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恶有恶报 > 详细内容

恶有恶报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
一阵激动而苍老的声音,从小瓦房的窗口飘了出来。那是一间相当破旧的小瓦房,墙壁上挂满了爬山虎,窗口上更是盖着厚厚的蜘蛛网。这么残旧的地方,本来是不合适住人的,但是里面,却偏偏住在一个瘫痪在床的老人;刚才那阵凄怨的叫声,就是这个老人发出的。
那老人喊了一会儿,便有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走到小瓦房跟前,不过她没有走进去,而只是在那布满蜘蛛网的窗口瞄了一下,之后就扭头冲着小瓦房斜对面喊道:;老洪,你快过来看看吧!你老爸也许又在做噩梦了!
小瓦房斜对面是一栋相当漂亮的小洋房,那年轻女子只喊了一声,小洋房里面立刻走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个穿得非常之随便,但是年纪相当年轻的男子;另一个则是白发苍苍的老妇人。那年轻男子和年轻男子一样,来到小瓦房跟前绝对不想走进去,而那个老妇人完全不理会这小瓦房有多么的残旧,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表哥,你觉得怎么样了?老妇人轻轻地替那老人盖了一下被子,关切的问道。
;我很辛苦!那老人咳嗽了很久,这才回答老妇人的问题,;我觉得我自己快要不行了!;你不行了就最好!外面的年轻男子听见老人的话,竟然鼓起掌来,;这样我就能够节省不少医药费!
;小洪,你怎么能当着你爸爸的面,说这些不孝话呢?那老妇人转过身来责备道。
;为什么我不能说这些话,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那年轻男子不以为然地说道,;表姑妈你要知道,自从那老不死生病以来,可是足足花费了我十万多
;你给我闭嘴!那老妇人喝了一句道,;这个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给他治病就是倾家荡产也是应该的!
;表妹,你任由他说吧!那老人发出垂死的声音道,;我并不在乎。
;你怎么能够不在乎呢,表哥?老妇人强忍着眼里的泪水说道,;他是你的亲生儿子,是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喂大,他说那些话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就算是大逆不道又怎么样?老人黯然说道,;这些都是我应该承受的。谁叫我之前为了赚钱,做那么多有亏良心的事情呢?这是报应!

;表哥
;表妹,你还记得明叔吗?老人有气无力的说道,;他本来活到七十三岁的时候,身体还非常的硬朗,就是因为无意中吃了我贩卖的假药,才撒手人寰的。是我害了他啊!我知道我刚才做梦的时候,为什么一直在叫吗?因为我梦见了他!我梦见他站在一个冒着热气的血湖上空,铁青着脸,指着下面沸腾的血水,对着我恶狠狠地说道,你看到了下面的血湖了吗?那里就是你死后的归宿地!说着就要拉我下去,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过来,我兴许就
老人说到这里,再次猛烈的咳嗽起来,几乎要咳出血来。
;好了表哥,你只不过是做梦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明叔过来索命。老妇人轻声安慰道,;好好睡觉吧!只有你休息好了,病才会好!
;报应啊!报应啊!那老人叫唤了数声后,这才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老妇人一直等老人熟睡了,才走出小瓦房,并且慢慢的把大门关上。
年轻男子看见了,问那老妇人道:;老不死睡着了?
;是的!老妇人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不过小洪,我得提前告诉你一声,以我多年来从医的经验,你爸爸怕是熬不过这两天,你要提前为他准备好后事。
;表姑妈,这个你不用操心。年轻男子拍着胸膛说道,;我本身就在殡仪馆工作,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完全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这就最好不过了!老妇人欣慰的说道。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道,;小洪,不要怪表姑妈啰嗦,你爸爸之所以有今天的报应,完全是他当年贩卖假药,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所致。你要以你爸爸为鉴,千万不要坐类似的事情,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表姑妈。年轻男子有些烦躁地说道,;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在殡仪馆里天天听我的上司说,所以我完全不会行差踏错的。
年轻男子正说着,手机忽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一接听,几乎要用激动的口吻说道:;是吗?我这就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妇人问道。
;是殡仪馆那边打电话过来的。年轻男子说道,;我的上司说,殡仪馆有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我回去帮忙!
;那你就去吧!老妇人说道,;这里有我看着你爸爸!
;那就谢谢你了,表姑妈!年轻男子说了声谢谢后,匆匆的离去了。
老妇人看着年轻男子离去的身影,情不自禁的说道:;但愿他能够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小洪,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年轻男子回到殡仪馆后,他的上司马上冲着他狂吼道,;你难道时间就是金钱吗?
;我知道,师傅!小洪道歉说道,;我本来想早点过来,可是我爸爸快要不行了,我得留在家里好好的照看着他!
;你爸爸不是有你那个做医生的表姑妈看着的吗?师傅不满的说道。
;可怎么说我都是他的儿子啊!我总不能丢下他不管吧?小洪无奈的说道,;师傅,咱们不说这个行吗?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帮助陈老板搞定那些东西。
;小洪说得有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从殡仪馆的休息室里走出来说道,;老郭,这不是批评小洪的时候,你还是赶紧把那五十件死人穿过的衣服给我处理好,我立刻带回我的加工厂里面去!MD,现在可是棉被的销售旺季,我怎么着也好狠狠的捞一笔,不然的话无法给我的下属发钱过年!
;陈老板请你放心,我一定会赶在天亮之前帮你搞定的!老郭说道,;不过在搞定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货款给我。
;老郭,你的这个要求很不合理啊!陈老板瞪大眼睛说道,;我们做了那多次生意,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拖欠你的货款?
;不是拖不拖欠的问题。老郭一本正经的说道,;看相的人都说了,相金先惠,格外留神。你把货款先给了我,我们做事情就会格外的迅速,这无论对你,还是对我,都有莫大的好处,陈老板你说是不是?;
算你狠!;陈老板嘟哝了一句,但还是一把厚厚的毛爷爷;递给了老郭。
老郭见到了钱,两眼马上放出异样的光芒来。他冲着小洪喊道:小洪,咱们开工!;

从正常的角度来说,要包装好五十多件衣服,那是一件相当轻松的事情,但是由于这些衣服都是死人穿过的,陈老板特地要求,必须要将那五十多件衣服用剪刀剪成碎片,这才能带走,因此小洪和老郭两个人,几乎是忙碌到天亮,才勉强的把那五十多衣服处理完。
呼;终于大功告成了!;小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筋骨后说道。
怎么样,是不是累坏了?;老郭笑着对小洪说道。
这是肯定的了。;小洪看了看手表说道,师傅你看,我过来的时候是凌晨的二点钟,现在已经差不多六点。也就是说,我们足足连续工作了将近四个小时。连续工作那么长时间,就是铁打的也会累的。;
年轻人,累一下没有关系的。;老郭说道,更何况如果你不辛勤的工作,那里会有钱啊?;师傅你说得是。;小洪由衷地说道,对了师傅,这一次陈老板给了你多少钱?;
这个数。;老郭伸出了十个手指头。小洪看了惊呼道:一万?怎么会这么多?;
小洪你忘记了吗?上次我们不是送了一百多张死人用过的棉被给陈老板吗?那一次他还没有给货款呢?所以这一次他是一次性结了两次的帐!;
老郭说着,掏出那一叠钱,数了四千块出来,交到小洪的手上:这是你的劳工费!拿着吧!;谢谢师傅!;小洪感激的接过老郭手上的钱,连声道谢说,师傅,我做完这一单生意,我能不能洗手不干啊?;
为什么?;老郭惊讶的说道,难道你不想继续发财了吗?;
是这样的,师傅。;小洪说着,将他爸爸的事情,还有他表姑妈的叮嘱原原本本跟老郭说了。老郭听后,当场就啐了一口:我靠!小洪你不是吧?这样的封信思想你也相信?;
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小洪苦笑着说道,而是我爸爸确实是因为这个,退休以后大小病不断。;
谬论!这些全都是谬论!;老郭说道,小洪你想一想,如果你表姑妈说的全是事实,那你师傅我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活得挺滋润的呢?这说不过去吧?;

好像是!;小洪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如果做这种事情有报应的话,师傅早就出问题了!;
还有一件事情你不要忘记了,小洪。;老郭敲着小洪的脑门说道,你之所以会有钱盖小洋房,完全是和一起搞这个生意赚来的。如果你不洗手不干的,就凭你在殡仪馆领的那么一点钱,能还得起你的那些贷款吗?;
老郭的话提醒了小洪,他盖那栋小洋房有一大部分的钱是从银行那里借来的,要是他不能及时还钱的话,那栋小洋房分分钟被银行拿去拍卖,到时候他和他妻子恐怕只能住在父亲现在住的那间破旧的小瓦房里面了。
师傅对不起。;小洪真诚的说道,我以后再也不说洗手不干这些话了!;
这就对了嘛!;老郭满意的说道,来,小洪!咱们这就叫陈老板进来验货!;
陈老板验完货后,已经是早上的七点钟了,小洪向老郭请了一个假,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
他门都还没有进,便听见小瓦房那边传来悲催的啼哭声。小洪听见这哭声,心里猛地打了一个哆嗦:难道爸爸已经;他急忙朝小瓦房那边跑了过去。
他的担忧完全没有错,当他走进小瓦房的时候,父亲的头部已经被被子盖了起来,表姑妈在妻子的陪同之下,坐在父亲的床边前低声的抽泣着。
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表姑妈,我爸爸是不是;
是的,你爸爸刚刚去世了!;表姑妈断断续续地说道。

爸爸!;小洪再也忍不住了,他冲到了父亲的床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虽然对父亲花了他十万多医药费感到非常的不满,但是毕竟血浓于水,他爸爸再怎么不是,现在死了,他这个孝子还是要当的。当然,这最重要的是,他表姑妈就在现场。
小洪对着父亲的遗体一连磕了七八个响头,这才在妻子的搀扶之下起了身。表姑妈抹了一把眼泪,低声说道:小洪,你要好好的安葬你父亲。;
表姑妈你放心,我师傅会帮助我安排好的。;小洪说着,当即打了个电话给他师傅老郭。过了没有多久,老郭便开着殡仪馆的灵车,来到了小瓦房跟前。
小洪,你父亲的遗体呢?;老郭走进小瓦房后,立刻粗声粗气的说道。
师傅,在这里!;小洪连忙说道。他正要带师傅来到父亲的灵床跟前,他的表姑妈却突然说道:小洪,你怎么会认识这个人?;
表姑妈,他不是别人,他是我在殡仪馆的师傅啊!;小洪见表姑妈一脸的不高兴,慌忙解释说道。
;我当然知道他曾经是殡仪馆的师傅,但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还会在殡仪馆里工作?表姑妈一脸严肃的说道,;老郭,你怎么还有脸混在殡仪馆,难道你忘记了你是怎么害死小张了吗?
;呵呵!这位老太太,想必你是认错了人吧!老郭笑呵呵地说道,;我虽然也在殡仪馆里工作了将近三十年,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对你说,我不是你说的那个老郭!
;老郭,你别在这里狡辩了。表姑妈不依不挠地说道,;别的人我可能会认错,但是你,我就是死,也不会认错的。小洪。表姑妈冲着小洪喊道:;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我不想我表哥的遗体让这个坏人给玷污了!
;那就最好不过的了!老郭大大咧咧的说道,;反正我来这里帮忙,也捞不到什么好处,不管就不管吧!
这两位老人的话,可真让小洪感到非常的为难。他如果听表姑妈的话,将老郭赶走的话,那他在殡仪馆肯定呆不下去的,可是如果他不听表姑妈的话,后果将会是不管了,什么事情都没有自己的饭碗来得重要。
小经过一番思量之后,作出了一个异常正确的决定。只见他一脸认真的对表姑妈说道:;表姑妈,真的对不起了。我无论如何都要师傅留下来帮忙操办我父亲的丧事,因为一来他是我的师傅,二来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懂,需要师傅在一旁指点着。
你;表姑妈生气地指着小洪的脑门,想好好的批评一通,无奈这个时候住在附近的乡里乡亲都来到小瓦房,协助小洪操办丧事。在这么多的面前,她不好意思发作,只得低声说了一句道:等你父亲的丧事办完了,我再慢慢的和你算账!;

在老郭的操持下,小洪父亲的葬礼办得规规矩矩,有板有眼,懂行的乡里乡亲见了,自然是对老郭赞不绝口。
小洪听见乡里乡亲的称赞,心里本来是非常的高兴,但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当中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知道他的那个表姑妈,会怎么处理他和老郭的事情。
小洪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在火化工准备将装着他父亲遗体的火化棺推进焚化炉之前,按照他们当地的习俗,必须要打开棺盖,见先人最后一面,并且说些好话,好让先人安心的离去。
作为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老郭本来是不用参与到其中的,但是乡里乡亲却说,老郭是小洪的师傅,仔细的计算起来的话,也算是和先人相熟的人,因此老郭也应当参与到其中。老郭见乡里乡亲说得很有道理,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根据当地的习俗,他被安排到最后,不过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看见自己父亲的遗容后,居然大言不惭地说道,老叔,你去了之后,可要好好的保佑你儿子,还有我啊!我们可是指望你帮助我们发大财呢!;老郭说到最后,还将小洪拉了过来,继续说道:你在下面要是没有钱花的话,就报梦给你的宝贝儿子,让他烧多一点纸钱给你!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开口,他要是做不到,我会敦促他做好的!总之一句话,只要你帮助我们发大财,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们会都尽力满足你的。;
由于此时大部分乡里乡亲均远远的避开即将火化的棺材,因此老郭这番话只有小洪夫妻二人和表姑妈听见。小洪夫妻听了倒没有什么,关键是对他有偏见的表姑妈听后,当场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行了老郭,你说这些话,难道不怕死后被阎王爷打进十八层地狱吗?
;我为什么要怕?老郭厚颜无耻的说道,;我说的这些,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平时烧香拜佛都会说的话,她们都不怕死后被阎王爷打进十八层地狱,我怕什么?
;那是因为她们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事实上她们根本不会为了赚钱而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表姑妈生气的说道,;而你自己呢?我不说你心中也应该明白了吧?
;我明白什么,麻烦大姐给我指点一二!
;你表姑妈被老郭这么一说,气得几乎说不出话,只得对小洪说道:;小洪,以后你不要在殡仪馆上班了,知道吗?

;知道了小洪嘴上虽然答应了表姑妈的要求,心里却想道,;叫我不要在殡仪馆上班,那我欠银行的钱我怎么还啊?
小洪忽略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的表姑在政府拥有广泛的人脉,要他不能在殡仪馆上班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也是为何小洪一家人为何对她唯唯诺诺的缘故。
果然,就在他父亲下葬之后的第三天,小洪回到殡仪馆去上班,却被馆长告知:;对不起,你已经被殡仪馆辞退了。
;为什么?小洪惊讶的说道,;馆长,你为什么要辞退我?我在殡仪馆工作的这几年,可是一直兢兢业业,从来没有犯过什么大错啊!
;这是上面的意思。馆长面无表情的说道。
;上面?上面的领导为什么要辞退我,我可是从来没有得罪过他们啊?
;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馆长说道,;小洪,我直接跟你说了吧!殡仪馆辞退你,完全是你表姑妈的意思。
;我表姑妈凭什么小洪说到一半就不敢说下去了,因为他想起了表姑妈身上所拥有的社会能量。
;唉!表姑妈可真是把我给害惨了。小洪站在殡仪馆对面的小卖部跟前,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唉声叹气的说道,;我丢了殡仪馆这份工作,你叫我怎么还欠银行的钱啊?
;不就是欠银行十几万而已,你用得着这么愁眉苦脸吗?小洪的背后突然响起了老郭的声音。
小洪吃了一惊,急忙转过身来,当他看见老郭笑嘻嘻的看着他时,连忙求救似的说道:;师傅,你快救救我啊!我还想跟着你在殡仪馆里工作。

;有你表姑妈在民政局那里的关系,你返回殡仪馆工作一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老郭的话一下子让小洪的心情凉了大半截,;不过看在你是我徒弟的份上,我可以指一条财路给你。
;财路?小洪听得这两个字,一双眼睛登时发出耀眼的光芒来,;什么财路,师傅你快告诉我!
;你去跟陈老板合伙做生意,就可以彻底解决你的问题。
;跟陈老板合伙做生意?这能行吗?小洪疑惑的说道,;陈老板愿意跟我合伙吗?
;废话,要是陈老板不肯跟你合伙的话,我能跟你说这些吗?老郭瞪大眼睛说道,;他昨天已经跟我说了,只要你肯出个两三万,他就答应你合伙。这两三万你应该出得起吧?
;出得起!出得起!小洪连声说道,;可是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陈老板会愿意跟我合伙呢?;这主要是他缺乏可以合作的对象。老郭说的这句话颇为深奥,令小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直到他拿着刚才银行里取出的三万元,去工厂见到陈老板本人时,他才明白过来。
陈老板开的工厂,严格的一点来说,只能叫做手工作坊。这是一家隐藏在垃圾回购站里面的地下棉被加工场,小洪跟着老郭去到那里的时候,陈老板正指挥着三个穿着破旧衣服的老农民在那里忙碌着。
;陈老板,我把小洪带过来了。老郭开口说道,;他答应了跟你合伙的计划。
;真的吗?陈老板听说后,立刻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跑过来笑眯眯的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小洪,你以后就跟着我混吧!我老陈保证让你大富大贵!对了,你的那个合伙的钱拿来了没有?
;拿来了!拿来了!小洪慌忙将怀里用报纸包起来的那一叠钱交给陈老板。陈老板拿过后只是简单地数了数,便忙不迭地说道:;好了,小洪!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合伙人了。现在你和我一起去外面拿材料。
;拿材料?拿什么材料?
;当然是做棉被用的材料了,你在殡仪馆工作的时候又不是没有见过。
;可是,这几天殡仪馆没有多少死人衣服可以用啊?
;谁说拿材料就一定要去殡仪馆的?有一处地方比殡仪馆拥有更多的材料。
;不是吧?这一带竟然有比殡仪馆更多的材料,我不相信。
等陈老板带着小洪来到了目的地之后,小洪才明白,陈老板所言非虚。
因为他说的地方,正是山村的坟场。

;陈老板,你不要告诉我,我们需要的材料,是那些坟墓下面的棺材里面,盖在死人身上的棉被和他所穿的衣服。
;宾果,你回答完全正确。陈老板说道。
;哪我们岂不是要盗墓?小洪有些吃惊的说道,;这可是犯法的啊!
;只要我们运气足够好的话,就不需要盗墓。陈老板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一带埋葬的,都是山村那些穷苦人家的先人。这些穷苦人家因为家境过于贫穷,连埋葬先人都是草草了事的,所以他们的坟墓只要遇着大雨,棺材就很容易暴露出来,这样我们就不用大费周章的挖坟了。;可是,要是我们没找到这些坟墓呢?
;找不到这些坟墓,那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要盗墓了。陈老板说道。
;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被抓进监狱里面吗?
;怕什么?陈老板不屑一顾的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里的坟墓都是属于山村那些穷苦人家的,这些老实巴交,斗大的字都不认识几个,即使他们知道自家的坟墓被盗,也绝对不会想到报警。更何况只要我们手脚干净的话,他们还会误以为自家的坟墓被雨水冲坏了呢!
;可是
;不要可是了,小洪!陈老板不满的说道,;难道你不想发财吗?
;想是想,不过发这种死人财,会不会遭到报应啊?
;报什么应?陈老板一脸轻松的说道,;我干这种生意已经五年了,要是有报应的话,早就报应到我身上了。小洪,不要犹豫了,快点干吧!天亮之前我们还要回去呢!
在陈老板的劝说下,小洪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成见,开始帮助陈老板寻找材料。他们的运气非常之好,在山坟里转了几圈,就已经收集到三四十件棉被和二十来件寿衣,尽管这些东西已经发霉发臭,可是还是比较完好,完全符合陈老板的要求。
;今天晚上真是太幸运了。陈老板一边收拾着战利品,一边开心的说道,;我从来没有试过一个晚上不用挖别人的坟墓,就能收集到这么多材料,这下我们可要赚不少了。小洪你真是我的招财猫啊,呵呵!

看着那些战利品,小洪却完全高兴不起来,他觉得做这些事情,比从乞丐的碗里抢钱还要卑鄙。再说了,他在某一个坟地上捡东西的时候,总觉得背后有一双在悄悄的盯着他,可是当他回头观望时,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当他协助陈老板将那些东西搬上小货车时(他们是开着小货车过来的),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有一回他甚至仿佛听见有人在附近喊道:;不要拿走我的东西!但是仔细一看,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难怪我只给三万,陈老板就答应跟我合伙了,原来做他的合伙人是要这些事情!小洪心中想道,他很想退出,但是一想到银行那笔欠款,他不得不打住了这个念头。
将材料运回了手工作坊后,陈老板又带着那三个老农民马不停蹄的赶工,终于赶在第三天早上之前,把一批用死人用过的东西做成的黑心棉棉被做好。
;小洪,咱们走!陈老板擦了擦已经发红的眼睛,兴奋的说道。
;走?去哪里?
;当然是去我的店铺,把这些棉被卖出去了。陈老板说道。
陈老板所说的店铺就在菜市场对面的一条街上,那里有许多日用品店铺。
陈老板的店面名字叫做;良心棉被,这和他实际上贩卖的东西不啻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你不是将这些棉被转卖给那些品用品店铺吗?为什么还要自己租个店面卖出去?小洪不解的问道。
;卖给那些日用品店铺?哼,那岂不是便宜了他们?陈老板说道,;他们都是一些压价的高手,我与其将棉被卖给他们,我还不如自己亲自来呢!

小洪对此将信将疑,但当他在店铺呆了一会儿,看着陈老板是如何贩卖棉被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陈老板这样做的目的。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中国十大品牌被子的包装袋,将棉被装了进去,然后进行叫卖。凡是买过日用品的人都知道,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挂上了;十大品牌这些名号,身价立刻升高至少十倍。陈老板就是通过这些手段,将大把大把的钱都赚进自己的腰包里。
小洪本来越来越看不惯陈老板的行为,可是当陈老板将卖棉被的钱分了一半给他之后,他就立刻转态了。没办法,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有那一个人是不喜欢钱财的呢?
小洪拿着陈老板喜滋滋的回到家中,一进门,他就拿着那些钱在妻子的眼前扬了扬说道:;老婆你看,我这几天赚了多少钱?
;天哪,老公,你上哪儿工作了,怎么这么多钱啊?小洪的妻子看见小洪手上的钱,不禁惊呆了。
;上班哪有这么多钱啊?小洪自豪的说道,;这些都是我跟别人合伙做生意赚来的。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小洪的妻子开心的说道,;不过老公,我在家里也不赖。我跟王姐打麻将的时候,她输了一个价值不菲的棉被给我。
小洪的妻子说着,将一个印有;罗莱桑蚕丝被字样的棉被袋拿了出来。
;这棉被可是价值不菲啊!小洪看了一眼后说道,;老婆,你是怎么让王姐输了这么一个棉被给你呢?
;不是我想赢的。小洪的妻子说道,;而是今天王姐的手气不太好,输到连钱都拿不出来,只好拿这个刚买回来的棉被给我充数。听王姐说,这棉被原价是一千多,被她砍价砍到四百多!
;这么厉害!小洪兴奋的说道,;看来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一千多快的棉被是什么滋味的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小洪的妻子说道,;小洪,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就早点睡觉,好不好?;好是好,可是我回来之前刚跟小惠通过电话,我答应今天晚上跟她一起玩拼图的。小洪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有什么?小洪的妻子说道,;你让小惠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就行了,反正她每天睡觉之前,都喜欢自己玩一会儿的。
小洪觉得有理,于是当他的女儿小惠向他提出今天的承诺时,他委屈的拒绝了。
看着女儿一脸不开心的返回自己的房间里,小洪觉得对她有所亏欠。
但是当他和妻子一起,躺进那张价值一千多元的棉被时,他就全然忘记了女儿的事情了。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小洪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是被耳边这么一阵凄怨的声音给我弄醒的。他睁开眼睛,看见床尾上好像站着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男人,不禁有些疑惑的说道:;你是谁?
那男人并没有说话,而只是用手指了指他所盖的那张棉被。
;你想要这张棉被?为什么?这张棉被可不是你的!小洪不高兴的说道,他正想起来对着那个男子怒骂一顿,可是他想了想,猛地觉得事情有些不妥:;不对啊!这里是我家,怎么会有个男子站在我的床尾呢?难道是
他紧张的再次朝床尾看去,却发现那个男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怎么会这样?小洪迷惑不解的说道,;哪个男人上哪儿去了?
;老公,好好的睡觉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小洪的妻子翻了个身,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道,;你不想睡觉,人家还想睡觉呢!
;对不起!小洪急忙说道,;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说些不着边际的梦话而已。由于事情还没有确定,小洪并不想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因此他故意撒了个谎。
;既然是做噩梦,那就继续睡吧!小洪的妻子不满的说道,;你不是说明天上午还要到陈老板那里去的话,你不睡的话,怎么还有精力跟他一起做生意啊!
;我知道了!经自己的妻子这么一说,小洪也觉得有着浓浓的睡意。他打了一个哈欠,正想继续睡觉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他女儿的声音:;叔叔,你真是厉害,竟然这么快就拼完了这幅图,我爸爸可是花了半天,才勉强拼了一半呢?
;叔叔?小惠什么时候约了人在外面玩?小洪疑惑的想道。他看了看放在床边的闹钟,发现现在已经是午夜的一点钟了,;不对啊,就是小惠约了人,也不可能午夜一点钟还没有走。这当中一定有问题!不行,我得去看看!
小洪本想直接冲出去,质问这个时候还留在家中,陪自己女儿玩的那个男人,可是他转念一想,觉得这样出去有些冒失。他留了一个心眼,不马上冲出去,而是悄悄的打开房门,悄无声息的观察着客厅里的情况。

当他勉强的看见客厅的环境时,他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客厅里根本就没有开灯,而她的女儿则一个人坐在窗户跟前,靠着从外面射进来的,相当之昏暗的月光,在那里玩拼图。
不!他女儿不是一个人!小洪仔细看了一会儿,依稀的看见她女儿对面好像隐隐约约坐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和刚才站在他床尾的那个男人是一模一样的。
;怎么会这样?小洪惊讶万分的说道,;怎么我刚才看见的男人,会跟小惠一起玩?
他想立刻冲出去看个究竟,但是那个男人似乎已经觉察到他的存在,对着小惠不知说了一句什么,便起身走了。他走的方式非常之奇怪,是直接从窗户飘了出去。
;叔叔再见!小惠站起身,冲着窗户不停的招手。这个场面,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感到不可思议。
小洪终于忍不住了,他推开房门,走到小惠跟前说道:;小惠,你刚才在跟谁说再见呢?;一位年纪和你差不多的叔叔啊!小惠一脸纯真的说道。
;叔叔?都这么晚了,这位叔叔是打哪儿来的?小洪厉声说道。
;爸爸你不知道吗?小惠有些惊讶的说道,;他是从你的房间里走出来的啊!
;我的房间?小洪听了女儿的话,差点昏了过去,;爸爸的房间里怎么会有一位叔叔呢?这不太可能吧!
;但是叔叔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啊!小惠认真的说道。

看着宝贝女儿那天真无邪的小脸,小洪知道她所说的一定是事实。可是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那个男人到底是从哪里来,他又是怎样走进自己的房间呢?
第二天,小洪心思重重的回到了陈老板的店铺。他还没有走进去,便听见陈老板和一个中年妇人在哪里激烈的争吵着。只听得那中年妇人大声说道:;老板我跟你说,这张棉被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退货!
;退货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也得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原因啊!陈老板说道,;可是你刚才说的那个算什么理由,睡了我的被子,晚上就被鬼缠,你是在说聊斋吗?
;我说的不是聊斋,而是确确实实发生的事情!中年妇人毫不示弱的反驳道,;我昨天买了你的棉被之后,当天晚上就看见四五只吊死鬼围在我的床边,不断的对着我们喊道,把东西还给我!把东西还给我!
把东西还给我?小洪听得那中年妇女这句话,心里猛地一震,自己昨天看见的那个男人,不也是不断的对他说,把东西还给我吗?
如果这位中年妇人说的都是真话,哪他媳妇从王姐得来的那张名贵棉被一定是从陈老板我的手工作坊,而且昨天晚上见到的是
不!不会的!小洪拼命的摇着自己脑袋,自言自语道:;这是假的!这是假的!
;小洪,你站在这里拼命的摇晃着脑袋干什么?陈老板走过来问道。
;没!没什么!我昨天晚上睡歪了脖子,导致今天起来之后,脖子还有一点疼痛!小洪急忙说道,;对了陈老板,刚才跟你吵架的那个中年妇人呢?
;被我哄走了。陈老板不屑一顾的说道,;一个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中年妇女,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陈老板,那个你有没有卖过棉被给王姐?小洪低声地说道。
;王姐?你是说王夏云是吗?陈老板说道,;小洪,我不说你不知道,这个王夏云是个钱多人傻的典型,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一个写着‘罗莱桑蚕丝被’的棉被袋,就骗了她一千多块钱
小洪听了陈老板的话,整个人变得恍恍惚惚的,连什么时候回到家中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当天晚上睡觉,再次见到那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出现,而且这一次,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七八个和他一样的人,围着他的床边,不断的呼喊道:;把东西还给我!把东西还给我!
弄得他整天晚上睡不着觉。
小洪再也忍受不了,天一亮就急急忙忙的向表姑妈家里跑去。

;表姑妈,以你这么多年的人生经历来看,我到底是不是撞鬼了啊?小洪向表姑妈诉说完这两天的遭遇后,紧张的问道。
;老实说,我从医多年,本来是不应该相信鬼神之说的。表姑妈不紧不慢的说道,;直到我认识了殡仪馆的小张,才知道鬼魂在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
;小张?这个人名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小洪仔细听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醒悟道,;我想起了,我记得上次老郭前来我家,为我爸爸操办葬礼的时候,表姑妈你好像提起过他!对了,我记得你好像是说,小张是被老郭害死的。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千真万确!表姑妈说道,;小张表面上是殡仪馆的化妆师,但是实质上却是懂得驱鬼治邪的阴阳先生。他在殡仪馆十几年,为老百姓解决了无数的灵异问题,而且每次帮助完那些穷人之后,他从来都不收钱。
;这个世界竟然有这样的好人?小洪惊奇的说道,;真是世间少见啊!
;好人又怎么样了?正所谓好人不长命,坏人祸害千年。小张这么好的人,就是被老郭硬生生害死的。
;不是吧?老郭又不是什么阴阳先生,他怎么会有本事害死小张师傅呢?
;小洪,老郭在殡仪馆做些什么坏事,我想我就是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吧?表姑妈阴沉着脸说道。
;我知道。小洪低声说道,;老郭在殡仪馆里,专门偷那些死人盖过的被子,以及穿过的衣服,甚至连祭品,卖给像陈老板这些黑心商人。
;他做这些事情不仅伤天害理,而且很容易激怒那些冤死的亡魂。表姑妈补充说道,;那一次,他偷了一个穿着红色衣服上吊自杀的孕妇生前最喜爱穿的衣服;这件衣服本来是孕妇的亲属打算烧给她在下面穿的;结果激怒了那个孕妇的亡魂。那孕妇的亡魂要置老郭于死地,老郭没有办法,只好向小张求救。最后小张将自己的性命搭上了,才彻底消灭了那孕妇的亡魂。
;那么表姑妈,既然你知道老郭做了这么多坏事,又间接害死了小张,那你为何你不出手对付他呢?小洪好奇的说道,;以表姑妈你的关系,要教训老郭,让他老实一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啊!
;你以为我不想吗?表姑妈瞪了小洪一眼说道,;是小张不让我这样做的。他对我说,像老郭这样的人,迟早都会遭到报应的,你根本不用出手,否则我早就叫人扔他进监狱里面去了。

;老郭做些事,真的会遭到报应吗?小洪楠楠的说道,;如果他会遭到报应的话,那他现在为什么还活得那么滋润呢?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是小张师傅告诉我的。表姑妈认真的说道,;你等着吧,总有一天,你的老郭师傅,还有那个做黑心棉被生意的陈老板会遭到报应的。
或许是要验证表姑妈的话,她刚刚说完,小洪便接到老郭妻子的话:;小洪,你老郭师傅死了!
;老郭师傅死了?小洪猛地一惊道,;我见天还见过他,他当时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他是被车撞死的。老郭妻子哭道,;他死得非常之悲惨,鲜血大肠小肠流满一地
接下来老郭妻子在说什么,小洪已经没有听到,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被老郭之死这个残酷的事实给震住了,挂了电话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对表姑妈说道:;老郭死了,是出车祸死的,死得非常之悲惨。
;你看你看,小张师傅说的没错吧!
;表姑妈,那我会不会遭到这样的报应?
;报应总是会有的,但是你如果及时的回头是岸,烧香拜佛,行善积德的话,还是有得救的。
;我会回头是岸,我一定会回头是岸!小洪大声说道,;我明天就去找陈老板,告诉他我从此金盆洗手不干了!
;什么,你不干了?第二天,当陈老板听小洪说不干的时候,他的嘴巴张大得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小洪,我没有听错吧?这么好的财路你居然不想干了,你没发烧吧?
;我没有发烧。小洪认真的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陈老板,我们做这种生意,迟早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你看老郭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昨天他老婆打电话给我说,老郭出车祸死了,而且死得很惨。这就是他做这些事情所遭到的报应。陈老板,我建议你还是趁早洗手不干为好,不然的话报应来了,你想逃避都逃避不了。

;去你的!陈老板把小洪推出去说道,;你不想干的话就给我滚!不要在这里阻碍我做生意!
小洪的离去,让陈老板很是生气,他一直在骂,骂到收铺回家都没有停口。
;怎么了,老陈?陈老板的老婆问道,;谁又招惹你了?
;还不是哪个小洪!陈老板骂道,;他才跟我干了没有几天,便吵着说要洗手不干,你说气不气人?
;哪我呢?陈老板的老婆突然说道,;你拿了我这么多东西,什么时候归还给我啊?
;我什么时候拿了你的东西?陈老板不高兴的说道,;再说了,咱们夫妻一场,你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东西吗?用得着计较那么多吗?
;嘿嘿!陈老板,你觉得我是你的妻子吗?陈老板的老婆突然阴森森的说道。
;什么?他吃了一惊,他的老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一个鲜血淋淋的男子。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男子冷冷的说道,;不然的话我就带你下去见阎王爷!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陈老板惊恐万分的说道。他随手从桌子上抓起一把小刀,使尽全身力气,往那男子的脖子上插了过去。那男子不躲不避,任由陈老板将小刀插进自己的脖子里。顿时,鲜血直流。
;这是你逼我的!陈老板有些惊恐的说道。
;老公你为什么要杀我那男子突然变回了陈老板妻子的模样,有气无力的说道,从她逐渐失去血色的脸部可以看出,她已经快死了!
;不会吧,是老婆你啊;!面对即将死去的妻子,身为凶手的陈老板自然是非常的惊慌。只见他大吼一声,然后发疯似的向门外跑去。
他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跑,只知道自己要拼命的逃跑,因为他感觉到刚刚死去的妻子,其亡魂一直跟在他的后面。
他一口气跑到高速公路的路边,或许是来来往往的车辆实在是太多了,他在路边站了一会儿,没有感觉到妻子的亡魂追上来。
他松了一口气,正想蹲在地上休息一下,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妻子却意外出现在他的面前。
;嘿嘿!我看你还能往哪儿跑!他妻子阴恻恻的说道,脸上的肌肉扭曲得极为厉害。
;啊;!他再也忍受不了,大叫一声后,忽的失控似的往高速公路的中间跑去,结果被一辆过往的大货车撞倒了。
他死了,死的情况和老郭一模一样,大肠小肠流满一地。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