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做了鬼女婿 > 详细内容

做了鬼女婿

作者:横舟  阅读:189 次  点赞:1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张海和王然是一对好朋友,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写文章畅聊人生。

又是一个桃花盛开的夜晚,张海约王然一边赏桃花,一面喝桃花酒,好不惬意。

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畅聊人生,在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全喝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才有了意识,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张海家的后院了。

他们两个正身处在一座规模宏大,彰显着气派和庄严,依山就势,建筑错落有致,是一组别具特色的大宅院里。

两个人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什么就睡了一觉就来到了这里。

“欢迎两位来到我的府邸。”

“你是?”

“不好意思在下唐突了,我给两位介绍下,我姓黄,要黄泉,这是我的府邸,今天把二位请来是因为我欣赏二位的才气,想和二位聊下诗词歌赋,也陶冶下情操。”

“哦,原来是这样,您一看就是学问高深之人,我二人学时浅薄,就不再关公面前耍大刀了,羞愧啊。”

“王兄过谦了,方圆百里谁不知道王兄和张兄学识渊博,我这次冒昧给二位请来,还请恕罪啊,实在是因为我太倾慕二位的学识了,才惊了二位的架。”

“呵呵,民抬举了。”

“对了,二位我们正厅说话。”

“二位这是我偶得一篇文章,还请二位鉴赏鉴赏。”

“黄兄您这是佳作啊,我还为读过这等有见地的文章,今日全是见识了。”

“王兄说好那一定就是好文章,呵呵,张兄这从来就没说过一句话,这是对老朽招待可有不满?”

“不是,黄兄,你也知道我们来这之前是在我家院子赏花喝酒,这我们突然消失,家里人一定会着急的,不知道黄兄可否先送我们回去报个平安,改天再来与你相聚?”

“张兄您放心,你的家里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人找你的,放心在我这赏花谈天就是。”

张海和黄泉聊的特别投机,王然却一句话也没有说,他总感觉这是有蹊跷,怎么睡一觉就到了这了呢,还没有被移动的感觉,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这可能已经不是人间了,他一定要想办法逃跑,在待下去自己可能真的死了。

“王兄怎么了,是黄某招待不周还是?”

“王然你今天怎么了,你平时不是话挺多的吗?既然黄兄这么热情我们也不要拘谨。”

“张海那个我想出去上个茅房你一起不?”

“你自己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在跟黄兄喝点,不知道黄兄这里是什么酒,我觉得特别好喝。”

王然看了一眼张海就出去了,向下人打听了茅房的位置就直接过去了,这一路仔细观察,才发现就向自己想象的那样,这里就是黄泉路了,即使伪装的再好,也有漏洞,他在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鬼和管家正在说话,意思是黄泉请他们来竟然是给他的女儿招女婿,这要是被招上了,就真的成了鬼了。

他的赶紧回去想办法把事情告诉张海,两个人想办法怎么逃出去。

“张海那个我头有点疼,我们还是先回家吧,我这样会扫了大家的兴的。”

“王然你没事吧,你要是头疼我就先把你送回家吧。”

“二位,既然二位还有事,我也不瞒着了,其实我把二位找来一是欣赏二位的才华,二是欣赏二位的人品,我膝下一女尚未婚配,我今天把二位找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把小女许配给二位的其中一人,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黄兄不好意思,我们来得冲忙也没有时间打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与小姐见面是怕唐突了小姐,改天我们在来登门拜访。”

“王兄黄兄想把女儿许配给我们,也是看得起我们,也可能是我们个小姐的缘分,我们还是跟小姐见上一面,有无缘分一见便知。”

“张兄,我真的不舒服,我们还是改天见小姐吧。”

“黄兄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兄弟身体不舒服,我们也不便久留就此别过了。”

“两位兄台慢着,你们这么匆忙里去,莫不是嫌弃在下的女儿?”

“黄兄您看你说哪里话了,我们还没见令爱何来嫌之礼?”

就在几人争论不休的时候,突然从帘子后面走出来一个美女。

“父亲这就是您说的青年才俊吧?”

“香儿不得无理,快给两位公子道歉。”

“两位公子香儿这箱有礼了。”

张海从来没看到过这么美的美女,眼睛已经直了王然知道美女是鬼,看都不敢看女人一眼。

“张公子莫非是我长的太丑你连看都不想看?”

“不是,姑娘花容月貌我怕我的丑陋吓坏姑娘。”

“咯咯咯,张公子你这也太谦虚了吧,还是王公子实诚。”

“好了,别站着聊了,赶紧坐下吧,女儿为了人倒酒。”

“张海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身体真的不舒服。”

“这样吧,小女也出来了,和两位公子也见了面,不知道两位公子是否看上了我家小女?”

“黄兄另千金貌美如花,我等粗鄙之人配不上小姐,还请黄兄给小姐另谋嘉婿。”

“王兄你今天是怎么了,黄小姐就是天仙下凡,能和黄小姐结为夫妻是咱们这辈子的福气,你何故推三阻四的。”

“张兄莫不是你看上了小女?”

“不瞒您说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唐突了佳人?”

“好好张兄痛快,这样今晚就给你和小女完婚,王兄你喝了他们的喜酒在走吧。”

“不了,我是真的不舒服,那就不参加张兄的婚礼了,我就先行告辞了。”

“送王兄。”

王然突然从酒桌上醒来,根本就没什么大宅子,只有张海趴在他旁边,王然试探了下张海的鼻子,张海已经没了气息。

张海死了,没人知道是怎么死的,只有王然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

张海就这样成了鬼的女婿,永远待在了妈和虚幻的大宅子里,永远出不来了。

更多免费鬼故事,尽在www.bh88.net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