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恶魔是人,不是鬼 > 详细内容

恶魔是人,不是鬼

作者:小小轶博  阅读:7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小时候的我目睹了一场车祸,一位醉酒司机闯红灯,驾驶没有牌照的白色汽车,撞翻了一辆黑色轿车。就像故事的开头一样,酒驾司机逃逸,留下一堆冒烟的废铁,两具尸体和一个哭泣的小孩。

“不敬畏生命的人,不配拥有生命。”那是我从车祸现场的人群中听到的话语。场面的支离破碎,金属刮擦的碰撞声,伴随着这句话扎根在我的心里。时间能让所有事物遗忘,这段回忆似乎也沉睡在我的记忆里,长大后的我也随意的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

夜晚是安静,冷清的,只有墙壁上时钟走动的声音还在夜里吵闹着,我打着瞌睡,趴在桌子上,懒懒散散的。突然一阵铃声,打破了沉寂。

我缓缓的站起,走到电话旁:“喂,这里是警察局。。。”

“警察同志,我们这是光茂大厦,有4个人被困在26楼的电梯中已经2个小时了。。。”

“有人被困电梯,你们去找修理工呀,给警察打什么电话”我心里不耐烦的想,责怪他打扰我休息,但是嘴上还是说着:“这种情况你们应该联系电梯修理工呀。”

“我们大厦的修理工正在修理,但是电梯里面的人情绪都已经非常不稳定了。我想如果是警察来了的话,安抚一下他们,或许有助于救他们出来吧。”

“他说的有道理,被困电梯2个小时都还没有被救出,里面的人确实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我想了想决定还是过去看一下,于是向电话那头说道:“好的,请等一下,我马上赶到。”

我挂了电话,走出警局,开动警车向大厦驶去。警笛划破夜晚的寂静,这刺耳的声音在空空的大街上回荡着,让人觉得阴森恐怖,不由得令我汗毛直立,当然此时的我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会更让我毛骨悚然。

到了大厦,我下车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位瘦高的保安。

他向我跑过来:“警察同志你可算来了。”

“你怎么下来了,电梯那里有没人守着?”我一边向前走,一边带着责备的语气问他。

“有我的一个同事,他正在用监控室里的话筒安抚电梯里的人。”

“那修理工呢?他还没有修好吗?”

“他还在修,我们公司今晚值班的就他一个。” 保安准备把我领进了监控室。

“2个小时都还没修好,这么懒散的人你们公司能要。” 我停了下来向他说道。

“他在大厦建成初期就已经在这在这工作了,可能高管那些人已经习惯他的作为了吧,觉得他认不认真工作都无所谓了。”瘦保安悄悄的对我说。

“就是因为你们的无所谓,才会弄成现在这个局面”我心里抱怨他们,进入监控室。大厦各个地方都安装有监控器,而它导出来的视频就在这房间里无数的电视屏幕上。泛着淡淡光亮的屏幕里面尽是空无一人的房门,走廊和电梯,只有那装有四个人的一块画面格外显眼。

屏幕前站着一位矮胖的保安正对着话筒安慰电梯里的人,他听到后面传来走路的声音,转过头来看了下我,又对着话筒继续说“大家不要慌,警察来了,他会给大家想办法。”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询问他。

“我觉得他们应该稳定下来了吧。”他无奈的回答道。

“觉得?”我显然对这一词语很不满,就像刚才瘦保安的说法一样。

“这个监控录像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我也只能从电梯里的监控画面上判断他们的情绪。”

我走到监控面前,画面里有三位男性,一位年轻人带着耳机埋着头,一位着装很普通的中年男性,还有一位身穿保安制服的人,除此之外电梯里还有一位女士,女士非常清秀漂亮,穿着短裙倚在电梯栏杆上。

“电梯里面还有你们同事呀。”我向监控室里的两位保安问道。

“是的,但他是临时工,平时也不怎么说话,所以也没有怎么接触他。”那个瘦保安回答。

“也可能是走关系进来的吧,我上回看到他和大厦老板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胖保安接着补充。

“好吧,先不管他是怎么进来的,想办法把电梯里的四个人弄出去才行。你们两个再去联系下修理工。”这个大厦是怎么收员工的,都那么不负责任呀,我在心里感叹到。

向他们说完,我对着话筒:“请大家保持冷静,我是警察,我们一定会马上救大家出去的。”

我以为告诉大家我是警察,他们就会冷静点,哪知道电梯里本来还各自呆在一边的人都向监控器的方位挤过来,向着屏幕到处比划着,嘴巴也不停的动着。看来他们现在认为警察来了,就可以抱怨这个修理工的无能了吧。屏幕里的人群张牙舞爪,似乎他们随时都可以从中钻出来一般。这时候我混乱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想,就是把这个失控的局面稳定下来。

“我保证半个小时之内一定会把大家救出来的,请大家冷静。”我随口一说,只求他们能淡定一点。

瘦保安从背后拍拍我的肩膀 “警察同志,修理工说已经基本上修复好了,只需要他从顶楼系绳子,下降到电梯箱的顶部,打开上面的保险按钮,电梯就可以继续运行了。”

“是吗?那告诉他抓紧时间,务必在半个小时之内把被困人员救出。”

我本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电梯里面的人,可不对劲的是,我突然发现画面里那三个人把戴耳机的年轻人围了起来。

我急忙拿起话筒喊道:“冷静点,不要做过激的事情,请大家保持冷静。”

可屏幕上的人们似乎并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一步步紧逼着那个年轻人,而年轻人也依旧耷拉着脑袋,无路可退的缩在电梯的角落里显得非常无助。

我拿着话筒继续喊道:“冷静点,有什么事情出来再解决,大家现在都是。。。”话还没有说完,电梯里那位漂亮女士走到监控器的下面,嘴巴喊着,手上比着动作。

没有声音,只有肢体语言的电梯画面在半夜显得格外诡异,我咽了一下口水,缓缓说道:“女士,我在监控室里听不到你们在电梯说话的声音。如果你有什么想表达的,麻烦用手机打好字,调大字号举到摄像头的位置,这样我就能看见吧。”

没过多久屏幕上那位丽人举起了手机,虽然字体有点模糊,但是我能够看清楚的看到这几个字,“那个戴耳机的变态摸了我的私处。”

“好的女士,我知道了,出来后我们一定会按照法律严办的。”我劝说他们,而屏幕中的人似乎冷静一点,各自靠在一侧,只有那个年轻人蹲在电梯的角落里,依旧埋着头。“这斯斯文文的年轻人也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啊。果然人要是在一个封闭的地方待久了,确实会处在崩溃的边缘,不过修理工现在应该修好了吧。”

瘦保安此时正拿着对讲机喊话:“老张,你下去没有”

“我下去了,你别急。。。。啊”凄厉的惨叫从对讲机中传了出来,慢慢扩散一般,让这可怖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时间就像静止在了监控室里,伴随着电梯画面的抖动,屏幕发出的暗淡灯光还微弱的照着房间。

瘦保安用颤抖的声音向修理工问道,“老张,怎么了?”但是对讲机传来的只有杂音。

“要不,要不你上顶楼去看一下老张”胖保安对着瘦保安说道,面对突发的事件,他凭着本能想把事情推给另外一个人。

“好吧,我去顶楼看一下”瘦保安倒没有推脱,拿了手电筒便走出了房间。

我回过神来,却发现屏幕漆黑一片,一点点的像我逼近,一点点的吞噬我的视线,我试图找到一丝光亮,却只听到我家具的心跳。不过这种恐怖的氛围没有坚持多久,屏幕又有了画面,但是里面电梯没有先前那么明亮,上面的灯光也闪动着,像下一秒就熄灭一般。刚才靠着电梯的人们,露出慌乱的神情。

当我拿起话筒想要对他们说明情况时,却听到胖保安大叫“等一下”。他颤抖的用手指着屏幕。“把电梯的录像往后面倒退。”

我被他突然的反应吓到了,硬着发麻的头皮,试图找到可以倒退监控视频的按钮。不过,胖保安等不及的从后面挤开了我,把监控视频调到了屏幕黑着的时候。他按下了慢放,监控的画面缓慢的前进,在吞噬一切的黑暗中出现一个暗红色的小点,慢慢放大,逐渐清晰。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一张魔鬼般的脸部清晰的出现在我眼前上,足以让人看清那张扭曲的脸。

我看着胖保安,希望他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嘴巴抖动着好像在重复着某些话语,非常小声。我把头凑过去勉强听清了他的低语“恶魔会把一群人集中在一个地方,化为人形,折磨他们,审判他们,并杀死他们。”

在胖保安兜里的对讲机突然响了,我从那里听到瘦保安小声又不连续的声音:“胖子,老张他。。。摔死了。”

“什么,老张他怎么可能就死了?”我掏过对讲机,向瘦保安反问道,我不愿相信刚刚还在用对讲机讲话的人突然就死了!

“是的,他。。。摔死了。。。”瘦保安加重了音调,他试图让我相信,我没有幻听。

“你就在顶楼保护现场,我马上就坐电梯上来。”

接着,我对着胖保安说道:“你用话筒安抚电梯里的人,我马上就回来。”他还是呆在原地,口中喃喃自语并没有理会我。我也没时间管他是否遵循我的命令,便跑出了房间。这时我才发现,这座大厦一共6个电梯,被困人员的电梯只能在单数楼层上下乘客,而他们刚好卡在了没有电梯门的楼层,所以营救才会变得麻烦。一边想着,我乘坐另外一辆电梯来到了顶楼。

看到电梯门开了,瘦保安拿着手电照了一下我,又照了下旁边打开的自动电梯门。我走过去,从瘦保安手中接过电筒,朝里面望去。电梯顶部确实有一个人躺在那里,线路缠绕在他身上冒着丝丝的电火花,渐渐断断,像生命之火即将转瞬即逝。我仔细检查电梯入口的周围,梯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地面上也没有出现混乱的足迹,不过电梯的缆绳那里却有不同程度的磨损。

“现在的公司里除了我们三个和被困在电梯里的还有其他人吗?”

“应该没有了,如果有其他人在,监控器上也应该看得到。”

“那看来老张死于谋杀的几率应该比较小了。”

“老张这个人虽然不怎么靠谱,但做人绝对低调,不然大厦怎么可能雇佣他。”

看来瘦保安口中的老张是一个工作不负责,却与人相处还比较不错的人。我看了看缆绳那里的痕迹,一个设想在脑中浮现“老张因为没有检查缆绳的可用程度,把安全绳随意的系在身上,导致了他摔死在电梯顶部。这次就是意外死亡,如果非要说谁造成了这次事件,那也是他死于自己没有认真检查缆绳,他的不负责任。”

我突然打了自己一下,我意识到自己正在用不符合警察身份的主观意识办案,找不到证据,就用不负责任的推断做结论。

瘦保安看见我,急忙问道:“怎么了”

我说了一句“没事”,便给警察局打了电话,派人过来增援。他们告知我需要15分钟才能到位,于是我决定回监控室继续安抚电梯里的人。

“你守在这里保护案发现场,顺便打119,请消防部队过来救人,警察局里的人也随后就来。”

我安排好了瘦保安,走进电梯,按了楼层,抓在电梯的扶手旁。我闭着眼睛,回想老张尸体的场景,不由的手心渗出了汗,终于到了底楼。我走进房间,只见胖保安眼睛闭着,双手合十,似乎在祈祷什么。我没有时间去理会他,因为我发现屏幕里的保安正双手抓住那个年轻人的肩膀,年轻人试图脱离却没有任何机会,就连他戴着的耳机也摔在地上。

我拿起话筒:“出什么事了,你们两个冷静点,都靠在电梯四周,松手!”我不敢吼他们,只能大声的劝说他们。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自己只能尽力不要让这事态更加恶化。

画面里的女士举起手机对着摄像头“变态耳机里的声音太大了,吵着保安了。”

“好了,我知道了,保安先生你先冷静点,松开手。大家现在都被关在电梯里,多多体谅。”哪知道保安并没有理会我说什么,举起拳头准备收拾这个年轻人。“别,冷静。。”我话还没有说完,屏幕又黑了下去。当我重新看清楚电梯画面的时候,保安面如死灰的站在那里,女士和中年人也立在原地,不过年轻人却躺在地上,我不由的全身发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愣了几秒,保安充满恐惧的脸又变成了愤怒的脸庞,他凶狠的踹了年轻人几下,却发现地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中年男子缓缓的蹲了下去,用自己颤抖的手靠近年轻人的鼻子,随即瘫在地上,指着前方。

“那个年轻人应该是死了吧。”我转过头去发现胖保安在身后面无表情的说着。“这就是恶魔的审判。”

我努力克制自己不往鬼怪方面想,强加镇静的自言自语道:“肯定不是鬼魂,什么事情都可以用科学解释。”我拿起手机拨打了120,告知他们这里有人伤亡。

我又向胖保安问道:“你们的系统联网没有?我想把它调到警察局的系统里面。”

胖保安走到屏幕前调试起来“警察先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科学解释的。人们或多或少都会知道鬼魂的存在,即使是你假装不相信,那也是掩饰自己的害怕。”

我定在原地,思考着胖保安说的话。不承认恶魔,鬼魂存在,是因为我担心真的有鬼吗?

“调好了”胖保安从屏幕前走开,继续看着,眼神凝重。

这几个人关在同一个电梯里,一定是有什么联系,不会这么巧合。我给局里又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把监控画面传到警局里,用人员匹配机制调查电梯里面所有人员的身份。

电话另外一边告诉我,中年男子是普通的市民,但是年轻人的父母早先死于一场车祸,后来他就被政府送到了孤儿院去收养。而那个保安居然是有暴力前科的人,因为殴打自己妻子,使其意外致死,被判20年刑期,最近几个月才刚出狱。

“看来那个年轻人多半是保安误杀的,就像保安的妻子一样。”我心里一边想,一边接着听。令我惊讶的是,那个漂亮女人她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已经是第五次结婚了,而且每次离婚都会起诉她的前夫,并得到大量的婚后财产。最让人在意的是,她的现任丈夫正是这座大厦的老板。

我没有挂掉电话,向胖保安询问他们是否有登记访客的信息,胖保安点头示意,便走出房间从大厦前台取回人员登记表。我仔细翻阅登记表里面的记录,在xxx律师访客后面赫然写着女人的名字。我浏览前面的日期记录,更是发现女子每隔一周到会到这里来,而且都是拜访这位律师。我向电话问道,女子每次打官司的律师是否都是xxx,而电话中的回答也合乎我意。

我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难道这个保安是这座大厦老板派过来调查他妻子的吗?突然屏幕又黑了,我对着话筒安抚他们:“冷静一下,马上救援队就到了,不要害怕。。。”

当屏幕亮了起来,电梯里的镜子碎了一地,而那个保安居然倒在年轻人尸体的旁边,脖子上染着鲜血。电梯里剩下的两个人更慌了,他们居然从保安尸体旁捡起一块锋利的玻璃互相指着对方,在狭小的空间中,他们保护自己不受另一个人的伤害,因为他们一定都觉得对方才是真的凶手。

“恶魔正在折磨他们,他们都会慢慢的死去,而我们只有给他们祈祷。”胖保安说完又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

就在这时,我听到大厦外传来了消防车和警车的声音,我紧绷的神经似乎得到了松弛。我抛弃了对他们的妥协,抛弃了冷静,我依旧不知道凶手是谁,我无法阻止事情进一步恶化,我只能对着话筒吼道:“你们放下武器啊,不要做傻事了,听到外面消防车的声音没有?救你们的人来了。”

他们似乎也听到了声音,准备弯下腰,放下手中的利器。就在这时,那个女子却突然抬起身子,向中年男子扑了过去。她已经没有1个小时前的模样了,披头散发的,就像发疯一般。中年男子慌了身,他推开女人握玻璃片的手,却让锋利的尖角把女子的脖子划出了鲜血,女子也躺在了地上。

我没有对着话筒再说什么了,我知道自己再说也不能让这恶魔操控的电梯停止下来。我赶忙跑出了房间,带着消防队员坐双数电梯登上了26楼,让警察同事去到顶楼。

下了电梯,我们清楚的听到中年男子隔着墙壁的惨叫,让人不寒而栗。没有画面我不知道电梯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有催促消防队员赶紧钻开墙体和电梯门。

当墙体慢慢崩塌,当外面走廊的光线照进阴暗的电梯,我看到中年男子瘫在地上叫道“鬼啊,不要杀我”,但是诡异的是刚才已经“死亡”的那个年轻人却站在电梯中拿着手枪对着他!!!

我取出手枪对着年轻人:“你到底是人是鬼。”

年轻人对着我微笑道:“那么我想问恶魔是人还是鬼?”

“什么意思?”

“看一下刚才那些人在短短三个小时中所作的事情,他们充斥着暴力,他们把愤怒强加在我的身上,他们为了活命互相残杀。你还不知道吧,那个电梯维修员因为自己没有检修电梯害死了一个5岁大的男孩,那个女人和律师通奸,为了骗钱和别人结婚,那个保安打死了自己的妻子,而这位瘫在地上的,在15年前酒驾撞死了一对夫妇然后逃逸至现在。”

“酒驾逃逸!难道他是杀死你父母的凶手?”酒驾逃逸,我总感觉在哪里经历过。

“我不知道。但和杀害我父母的人一样,这些人,这些死在电梯里的人,他们都是恶魔,我替人们处罚恶魔有错吗?难道他们不是身处在人间践踏别人生命的恶魔吗?”那个年轻人情绪激动的指着倒在电梯里的,向我吼道。

“不敬畏生命的人,不配拥有生命。”在一瞬间,我脑海中浮现出幼时的记忆和这句话语,我向面前自称恶魔的人吼道:“你代替受害者惩罚他们,你也是草菅人命的恶魔,没有人能随便处理别人的生命。”

“那你刚才在话筒中,在屏幕外就一直做到了敬畏生命,时时刻刻想着把我们救出来吗?不,你没有,你随意的许诺时间,把我们关在电梯中让我们自生自灭,难道就不是恶魔了吗?”那个年轻人冷静的说道,就像自己是置身事外的局外人,用刻薄和准确的话语揭穿了我的虚伪。

“你问我是人还是鬼?那我就是恶魔,我是惩罚他们的恶魔。所以这最后的一个人就让我来终结吧。”

中年男子早已神志不清,还在重复着相同的话语。年轻人看着地上瘫着的人:“世上从来没有鬼魂,恶魔一直都是我们人类自己呀。”

“砰”,空空的走廊回荡着金属碰撞的巨响,冒着黑烟的枪口带来死亡。在他还没有开枪之前,我便击杀了他。随着鲜血溅射,年轻人微笑的看着我,他似乎达到了什么计划,倒在血泊之中。

我拿起摔在地上的耳机,里面循环着“恶魔会把一群人集中在一个地方,化为人形,折磨他们,审判他们,并杀死他们。”

我不知道他怎么杀人的,让这群人困在电梯中,不知道他如何知晓电梯里人的所犯的罪行,也不知道身为执法者的我没有经过法律便杀人,是否也可以算做践踏别人生命的恶魔。

我思考着年轻人的最后一句话,从来都没有鬼魂,而所谓的恶魔就是我们人类自己。不敬畏生命的人,随意处置别人的性命,就像有着罪行的恶魔潜伏在阴暗面,默默关注着人们。

恶魔是人,不是鬼,我们往往想结束一个罪恶的轮回,却造就了一个畸形的永恒。

更多免费鬼故事,尽在www.bh88.net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