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夜来尸语声 作者:1213303070 > 详细内容

夜来尸语声 作者:1213303070

作者:╭那花开ッ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本该是好听耐人寻味的歌声,现在伴随着一阵让人心悸的高频率震动,刚刚睡着的李海心里十分的不爽。
李海是位小有名气的记者,在HI市的一个报社当职,工作认真有效率,时常能够及时的为报社提供吸引人新闻消息,尤其是那些杀人的新闻他都能第一时间把资料提供给报社,所以深得老板的喜爱。
这事业的成功当然离不开朋友的帮忙,这其中对他帮助最大的要属他的两位老同学,一位是现在在警局里当队长的郑小波,还有一位就是市里最有名的医院的的一位法医张涛。
三个人在高中的时候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大学选择了不同的科系,不过毕业了工作都分配到了HI市。老同学吗竟然都在一个市当然会时常聚一聚,这聚会的次数多了,发现三个人组合在一起对彼此事业都能有促进的作用,直到现在三人在HI市里都是小有名气。
今天是星期天,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机会,却不想在刚刚睡着的时候又被电话吵醒。八月份的天气还很闷热现在也正值中午,半眯着眼睛好不情愿的坐了起来,李海懒洋洋的拿起了床边的手机。
;郑小波?他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干嘛,不是说好晚上六点才一起去吃饭的吗,现在打来干什么?抱着疑问李海接通了郑小波的电话。只听到那边传来了一道铿锵有力带着磁性声音
;有事情发生,南郊的便宜公寓有人跳楼自我了结,快点过来,我已经通知了张涛,他也已经在过去的路上。
;好的我马上过来
李海本想抱怨几句,在听到又有新闻报道的时候最终抱怨的话吞回了肚中,而是开口答应下来。
挂断了电话,李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道打开的电子书,这是一本李海非常喜欢的悬疑恐怖小说《夜来尸语声》。昨天正是因为看书看的很晚才没有睡觉。
稍微的整理自己的形象,换了一件短袖,李海匆匆的下楼骑着报社刚给自己配的福特轿车向着郑小波说的案发现场赶去。又配单人房又配车的,可以看得出他在公司的地位。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李海赶到了案发现场,前面停了一辆盖上还在闪光的救护者,不过看到那些救护人员并没有继续行动,而是面色难看的在讨论着什么,看来这跳楼的人铁定是没得救了。
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数码相机下了车,一看这里早就围满了人,可是为了保护现场,这群众都被警方围在了一条警戒线外,所有前来观看的人大多都没有看到死者的死状。
把数码相机护在怀中李海挤进了人群中,来到了警戒线处,大老远的只能看见在警戒线内人高马大也很帅气的郑小波在里面对着一座假山旁边的一具尸体观察着。
死者生前从楼上跳下来正好摔在了花区的过道上,过道是用用黑白两种颜色的河石插在没有凝固的水泥地上而绘着图案的道路。至于死者的死状李海的确看不怎么清楚。不过从地上流了那一大堆的血迹可以看出,这人一定死的很惨。
郑小波围着尸体转了一圈,走到假山旁边时特意对着镶嵌在上面一块小小的镜子做了一个微笑。李海看到这里直摇头,这小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自恋的人在办案的时候都还在那里臭美。
除了郑小波,里面还有不少的警局里的工作人员对着尸体一阵拍照保留现场记录。而在尸体的旁边也有工作人员正在对一些胆大的民众和最先发现这事情的人进行笔录,那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一个青年,看他那有些颤抖的样子,显然是不想在这里呆的很久。
;李海你又比我先到。
突然有一只手拍在了李海的肩膀上。听声音李海都知道拍自己的人是法医张涛。李海转过身去咧嘴一笑抬起了手上的数码相机开口说道。;不快点哪里有饭吃。身为记者,如果不快点,的确混不下去。
出现在李海面前的是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大龄青年,脸上挂着一度数很高的黑框眼睛,只见他跟李海打招呼的同时还要低着头在自己的手机上按着什么。这家伙是个微博控,不论是到哪里,有什么新鲜事情,都会在微博里上传出去。李海有时候也会想,这样的一个斯文人怎么有那个胆量天天跟尸体打交道。
;不过我看,如果多了像你们这样的人,那么以后根本就不需要我们记者了。李海又打趣的说道。
见李海这么说,张涛习惯性的提了提鼻梁上的黑框眼睛也是笑笑。;你是说微博?
李海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对了小波在叫我们过去了。
转过头去,的确看到了郑小波咧着洁白的牙齿向着两人在招手。郑小波示意封锁现场的工作人员把两人放了进来,跟着李海和张涛都进入了案发现场。
李海习惯性的打开了数码相机。走到了郑小波的身边向哥们问好。;郑老大可以拍照了吗?
郑小波点了点头说道:;伙计拍吧。
经过了警方的同意。李海开始对着尸体一阵拍摄。任何细节李海都不放过,从现场的痕迹可以看出来,随同死者一起摔下来的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李海也把这情况拍了下来。
;这是从几楼摔下来的,怎么成这样了。一旁的张涛咪着眼睛说道,这尸体如今面目全非,看着情况这人摔下来的时候明显是头先着地。如今脑袋已经被摔的稀啪烂,连脑浆都不知道去向,鲜血和脑浆的残渣溅的到处都是,就是旁边的假山上都还有不少粘稠残留物,空气中弥漫了浓重的血腥味,呆的久了会有一股眩晕侵袭而来。
身为法医看过无数尸体的张涛都觉得恶心。
见得多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感受,身为法医当然就是看死者到底是由于何总原因而死,如果能够在案发现场就接触死者,那么判断起来就会更加的准确。
从衣着和身材上看去死的是一个男子,而且年龄也不会很大,二十多一点的样子。不过这也只是猜测。
郑小波眯着眼尽量避开太阳对眼睛的直射,然后用手指着差不多到顶楼的位置。
;十八楼。张涛也是抬头望去,看到郑小波手指的方向倒吸了一口气。
;咔嚓咔嚓的一顿猛拍,李海的心中无比的得意,除了警方拍下来的照片,自己手上的恐怕是最快的吧,而其他报社的记者恐怕还在赶来的路上。
马上把照片通过密码邮箱传到了报社,李海开始下一步工作。
下一步工作就是采访,当然采访的对象就是这大楼的其他用户还有一些目击者。这些人警方都一一审问过了,但是警方的口供是不会随便给外人知道的,记者想了解也得有上级授权,郑小波倒是能够给李海一些帮助,但是在这种场合也不便如此吧。每次李海都会自己做一次采访,然后由郑小波再提供一些资料。综合起来他的报告总是能够比其他记者的要完美一些,经过一些浮夸倒是能够吸引许多的读者。
尸体的主人并没有留下任何家人的联系方式,如今变成了一具公尸。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会先送到附近的医院,给法医验证之后就会直接送到火葬场。
  等到陆续有人赶来,这里已经开始收功。看到一些现在才赶来的记者们对着已经装进了裹尸袋一阵乱拍,李海心里更加的得意。
假山旁边的法医张涛习惯性的拿起了他的手机,可能又是要发微博了吧。不过就在他拿起手机的那一刻,张涛的身子突然一阵哆嗦,感觉后背一凉,仿佛有一种被盯着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那么的飘渺,但是却又是那么的实在。张涛把转过身子一看,背后是沾满了残肉血垢的假山。还有
张涛差点就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在他的眼前假山的一个裂缝中,一只布满了灰尘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更可怕的是它的眼神,那眼神是愤怒,是报复,是玩弄,那眼神非常的邪恶。
是一只眼珠子,死者的一只眼珠子。虽然已经布满了灰尘,但是那眼神却像活人的一样,表情无比的真实。张涛的后背已经发凉,嗓子已经干哑。他此刻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次的感受比起上大学第一次解剖人体的时候还要严重。在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丝丝汗水。
张涛的心快速的跳动,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抓了一下
;啊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张涛竟然大声的叫了起来。
;抽烟吗?
抓他的是郑小波,郑小波递给了张涛一支香烟,自己嘴上也早就叼了一支,然后见他帅气的拿出打火机为自己点上。
;怎么了,看刚才把你吓得,这可不不是你的性格。看张涛一直没有接他的香烟疑惑的道。
;没什么昨天没有睡好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碍于面子吧,张涛竟然没有把马上把眼珠子的事情告诉郑小波,而是过了好一阵子才把这件事情跟郑小波说了。
可是.......
可是等他告诉郑小波的时候,那裂缝中出了残留在里面的血迹外,哪里还有什么眼睛的影子。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眼睛看花了,刚才只是幻觉。
郑小波摇了摇头没有继续理会他。
李海一直在采访着一些知道情况的人,经过打探大家都不知道死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知道此人神神秘秘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很少和人打交道,除了买菜什么的一般都不会出门,遇到了别人也都一直低着头,一幅低人一等的样子。
李海问过了业主,知道这死者是半年前住进来的,在公寓里租房子是要签订合同,这死者签了半年,而今天刚好到期,真没想到这青年在房租的最后一天选择跳楼。业主说这情况的时候表情十分的难看,经过这事情之后恐怕他这偏宜公寓以后前来租房的人肯定会少很多吧。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这青年会选择在租金到期的时候选择自我了结呢?是经济困难了,一个大男人难道养活不了自己吗?
李海思考着摇了摇头,而此刻郑小波和张涛也已经走了过来。
;走吧阿海,我们到死者的屋子里去看看。郑小波对着李海说道。
李海一愣,很快答应了下来。心想想要了解更多也只有去死者的房间里找答案了。
郑小波命令自己的手下,叫旁观的人不要把案发现场弄乱了。李海找业主要了18-02号房间的钥匙。不知道为什么,业主打死也不愿意上去死者住过的房间。
;怎么胆小成这样,还是不是男人。李海接过了业主给他的钥匙,看着业主步伐不稳的走开之后在心里许诺道。
接着就和郑小波、张涛向着这栋公寓的楼梯口走去。来到楼梯口进了电梯。
;滴答郑小波按了十八楼的按钮,接着电梯门慢慢的关上。
也许是死者死状太惨了,电梯里大家一句话也没说,李海低头什么也没做。
张涛依旧把玩着他的手机,他总感觉心里怪怪的,似乎手机里面多了个什么文件,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找到,于是又发起了他的微博,在微博中尽量发一些他解剖尸体的情景令人毛骨悚然,不过也就是因为新奇和刺激他的微博里有不少年轻的听众,他也时常在别人的面前炫耀自己有多少多少的粉丝。而此刻他竟然把案发现场的情景的描述发了出去,甚至还有他看到的灰扑扑的眼珠。
郑小波一个劲的把电梯的光滑冰冷的墙壁当做镜子照来照去。
郑小波人长得的确很帅气,但是他的这个习惯真实让人受不了。不论是在街上在商店,或者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只要走到了镜子对面然后一个自恋的微笑。
;啊哈
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警服西装,郑小波对着冰冷的电梯墙壁吐了一口气。很快他眼前的墙壁附上了一层薄水雾。里面的影子也变得模糊了起来。可是
可是郑小波突然身子一阵啰嗦不由退后了一小步。;冷?是冷!
郑小波刚才感觉好像有阴冷的风吹在了他的脖子上。那感觉就像是镜子中的自己对着自己吹了一口冷气。;太真实了!郑小波现在还感觉自己的脖子刚才出现了异样。最要命的是墙壁上他的影子已经被遮盖,甚至他有那么一丝感觉,刚才里面的影子会不会是自己。
;滴答电梯的门开了,指示灯的数字也显示着18.原来已经到了十八楼。
不知道为什么郑小波好像有点心虚吧,门一打开就第一个冲了出去。紧接着是一直沉默的李海,最后是微博控张涛。
出了电梯,只要转过弯就来到了18-02号房间,李海手上有钥匙,所以他去开的们。把从业主哪里拿来的钥匙插进了锁孔里面,可是还没用力,这房间的们自动开了。这种不由自主出乎意料的感觉倒是吓了李海一跳。
可是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李海长长的头发突然轻轻的浮动了起来,一阵冷风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好像打开的不是一扇房间的门,而是打开了一个冰柜。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张涛见李海停住了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你们看这屋子怎么这么的空荡。几乎什么也没有。
见李海这么一说,其他的两人也跟着走了进来,扫视着四周,的确发现这里除了一张床,一双拖鞋、一幅凉席、还有一台简单的电风扇还有几件简单的衣物外就只剩下了一些没来得及清理的垃圾。
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东西。
李海不由在心里一想,难道真的是没有钱用了,又不愿意出去工作才跳楼自我了结的?
;你们看这些。
正在李海思考的时候,突然张涛从地上捡起了一些散落在地上的,上面写满了秘密麻麻的圆珠笔字的纸片。看这情景和碎片的边缘痕迹,这应该是不久前撕碎的。
;这应该是笔记。别弄乱了,待会我会叫人上来好好整理,我们需要查查上面的指纹还有笔记或许能够很快查出死者的身份。
李海也跟着走了过来,他也拿起了一章仔细的看了起来只见他拿的一张上面写着;活着就是罪什么什么的。是死者生前写的遗书?后来觉得没必要又撕裂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上面的文字怎么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好像这些东西在哪里见到过,可一时却想不起来。又找出了一张同样也有这种感觉。多看了几张之后,李海并没有想到什么,倒是越来越乱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李海非常的疑惑,可是地上的碎片这么的多,要拼凑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到这里李海马上想到了警察局,心想还是等警察局里的人拼好再五找郑小波要答案吧。
;窗户是打开的,台沿上有一个脚印,证明死者是从这里跳下去的。郑小波来到了窗台前说道。
大家都走了过来,一起把目光看向了楼下,那里已经没有了刚来时候的热闹,只有那些警员依旧还在把守着现场。
不知道为什么,三人每个人的心中都感觉怪怪的,看着下方死者现在所处的位置,好像死者就站在下面看着自己。而三人心中都有一丝悸动,那就是也学着死者的步骤从先爬上窗沿,然后像个跳水运动员落水时的动作,头朝着地掉下去。
三人心中都有这种感觉,但是谁也没说出来。
除了这些,屋子里也没有其他的线索,三人没有在上面停留得太久就下了楼,依旧是乘电梯下来的。
中午吃午餐,三人都没有吃很多。寒暄了几句之后三人开始分开。郑小波回他的警察局,开警车的时候还不忘在自己的车窗玻璃上照照自己,而法医则回了医院。
李海把自己的数码相机放好,系好了安全带之后骑着他那福特小车向着自己的报社奔去。
明天上班应该会比较忙,李海决定先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好好整理今天的战果。今天虽然是最先拍到了案发现场,但是如果能够知道死者的为什么会自我了结,那么才叫真真的完成了任务。
很快就已经到家。李海住的是单位房,一个人住也算清闲。今天放假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出去了,来到报社发现这里空荡荡的没有看见一个人。
出去的时候还有一个门卫在值班,没想到这个时候门卫都没在。;这个家伙又在擅离职守。李海抱怨了一句自己去把报社的电子门打开,然后把车开进了停车场。
下了车依旧没有见到门卫,这让李海感到十分的恼火,心里想着为了安全,一定得跟领导提提意见才好。
李海所在的报社面积比较大,要走三分多钟才来到自己住的房间的楼下。
途中,李海又遇到了一件非常不爽的事情。公司里喂养了一只大黑狗,平时见了李海都会摇起尾巴亲热的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见了李海居然对着他狂叫不已。;难道这狗疯了?
不会啊,报社的狗打了两次育苗,怎么还会成疯狗。看着眼前的大黑狗耸起背上的黑毛对着自己一顿乱吼李海真不是滋味。
李海并不是不断的在点击....收藏....推荐。他是在打字,一行行字在他的弹指间像蚂蚁找到食物的蚂蚁一样从洞里面爬出来。很快就是一条长龙。
仿佛不要经过思考,也没有任何的停顿,李海不断的敲击着键盘。而且他打出来的字是那么的连贯,他根本就是在写一篇文章。
他在写小说?他在继续写小巫师没写完的小说?他被小巫师上了身?
不,并不是这样的,并不完全准确。他的确是在写小说,而且小说的名字是《夜来尸语声》,不过他不是接着写小巫师没写完的小说。小巫师写的《夜来尸语声》已经消失了,已经在网上找不到了,甚至于昨天李海下载到手机里面的那部分也不见了,好像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篇小说一般。
李海是在写《夜来尸语声》但是他是自己注册了一个作家帐号写了一本完全不同的《夜来尸语声》。
他写的小说故事情节的开头是一个流浪作者的跳楼为开头。跳楼死亡的作者由于自己懂得一些迷信之说,让自己变成了凶灵,变成了可以不怕阳光,且拥有多种形式的凶灵。
他可以通过镜子控制别人的灵魂,他可以让自己凶恶的灵魂,融入到电磁场中以微博的形式到处流窜,同样可以让自己付出了几个月的心思写成的小说变化成邪恶的意识(小说凭空消失的原因)。
他由于恨,他恨自己的小说这么好却没有人看,他恨有些作者可以通过关系找后门要推荐而迎来人气,他恨那些有钱的人在自己面前如何如何的清高。所以他决定跳楼自我了结,他决定报复,报复这个世界。
他要报复这个世界,死了之后他的凶灵在当天晚上就找到了业主,他让业主不能动荡,然后用自己交付给业主的一千多块钱把业主活活的憋死......
夜深人静,李海终于把这部《夜来尸语声》写完。
不,不是的,他只是把这一本《夜来尸语声》写完,由他写的《夜来尸语声》写完。
他写的这本书是以他而开头,也是以他而结尾。虽然现实中故事还没有结尾,但是小说里将要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写了上去。
他写的小说后面是这样的;
;李海关掉了电脑,屋内一片黑暗,但是李海却毫无知觉,也并没有任何的害怕。他轻松的走到了门口,然后打开了房门,他没有空着手,他的胸口抱着他的那台笔记本电脑。
李海无声无息的走出去,然后无声无息的走到了楼梯处。他现在是在二楼,他要往上爬,一直爬,低着头往上爬。
李海的脚步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惊动任何人,三楼四楼五楼最后他上了阳台。
夜实在是太深了,天上也没有任何的星星,伸手看不到五指。可是李海的眼睛冒着幽光,这黑夜他根本就不在乎。轻松越过任何障碍物,李海的手已经扶在了围栏上。
围栏不是很高,李海已经慢慢的爬了上去。他直直的站在了上面。
晚上的风很大,李海的身子已经在摇晃,可是他的依旧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他的眼睛看着前方,那里或许是归宿,是美丽的天堂,有他想要得到的一切。
他向往那个地方,向往那里的平静,于是他的右脚已经迈开,他迈开的脚底下印出了一个他鞋印
李海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警察局早早的就派了人把案发现场给封死了。身体残缺不堪的李海静静的趴在了地上,在他的身边也有一座假山,假山上同样有一面小小的镜子。
(李海写的《夜来尸语声》也将会化作凶灵,当李海的《夜来尸语声》消失后,又会是哪一位读者以他为开头,以他为结尾的接着写下去?

<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