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产鬼害命 > 详细内容

产鬼害命

作者:夏日的微风  阅读:5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家世代干的都是阴阳,太奶奶那代在河南开封就是出名的神婆。

我爷爷和爸爸也都是阴阳先生。

到了我这一代,身体孱弱,学业繁重,也就没学那些道术,不过耳濡目染,对哪方面的东西还是懂的不少。

不过也许是遗传因素,我出生以来就有阴阳眼,也就是能见到鬼。

要说最骇人的一件事,还属遇到产鬼。

这件事发生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当时正值升高中,放学回家都九点多了。

这时候已经下起了小雨,刮着风,我走在一片草地里,路有些烂,所以真的是寸步难行。

当时雨夹着四周的杂草,再加上草丛里的蚊虫乱飞,青蛙也从草丛堆里跳出来聒噪的叫着。

它们挡在路中间,也不怕人,大夜晚的瞪大着眼睛,直视着我,倒让我心里有几分惬意。

我看了看四周,这里的确够荒凉的,不过我在农村长大的,夜路走了不少,平时倒也觉得没什么。

可是今天下了雨,又闻着草丛里酸酸腐败的味道,好像从死人堆里那种味道。

心里总有种感觉,草丛里会突然冒出个鬼东西,吓得我脚步加快,走路带着大大的喘气声。

“呜呜……”

黑夜里,一阵毛骨悚然的叫声响彻在半空中。

那是野狗的哀嚎,半夜里听来够恐怖的。

“簌簌……”

野狗声刚刚落下,树林里竟然出现一个鬼影。

这个鬼影走路一瘸一拐,高低上下起伏,走路姿势怪异,吓得我脸色惨白,难道真的遇鬼了。

虽然我有阴阳眼,从小到大也见过鬼,不过鬼的形态不过是一道光,一个影子,或者是躲在角落里,余光一撇。

但是这鬼朝着我的方向越走越近,眼看就要跟我迎面撞上,我心里难免有些骇然。

突然树林里的鬼影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的心脏突突直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也就在关键时刻,树林中的鬼影,赫然出现在我面前。

也在那一刻,月光躲进乌云中,天地间漆黑一片。

那道鬼影就在我面前,离我近在迟尺。

奇怪的是,鬼影半佝偻着摇杆,还大声的揣着粗气。

那一刻我整个人呆如木鸡,简直要吓坏了。

调皮的月光又从乌云中钻了出来,照亮了世间的一切。

我清晰的看到面前的“鬼”,竟然是村东的刘瘸子,他的影子长长的拖拉在地上。

我大口吐出一口粗气,不满意的对刘瘸子抱怨道:“刘瘸子你这是干嘛,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刚才刘瘸子把我吓得不轻,我不满意的看着他。

月光下的刘瘸子脸色惨白,依然大口喘着粗气,急急忙忙的说道:“东子,快,我媳妇快要生了,赶紧回家叫上你爷爷!”

那时候我们村里条件差,离市区医院还有很长一段路,所以一般人生孩子都是找的接生婆。

“叫我爷爷干嘛,你叫接生婆啊。”

“我媳妇难产,接生婆都来了好几个,就是生不下来,我腿脚不方便,东子你年轻走路快,快回去叫你爷爷来!”

我眉头一皱道:“桃花村出了一只难缠的慑青鬼,我爷爷和爸爸都过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桃花村离我们村子有一顿距离,来回要几个时辰。

刘瘸子一听,额头上的汗都溢了出来:“那么巧啊,怎么他们都不在,这可怎么好。”

刘瘸子双拳捏拳,我站在他面前都能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这样吧,东子,你帮我媳妇接生!”

刘瘸子双眼里突然有了光芒,朝我看来。

“我不行啊。”

“你从小到大在你爷爷身边,耳濡目染,这些事你看多了,求求你了,跟我去一趟吧,我媳妇不行了……”

说实在的刘瘸子搞得我也急了起来,对于道术上的事情,我的确不懂,不过这些年我也看过爷爷和爸爸做法,而且他们临走前,还给了我几张符咒傍身。

再加上这也是人命关天的事,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好,不过你媳妇生不下来,或是出了什么事,你可不要赖我哦。”

“行,只要你去就是。”

前方不远处就是刘瘸子家了,对于刘瘸子家从小打到大,我心里都有种畏惧,每次从他家经过的时候,我都会快步走过。

在他家后方是一片竹林,竹林下是一片不知年夜的坟场,哪里矗立着大大小小的坟包。

我走进了刘瘸子家的大院,几个接生婆来来回回在跑进跑出,屋里还响着刘瘸子媳妇痛苦的喊叫声。

“东子,快,人命关天啊。”

我跨进了刘瘸子家的堂屋,堂屋正中间贴着一张陈旧的观音像,下面有几个香炉,里面因为长时间没有清理,香炉里堆满了香灰,不少都溢出来了。

然而那种观音神像,在长年累月香火的熏陶下,花香竟然有些发黑,显然是被熏黑了,使得这张观音像看起来更加扭曲狰狞,给我心里上有种沉重的压抑感。

走进卧房后,屋里点着昏黄的灯,刘瘸子的妻子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声嘶力竭的呻吟挣扎,十分痛苦。

就在我看到他媳妇那一刻,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退出了屋子。

“东子,你这是干嘛。”

刘瘸子急的都要哭出来了。

实际上不是我不救人,而是刘瘸子的媳妇被产鬼附身了。

产鬼指的是难产而死的妇人,这样的鬼怨气很大,她们通常会附身在大肚婆身上。

区别产鬼的唯一区别,就是在孕妇的脖子上,可以看到一条明显的“红线”,也叫“血饵”。

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幸亏我有阴阳眼。

产鬼就是靠这条血饵进入孕妇腹内的,被产鬼缠上的大肚婆,无法正产生产,几乎是九死一生。

我跟刘瘸子说了他媳妇被产鬼缠身的事情,他抹去了眼泪,道:“东子,看来找你来是没错了,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媳妇啊,我做牛做马……”

刘瘸子竟然给我跪了下来。

“你快起来,我想想办法吧。”

我心如火焚,就刘瘸子媳妇脖子上那条“血饵”,只要产鬼在拉扯三四下,不管在强壮的妇女,都会死去。

我想了想后,对瘸子说道:“快,准备一只黑伞,一盆滚烫的开水,一定要刚烧开的,还有黑狗血,公鸡血,快!”

“好。”

刘瘸子听完急匆匆的和几个剩下的接生婆准备去了。

进屋后,我清楚的看到产鬼伏着身子,像条狗一样趴在他媳妇身上,用力拉动那条“血饵”。

当产鬼每拉动一下,刘瘸子媳妇就用力大叫,到了最后,刘瘸子媳妇竟然晕死过去了。

也在这时候,刘瘸子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

我拿着这把大黑伞,直接撑开,就放在刘瘸子媳妇的肚子上,因为产鬼最害怕的就是伞了。

然后学着爷爷的样子,念着“清鬼咒”。

这套咒语我听爷爷念过很多次,闭着眼睛就能背出来。

没想到在这里,排上用场了。

不一会儿,从刘瘸子媳妇身上,冒出了不少黑气,而我能感受到这股阴寒之气,朝我步步逼来。

“臭小子坏了我的好事,我要你的命!”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恶鬼。

只见产鬼面目狰狞恐怖,脸色铁青,十指尖尖,朝着我的脖子掐来。

无形中我被产鬼的力量,扼制在墙边,我感到呼吸难受,快要出不了气了。

“东子,东子,你怎么了……”

刘瘸子两边急,站在屋子里不知所措。

幸好我爷爷和爸爸走之前,给我留了几张符咒。

我拿出符咒朝着产鬼直接招呼过去,这道符咒直接没入产鬼的额头中。

只见产鬼一声惨叫,额头上冒出黑烟,全身化为一股黑风从窗户外逃走了。

我大口喘着粗气,身体就靠在窗户口。

也在这当下,产鬼竟然还不死心,还想要置我于死地。

产鬼就站在窗外外,伸出那如同树皮干枯的爪牙,狠狠钳制住我的脖子。

“滚开……”我声嘶力竭的一叫,从兜里掏出了棺材钉。

棺材钉这是鬼的克星,因为一用上了棺材钉,不管什么鬼,就死无葬身之地,也就是说连鬼都做不了。

一枚黝黑的棺材钉插入产鬼的额头,只听她闷哼一声,双手放开我的脖子,胸口处出现一个碗口大的窟窿,通过窟窿我还能看到对面的竹林。

“啊!”

一声惨叫后,产鬼最终化为一股黑水。

说来也怪,产鬼一死,接生婆把刘瘸子的媳妇弄醒,半小时不到就把娃生下来了。

当我和刘瘸子听到男婴有力的哭声,我们都哭了。

刘瘸子哭的是母子平安,而我哭的是,这次遇到产鬼,让我差点嗝屁了。

事后爷爷和爸爸回来,得知此事,来到刘瘸子家一趟,看了看,这才知道,原来这竹林后冤魂野鬼聚集,哪只产鬼就是竹林后的鬼。

刘瘸子在我爷爷和爸爸的帮助下,很快搬离了老屋,又重建了新屋,从此后再也没发生过怪事了。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