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暗处的人 > 详细内容

暗处的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9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许凡

下班了,徐凡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家里空荡荡的,唉,如果有女朋友就好了,在我回到家,我就可以看到一桌的饭菜了。嗯......不过单身也好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唉,谈恋爱,暂时还是不考虑了吧。还想多玩几年呢。

许凡打开塑料袋,把他买的晚饭拿了出来,打开电脑,边看番剧边吃饭。吃过饭后,他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把旧衣服扔进洗衣机里。

许凡关掉客厅的灯,来到房间,坐到床上,打开袋子,把今天买的东西拾出来,一盒感冒灵,前几天贪凉吹空调,结果感冒了,夏天都能感冒,真是狗血啊。他又拿出自己的手机,下午刚换的新手机,昨天下雨,路面又滑,骑自行车时一不小心,摔倒了,手机飞了出来,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掉进了路旁的水坑里,许凡气的要死,,又得花一大笔钱了。今天下午去换了新手机,花了一大笔钱,跟手机店老板讨价还价,嘴皮子都磨破了。总算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买下了新手机。

许凡打开新手机,准备测试一下新手机的拍照功能。他对着门外自拍了一张。发了朋友圈。就去整理房间了。房间整理完毕后,他打开朋友圈,发现下面有很多评论,他感到很奇怪,以前发朋友圈,几乎都没人评论他。今天却有这么多人在后面评论。

“你后面是什么啊,好恐怖啊。”

“他是谁啊?不会是你忘了锁门,趁你不在家的时候跑到你家里的吧。”

“ P的吧,你P图技术不错哦。”

许凡很惊讶,他打开图片,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好奇的对着门外又拍了一张,打开大图,他惊恐的发现,在灯光的暗处,有个人站在那,看着他,那人的脸已经腐烂,张着嘴巴,腐烂一只手扶着墙壁,那是一个腐烂的不成样子的手臂,手上挂着几片腐烂的皮肉,手臂和腿部似乎是只有一层腐烂的皮肤包裹着骨头,像一根枯树干。感觉随时都会断裂。

他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图片中那人还在那,他惊恐的看了看门外,一切正常,什么也没有,他疑惑着,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房门,手机对着门外,手颤抖着按下了拍摄键,咔擦,又拍了一张,他打开图片,什么也没有,再看看门外面,什么也没有,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突然,他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他也不知是什么声音,那声音从背后传来,离他特别近,周围一切都安静了,整个房间可以听到背后那低沉的声音和他心脏狂跳的声音。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随即感到有一个东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恐惧地回过头,一张腐败的脸展现在他的面前。

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楼层,之后是几声撕咬咀嚼食物的声音。

张斌

张斌租了一个新房子,租金很便宜,据说这里前一段时间死过人,那人死的很惨,所以这间屋子一直没人租。收拾了一天,总算把屋子收拾好了,两室两厅一厨一卫,装潢还不错,屋子也干净,唯一的问题是木地板的暗红色的印记总是去不掉。一个月只要一千多,这样的好事从哪儿找?

什么屋子不干净,也许是别人传来传去,再添油加醋,就变成这样了吧。张胜一点都不信。

不早了,他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会客厅把灯关了,回到房间,对着门外来了一张自拍,随后他坐在床上,准备欣赏他的自拍,打开大图,他惊恐的发现图片的暗处的走廊里有个模糊的人脸,他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他又看了看图片,什么也没有,这时他想起耳机落在客厅了,他去了客厅,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找到了耳机,回到房间,刚走到房门,突然听到后面有声音传来,像是人发出的喘息声,他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他舒了一口气。分明是自己吓自己嘛,他笑着。很快他的笑容僵住了,一个湿滑的东西碰到了的额头,液体随着额头留下来,他用手抹了一下,黑色的液体,黏糊糊的,很恶心,他想急忙跑到房间,只是他走不动了,他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他难以置信的看到他的腹部伸出了一只沾满血的枯瘦如柴的手。剧烈的疼痛随即使他晕了过去。

屋子很安静,人们在屋外可以清晰地听到撕碎咀和嚼食物的声音。

肖剑

肖剑来到了张斌家门口,来送张胜点的外卖,他在门外喊着,

“张斌,你的外卖来了,快出来拿。”

等了一会,始终没人出来,于是他拨了张斌的电话号码。

“您所拨打的用户......”

“搞什么名堂,怎么不接电话。”

这时门打开了。

他走过去,收起不难烦的表情,露出职业化的笑容

“您好,这是您点的外卖,请签收。”

没人应声,他看到屋子客厅里黑黑的,通过走廊可以看到卧室里亮着灯,

“这人真怪,怎么不过来签收。”他心里想

“张先生,请您过来把单子签收一下。”

还是没有声音,

“什么人啊,这人......”肖飞火了,径直走到了房间门口,他的愤怒随即被惊恐所取代,他看到走廊亮处有一大滩红色液体,还有一些碎肉,他回过头就跑,没有顾及脚下,结果被桌子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正当他起身,他通过屋外的亮光看到了窗户前的人影,他太瘦了,以一个诡异的姿势站着,一股腐烂的恶臭的气味向他袭来。他知道那个人离他很近,他惊恐的叫着:“你是谁,滚开,别靠近我。快来人,救......”他拼命地向屋外喊着,

他还没喊完,耳旁便传来了一声嘶吼,随即脖颈一阵剧痛,他停止了呼喊,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再没有醒过来。

屋子里又传出熟悉的撕咬和咀嚼的声音。

方杰

方杰驱车来到庐州路沪林街21号,来到房子前,停下车,准备进去。

几天前发生了命案,最后的死者叫肖剑,是来给张胜送快递的,而张胜则是这个房子的租客,他目前也找不到了。其他组的同志在现场看到血迹,和一些碎肉,但没找到其他东西,警方查了好几遍 ,也没找到什么线索,离上司给的破案期限越来越近,他决定再来一次,查查看。他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他感觉那房子总有些不对劲,于是准备自己一个人来查一下。

他打开门,打开客厅的灯,现场的血迹还没有干,地上用粉笔画着死者躺在地上的姿势。他在房间里走着,寻找着线索,他在房子里四处寻找着,他来到主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房间里很正常,当时警方看到死者是在走廊 和客厅遇害的。他发现外面客厅的灯灭了,他转身就跑向客厅,打开手机手电筒,查看着,原来是灯坏了。他从板凳上下来,继续寻找线索。

卫生间里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他迅速跑到卫生间,可什么也没有看到,这时,他又发现黑暗的客厅里似乎有人影闪过,他跑到了客厅,打开手电筒照了照四周,什么也没有,突然,他感到桌子下有只手抓住了他的脚,他大喝一声:“谁?”

没人回答他,他弯下腰要看看桌子下是什么东西,还是没看到,正当他抬起头,他身子僵住了,他感觉有一双搭打在他的肩膀上,他清晰地闻到周围有一股浓烈的腐臭味。他用左手摸到腰上的手枪,正要拔出,背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吼声,随即脖颈一阵剧痛,他捂住脖子,痛苦的靠在桌腿上,这时他看清了袭击他的东西,通过屋外的灯光,他看到有两个人来到他身边,他们的脸部腐烂的严重,有一个人没了下半身,用手爬了过来,忍痛朝着他们头部开了几枪,打光了所有的子弹,那两个人一动也不动,正当他要舒口气,他看到一个人一样的动物像壁虎一样爬在天花板上,那个东西后腿一蹬,像箭一样向他扑来,眼见快要扑到他身上了,他拔出随声携带的刀,奋力向它腹部刺去,谁知,那怪物一闪,刀刺中了怪物的大腿,怪物惨叫了一声,对准了他的左侧脖颈一口咬去,撕下了一大片肉,方杰捂住脖颈,但鲜血不断从指缝间喷出。左臂也传来一阵剧痛,它扯下了方杰整条左臂,方杰很快停止了抽搐,右手无力地垂下去。

这次,屋子里并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第二天警局的同事没有看到方杰,也打不通电话,迅速赶来,他们找到了方杰的尸体,左臂找不到了,在现场还有两具腐烂的尸体,有一具没了下半身,后来根据信息比对,查出这两人正是失踪已久的许凡和张胜。

几天后,L市网络上出现了两则新闻:一具尸体莫名从警局丢失,警方正在极力搜寻,有人声称在市郊看到有类人生物于半夜在外面游荡,并已袭击多人,造成多人死亡,死状极惨,警方正在调查中,并建议该地区民众夜晚尽量不要外出。

更多免费鬼故事,尽在www.bh88.net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