像兔子一样跑远了。
贾闯往前走了一会儿,站在一个十字路口继续等。过了大约十分钟,来了一辆电动三轮车,红色的。开车的是一个老头,戴一顶毛烘烘的帽子,他看了贾闯一眼,慢吞吞地问:;坐车吗?
贾闯摸了摸光头。
那个老头拿下了帽子,也是光头,头顶上有一条很长的疤,看上去十分狰狞。
贾闯上了车。
;去哪儿?老头问。
;坝山。
;八十块钱。
;打车最多四十块钱。
;只有胆子大的人才敢拉你,才敢双向收费。
;有道理。走吧。
老头笑了一下,发动了电动三轮车,出发了。
月亮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老天黑着脸,没有一丝表情。深更半夜,路上没有车,电动三轮车大摇大摆地行驶在马路中间,一路向西。
前面的楼房越来越矮,灯光越来越少。
;你去坝山干什么?老头问。
;去见一个人。
;女人?
贾闯默认了。
老头回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你胆子挺大。
;怎么了?贾闯听出他的话里有暗含的意思。
;坝山那地方,有点邪门。
;怎么邪门了?
;你以前没去过坝山?
;没有。

老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那里原来有一群记得自己前世的人,他们自称再生人。
;再生人?
;对。我有个亲戚的家就在坝山底下,我听他说过一些再生人的事。
;你说给我听听。
老头就讲了几个再生人的故事。
有一个中年妇女,十多年没吃过主食,每天只喝一点水,吃一点蔬菜,但是身体很不错。她说她的前世是她的姥姥。她姥姥死的那天,她出生了。她从不管她妈叫妈,一直喊她妈的乳名。
有一个小伙子,他的前世是明朝的一个士兵,在和蒙古人打仗的时候,被敌人用刀砍死了。他的魂儿在蒙古大草原上空转悠了几百年,每天都是风吹草低见牛羊,一直找不到回家的路,三十年前才投胎。他的脖子上有一处刀伤。
有一个驼背老头,八十多岁了,他的前世是一匹在沙漠里孤独行走的骆驼。
有一个女孩,她的前世是雍正的妃子,十九岁时,死于后宫争斗。她最爱看清宫戏,说那是她的家事。她花了不少钱,请一位高人给她起了一个既高贵又忧伤的名字:爱新觉罗?痛经。


电动三轮车跑了半个小时,老头抬手指了指前面,说:;到了,那就是坝山。
贾闯给了他一百块钱,没让找零,下了车。
四周黑咕隆咚的。
前面有一座很矮的山,不到二百米。在半山腰,有一座很小的无名庙,只有一间正殿,几间偏房。站在山脚下,能看见无名庙里有昏黄的灯光,在黑暗中显得十分寂寥。
贾闯沿着小路,往山上走。
小路两边是比小腿还高的枯草,密密匝匝,那是坝山的头发。几百米外,有一个村子,几只狗在卖力地叫着,不知道发现了什么。
很黑,看不见脚下的路,走起来磕磕绊绊。
贾闯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
无名庙的木门残破不堪,关着和开着没什么区别。
贾闯走了进去。
院子里有一颗很粗的树,已经枯死了,枝桠张牙舞爪地伸向夜空,有一种阴暗的美。
贾闯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不祥的气味,他一下子警觉起来。
正殿的门关着,看不到里面。
他慢慢地走过去,推了推门。
木门;吱呀一声,慢慢地开了。
贾闯看见了钱如意。确切地说,是看到了她的脑袋。
钱如意的脑袋被人摆在佛像前的木头案子上,身体却不见了。木头案子上还摆着五个盘子,里面是她的心肝脾肺肾,还冒着丝丝热气。到处都是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有几滴血还溅到了佛像的脸上,显得更加诡异。
贾闯呆了片刻,掉头就跑。
几只大鸟无声无息地飞了过来,蹲在院子里的那棵枯树上,高一声低一声地叫,那声音很难听。它们叫了很长时间。
大殿里死寂无声。
一切似乎都还是刚才的样子。
不对,有一点变化。
钱如意的眼睛睁开了。
现在是凌晨四点,天亮前最黑暗的时间。
3、还魂
贾闯跑回了家,用了一个小时。
电脑还开着。他上了线,看到那个女孩在线。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网名很怪异,叫支离婴勺,聊了快半个月了,很投机,约定去坝山无名寺谈人生聊理想,没想到却遭遇惊魂一幕。
你在吗?贾闯问。
过了三分钟,支离婴勺才回复:在。
你怎么没去坝山?
我刚回来。
你看到什么了?
她没回话。过了一分钟,她下线了。贾闯知道,她肯定也看到了那一幕。他百思不得其解:几个小时之前,他把钱如意送回了家,为什么她却死在坝山无名寺?
他不知道,这件事和他有某种黑暗的联系。
时间回到三个小时之前。
韩德仁下定决心,要弄死钱如意。虽然她很漂亮,也很擅长交际,帮他办了不少事,但是她知道他太多的秘密,如果她生了外心,后果不堪设想。
他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耿大雷的名字。耿大雷是他的拜把子兄弟,相貌普通,个头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看上去很不起眼。这只是表象。其实,耿大雷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手段之残忍,手法之高明,令人咋舌。
如果说贾闯是韩德仁握在手里的一把菜刀,那耿大雷就是他藏在怀里的一把手枪。
菜刀虽然厉害,但比起手枪差远了。
现在,韩德仁要掏枪了。
手机只响了一声,就通了。
;是我。耿大雷的声音像他的人一样阴冷。

;帮我杀个人。没有寒暄,韩德仁开门见山。
;谁?
;钱如意。
;没问题。你想让她怎么死?耿大雷没有多问,这是他一贯的风格。
;她既然想当潘金莲,那她的下场也应该和潘金莲一样。
;行。
;今天晚上,她可能会有动作。
;我现在就过去盯着。
;还有,我想知道西门庆是谁。
;没问题。
;明天我把钱打给你。
;行。
韩德仁挂断了电话。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钱如意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伸了个懒腰,打算睡觉了。刚躺下,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光着脚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往外看。
红枫树下什么都没有。
那个古代人去哪儿了?
他愣了片刻,回到床上躺下了。他是一个无神论者,冷静下来之后,他觉得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是有人在搞鬼,有人要搞死他。这个人能把纸条贴到他的脸上,就能把匕首刺进他的胸膛,必须把他(她)找出来。

他(她)是谁?肯定是他的仇人。可是,他的仇人多如牛毛,要想从其中找出一个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韩德仁想:这个人能进出他的家,肯定有他家里的钥匙。他家里总共有六把钥匙,其中两把藏了起来,还有四把。除了他之外,钱如意、儿子和保姆各有一把。
他逐一分析。
保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是他老家的远房亲戚,手脚勤快,老实本分,来他家十几年了,从没有过异常举动。
儿子是亲生的,还是个小孩子,忽略不计。
最后,韩德仁把目光对准了钱如意,认为肯定是她勾结外人,企图制造恐怖,要吓死他。问题是,她的同伙为什么要在她的脸上贴纸条,指名道姓说她是潘金莲,这个举动明显是在出卖她。
恐怖更深邃了。
韩德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四点,他的手机响了,收到了耿大雷发来的几张照片,有钱如意被杀后的样子,还有一个男人惊恐的表情,是贾闯。照片下面是一行简短的文字:坝山无名寺。
西门庆竟然是贾闯。
韩德仁的心一下子硬了。
一连几天,风平浪静。
钱如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有人再提起她,放佛她从没出现过一样。
保姆每天忙忙碌碌,进进出出。
儿子按时上学,按时回家,按时睡觉,一切照旧。
贾闯依然沉默寡言,随叫随到。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
韩德仁觉得一切刚刚开始,他看到的只是一个恐怖的开头,后面更惊悚。
这一天,他的新楼盘开盘。他让手下人请了一些三四流的明星到场,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前文中提到的大人物也会出席,还要讲话。
他一大早就去了公司。
女秘书交给他一份嘉宾名单,上面有活动流程。他漫不经心地翻看着,眼睛突然瞪大了:他看到了钱如意的名字,而且她还要表演一个节目,安徽民间小调《潘金莲拾麦子》。
;这是怎么回事?他指着钱如意的名字问。
女秘书看了一眼,说:;她是我们请的明星,本地人。她刚来没几天,还不知道钱如意和韩德仁曾经是夫妻关系。
;谁请的她?
;宣传部周部长。
;把他找来。
女秘书转身走了。
过了一会儿,周部长来了。
韩德仁指着钱如意的名字,问:;这是怎么回事?
周部长看了一眼,脸色一变,吞吞吐吐地说:;可能是名字印错了。
;为什么要表演这个节目?
;有人点名要看。
;谁?
周部长说了一个名字,是那个大人物。
韩德仁就不再说什么了。
上午十点,庆典活动准时开始。客户在保安的引导下,有序地进入现场。一支爵士乐队正在演奏一首什么曲子,韩德仁听不懂。他和那个大人物,还有几个小一点的大人物,端坐在主席台上,表情肃穆。
那几个明星也坐在主席台上,面前都有一个红色的牌子,上面印着他们的名字。印有钱如意名字的牌子后面是一把空椅子,她还没来。
韩德仁不时瞥一眼那把空椅子,心里忐忑不安。
主持人在台上讲了些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女秘书在背后碰了碰他,提醒他上台。
韩德仁挤出一丝笑,和几个大大小小的大人物走上前台,一起触摸水晶球。水晶球闪了几下,亮出;帝王城开盘大卖的字样,很是绚丽。
台下鸣响了礼炮:;咚,咚,咚,咚,咚
工作人员往台下扔礼品,众人争抢。
演出开始了。
第一个节目是魔术表演。
一个长得像女人的男魔术师,让助手把一个大箱子搬上台,把一个长得像男人的女人塞了进去,比划了几下,再打开箱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男魔术师用手一指,那个长得像男人的女人从台下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第二个节目是二人转。
几个穿得很滑稽的男女在台上翻跟头。
韩德仁的心里无比紧张。按照流程,下一个节目就是钱如意表演的安徽民间小调《潘金莲拾麦子》。
二人转演完了。
主持人报完幕,请表演者上台。
韩德仁死死地盯着主席台旁边的一道小门,演员们会从那里走出来。

现场鸦雀无声。
有个孩子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在安静的现场显得十分突兀。
大人物凑到韩德仁耳边,低声说:;这个节目好看。
;那我好好看看。韩德仁说。
;我就喜欢潘金莲。
;男人都喜欢她。
;对,男人都希望别人的老婆是潘金莲,自己的老婆守身如玉。
韩德仁的心里一冷,没说什么。
小门上的布帘动了一下,一只苍白细长的手伸了出来,肯定是个女人。
韩德仁瞪大了眼睛。
一个女人慢慢地走了出来。她穿一身白色的戏服,一尘不染,发髻很高,上面插着一根玉簪,脸上涂了厚厚的粉,比纸还白,眼圈红红的,嘴巴红红的。她往主席台方向看了几眼,目光在韩德仁身上停留了大约一秒钟,扭过头,开唱了:
有一个菱花镜子面前放,
月牙木梳拿手间。
拆开乌云如墨染,
红头绳来破根缠。
左梳右梳盘龙髻,
梳上个小蝴蝶在上边。
先梳头来再洗脸,
然后再把衣裳穿。
我这里打扮完备了,
来到上房便开言。
尊丈夫你来看一看,
你看我新鲜不新鲜?
她的声音很怪,不能确定是不是钱如意。韩德仁只能确认一点:她的身高和身材跟钱如意相差无几。他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她卸了妆,那会是一张什么样的脸?
唱到;丈夫两个字的时候,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突然扭过头看了韩德仁一眼,那眼神无比深邃,里面有些许阴冷的东西,还有几分恶毒。
韩德仁的心一下就空了。
过了一阵子,她的表演结束了。
离开之前,她又看了韩德仁一眼,还是那个眼神。
韩德仁再也坐不住了,和身边的大人物客套了几句,离开主席台,去后台找她。
她不见了。
问了问工作人员,韩德仁得知贾闯把她送走了。
又是贾闯。
韩德仁给贾闯打电话,让他回来之后去他的办公室。他没有心情再看表演了,跟那几个大大小小的大人物打过招呼,独自返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很大,装修很奢华,有一个巨大的书柜,里面摆满了各种精装书,他一本都没看过。还有一个两米多长的水族箱,一条金龙鱼在里面孤独地游着,表情木然。
韩德仁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贾闯来了。
;坐。韩德仁指了指沙发。
贾闯就坐下了。
;喝点什么?洋酒?香槟?韩德仁问。
;我是司机,从不喝酒。
;那就喝洋酒吧。韩德仁倒了两杯酒,给了他一杯。
贾闯接过酒杯,没喝。
;来这里上班几年了?韩德仁问。
;三年零十七天。
韩德仁看了他一眼,又问:;你以前干什么?
;开车。
;开什么车?
贾闯沉默了几秒钟,缓缓地吐出两个字:;灵车。
韩德仁打了个冷战,说:;你胆子挺大。
贾闯没说话。
;给我开车适应吗?韩德仁又问。
;开始不适应。
;为什么?
贾闯忽然笑了笑,说:;我以前开灵车,拉的人都不会说话。
这是韩德仁第一次看见他笑。
;你刚才去哪儿了?韩德仁终于切入了正题。
;有一个女明星让我送她回家。
;她叫什么?
;我没问,她也没说。
;她家在哪儿?
贾闯犹豫了一下才说:;坝山,无名寺。
韩德仁倒吸了一口凉气,怔怔地看着他,半天没说话。过了一阵子,他开口了:;你以前去过坝山无名寺吗?
;去过。贾闯毫不掩饰地说。
;去干什么?
;见一个网友。
;见到了吗?
;没有。
韩德仁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地问:;你看到什么了?
贾闯迎着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说:;看到钱如意了。
;她怎么了?
;死了。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你没问。
韩德仁站了起来,走到水族箱前面,背对着贾闯,说:;有人告诉我,你是钱如意的情人。他从水族箱的倒影上观察着贾闯的一举一动。
贾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慢慢地说:;我不是。
韩德仁转过身,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不是。
贾闯也笑了笑,说:;我知道你知道。
;你陪我去一趟坝山无名寺,可能要在那里住两天。韩德仁又说。
;我去准备一下。贾闯站了起来。
韩德仁挥挥手,说:;去吧。
贾闯出去了。
办公室的角落里有一扇很隐蔽的小门,推开门,是一间不大的卧室。韩德仁走进去,脱下西装,换上一身利索的衣服,收拾了一些东西,出发了。
他要开始反击了。
看守所里很寂静。
他是重犯,住单间。他睡不着,直直地躺在床上,呆呆地想。这时候,他已经明白过来了:有人要害他。可是,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最大的嫌疑人是贾闯。他应该守在门外,得到指令之后,打开门,放韩德仁出去,然后清理现场。可是,他却不接电话,还关了机。
问题是,贾闯为什么要害他?
在这三年里,他对贾闯不错,以前也没得罪过他。
如果不是贾闯,那是谁?
他冥思苦想了一夜,没有结果。他觉得,如果能想起是谁在害他,说不定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可是,他偏偏一点头绪都没有。
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死定了。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他被带进了执行室,法警把他固定在注射床上,连接好心率测量仪器。一个面目慈祥的男人走近他,轻轻地问:;你害怕吗?

他想了想,说:;有一点。
那个男人一边给他挽袖子,一边说:;不用怕,一点都不疼,很快就好了。他没说很快就死了,这让韩德仁有些感动,他咧咧嘴,冲他笑了笑。
那个男人也冲他笑了笑,把针头扎进了他的静脉血管,又说:;你不用紧张,试着放松一点,真的不疼,就像打针一样。
韩德仁想起了儿时给他打针的大夫。
那个男人按下了注射泵上的注射键,药物开始进入韩德仁体内。
韩德仁的嘴唇抖了起来。
他的身体开始失去知觉,脑子却无比清醒,一幅画面毫无预兆地浮现出来:
他和耿大雷喝着酒,聊天。
耿大雷讲了一件趣事:他接了一个活,去另一个城市砍掉一个男人的命根子。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男人,扒掉了他的裤子。那个男人哭着求他,还给他跪下了。他没有心软,一刀下去,那个男人的命根子就掉在了地上。那东西在地上竟然还会动,像一条没有脑袋的毛毛虫
他当时喝了不少酒,很快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死亡来临的一瞬间,他又想起来了。
他用尽全部力气,从牙缝里缓缓地吐出两个字:;贾闯
他终于想明白了:是贾闯害了他,他中了贾闯的借刀杀人之计。
可惜,已经太晚了。
电脑显示屏上,他的脑电波已经从有规律的波动,变成了几条平行的直线。
他死了。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